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四百四十三章 同一间房

时间:2018-03-12作者:一览众山小

    沈慕烟看着南宫祺身上血红的衣服,心中一疼,眼中不禁流露出担忧的神色,在沐光要掀开南宫祺身上的衣服时沈慕烟宁过头,南宫祺看着沈慕烟的神色,张嘴叫了两声,表示自己很疼。

    南宫祺一出声吓到了烈骁与沐光两个人,一个比这还要疼的时候都一声没有吭,现在突然出声真的让他们有些措手不及。

    “王爷,王爷您没事吧。大夫您轻一点。”烈骁焦急的道。

    沈慕烟忍不住的想要往南宫祺受伤的地方看去,瞥了一眼匆匆的扭过头,但是她悄悄红起的耳朵被南宫祺发现,他的嘴角微微的勾起,哀嚎的声音更大了。沈慕烟皱着眉头,但是不忍心再次说什么狠心的话。

    在沐光离去后,南宫祺乖乖的躺在他的小床上,但是他的眼睛总是若有若无的注视着沈慕烟,沈慕烟感受着他看过来的眼神,让她有种不适应的感觉,但是她还记得他被血浸透的衣服,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赶他离开。就慢慢躺下闭上眼睛只当做看不到。心中想着“在他的伤好一点儿一定要把他赶出去,不能让他继续呆在自己的房间。”

    沈慕烟因为身体毕竟比之前弱,在很多的时候都与之前没办法相比,她闭上眼睛虽然脑海中千头万绪,但是很快便沉睡过去。南宫祺也嘴角带着笑容的闭上眼睛,他的心中感到格外的安心。

    受的伤额外的严重,剧烈的疼痛导致南宫祺在晚上的时候根本就休息不好,现在看着沈慕烟沉睡的样子他也忽然间困了,“自己这样也算是与她一起睡了吧。”

    沈慕烟一睁开眼睛便看到南宫祺那张微微皱着眉,但是嘴角带着笑容南宫祺的脸,她愣了一下才想起来。因为南宫祺呆的地方是沈慕烟床脚的那边窗户边。沈慕烟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在她的记忆中他们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子的相处了,她好久没有这样仔细的看着他了。

    沈慕烟伸出手隔着这一小段距离描绘着他的脸型“比之前瘦了呢。”沈慕烟忽然反应过来,收回自己的手,有些懊恼。

    看着南宫祺快要醒过来的时候沈慕烟赶紧移开眼睛,假装睡着的样子。南宫祺睁开眼睛嘴角大大的勾起。他其实在早沈慕烟一会儿便醒了过来,他只是在闭目养神罢了。没想到尽然听到那样一句话,他感觉自己的心中像是开了花一样。

    沈慕烟在坚持了一会儿以后有些坚持不不下去了,睁开眼睛看着南宫祺道:“你看什么看?再看你便出去吧,不要在这个房间中了。”

    “呀,慕烟你醒了啊,我也是刚刚醒过来,你不让看我便不看,但是我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你长得太漂亮。”南宫祺说着便不在看沈慕烟,拿过自己的床头的书看起开,但是他的眼光还是偶尔看向沈慕烟。

    沈慕烟现在还会没有功夫搭理南宫祺,她现在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她在床上躺着有些定不住,脸色还有些微红。

    南宫祺看着沈慕烟的样子关心的问道:“慕烟你怎么了,要不要我帮你喊黎清来?”

    沈慕烟瞪了他一眼,“不用你管。”他费尽的坐起来。

    南宫祺看着沈慕烟的动作想要帮组沈慕烟,但是他的上更加重,一动便倒在床上,疼的呲牙咧嘴。沈慕烟赶紧道:“你便不要动了,你也帮不上什么。不要在添乱了。”

    南宫祺白着脸道:“那你到底是要做什么?”

    沈慕烟脸上一红道:“没有什么,我叫黎清进来。黎清!”黎清推门而进道:“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沈慕烟看了一眼正担忧的看着自己的南宫祺,靠近黎清小声的道:“我想要如厕。”

    黎清恍然大悟,眼睛看向正注视着他们的南宫祺,有些拿不定主意的道:“那……这……这要怎么办?”

    因为沈慕烟身上有伤,最好不要移动,所以沈慕烟每次想要如厕的时候都是小心地走下床,在她们围起来的地方,但是现在南宫祺在房间中,这样做明显不可以了。

    向她们这样的人每次休息的时候都有人会准备夜壶这样的东西,以防她们晚上有突然的感觉,只有她一个人的时候没有感觉到什么,但是现在多了一个人便心中难免别扭。

    “小姐要不去奴婢的房间吧。”沈慕烟想了想点点头,无视南宫祺询问的眼神慢慢走出去。

    沈慕烟很快便回来了,靠在床头上拿起一本书看,完全无视南宫祺的视线。在她刚刚去如厕的时候突然间想起南宫祺来。

    她自己伤的是胸口这一块和一些内伤,她在床上养着主要是在养内伤,还是可以走上几步的。但是南宫祺伤的是腰与臀部,还是这样的伤看他动一动都很困难如果真的是要如厕的时候又会怎样呢?她到还有一些期待了。期待着看着他尴尬的神色。

    沈慕烟这样想着,看着书的嘴角微微勾起,南宫祺问道:“慕烟你在笑什么?”她调皮的挑挑眉笑着道:“秘密。不过一会儿应该你便知道了。”

    南宫祺疑惑的看着沈慕烟,想了一会儿没有想到便没有在想,也看着手中的书,时而看一看沈慕烟,算是打发他的无聊时光。

    沈慕烟也一直悄悄的注视着他的动作,没有等多久便发现南宫祺有些趴不住了。眉头微微蹙起,沈慕烟知道这是他也要了。无意的问道:“王爷,你怎么了,看着你有些不舒服啊,要不要我帮着您喊烈骁前来啊。”

    南宫祺想起她刚刚的神态,还有她这样的神态才明白过来刚刚的事情。但是他明显与沈慕烟一样还可以轻易的起床,他之前是一直都是在床上的。现在……

    想到这里南宫祺的脸色有青了一些,而且他是趴在床上的有一点儿感觉便会格外的明显,他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沈慕烟一直满面温柔担忧的看着他,“王爷您的脸色怎么这样的难看?您没事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