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四百四十章 受刑

时间:2018-03-10作者:一览众山小

    南宫祺的衣服已经被血染成了黑色,他趴的凳子上也一下下的滴下血滴,南宫祺眼睛微微睁着,但是废了很大的力气才睁开的眼睛,额头上青筋暴起,眼中充斥着浓浓的血丝。

    即便南宫祺用真气抵挡着,但是毕竟是一百杖,他只能保证不会伤到自己的筋骨,让他只是皮肉伤,但是那一下一下的感觉还是格外的折磨人,特别是在肉已经被打烂的时候,再一下下的打过去,便真的痛到骨头中。像是把刚刚长好的皮肉再次一次次的撕开。令他更加的疼痛。

    南宫祺坚持到一百杖结束,才眼睛一黑晕死过去。

    烈骁看着晕过去的南宫祺赶紧抱起她,运用轻功向宁王府赶去。毕竟他们来的时候是骑马,现在南宫祺的情况不能够骑马,马车他担心路上的颠簸会加重他身上的伤口。

    烈骁走进王府便开始喊道:“沐大夫,沐大夫,快看一看王爷。”

    沐光拿着剪刀剪开南宫祺的衣服,但是因为流血凝固等原因,贴身的衣服已经与他的血肉黏在一起,沐光看着这个样子目光一紧,拿着镊子轻轻的挑起衣服,但是已经与血肉凝为一体,所以轻微的拉扯便会牵扯到南宫祺受伤的皮肉。

    南宫祺闷哼一声,额头上的冷汗更加多了,也是他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烈骁紧紧皱着眉头道:“您小心一些。”

    南宫祺看着周围的物品知道自己这是回到了王府。声音沙哑的道:“烈…..骁。”

    南宫祺面色痛苦的道:“给我……我一个……帕…….子。”烈骁明白过来,拿过一个干净的帕子放到南宫祺的口中。这是南宫祺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在他受伤痛苦的时候,都是这样把自己的痛苦都咽进肚子中。

    等到沐光处理完南宫祺身上的伤口之后,南宫祺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透。他的眼睛艰难着睁着,他已经一次次的被疼晕过去再疼醒过来,但是他始终一声没有喊。

    沐光头上也冒出很多的汗,轻轻松了口气。用袖子擦拉擦汗道:“王爷您伤的太重了,虽然是没有伤到筋骨但是这皮肉也已经伤的不成样子了,您需要在床上好好的休息,一个月内是一定不可能下床走动的。以后的情况还要经过以后的休养再说。还有要注意一定不能够碰水,不然可能会引起伤口的溃烂。”

    顿了下沐光看着南宫祺道:“草民一会儿会给王爷开一些止疼药,在您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吃一副,但是不要经常吃,这会对您的伤口复合带来副作用。”

    南宫祺喝了一碗药后,艰难的开口道:“王妃……醒了……没有?”

    烈骁道:“前不久醒了一次。”南宫祺轻声道:“如果她问起,便告诉她我有事出去两天。”

    烈骁张张嘴,想问一下为什么不把这件事情告诉王妃娘娘,但是他还是没有说出来淡淡的道:“是。”南宫祺已经被折磨的没有一点儿力气,很快又昏睡过去。

    在南宫祺离开后,沈慕烟的手便动了动,她眼睛紧闭着的喊道:“阿琪,阿琪,不要离开我,你要相信我。”但是已经离去的南宫祺并没有听到沈慕烟的声音。

    沈慕烟醒来后茫然的睁开眼睛,看着熟悉的一切,轻轻蹙眉。脑海中忽然间闪现出一些片段。南宫祺疯狂的砸门,然后温柔的来到自己的身边,轻轻的抱起自己还与自己轻声的说着话,“慕烟不要怕,我这便带着你回家。”

    在有人阻拦时,完全没有退缩坚决的把自己带出去。看着一片混战中的南宫祺,她感到心中很温暖,自己的鼻尖充盈着熟悉的味道。

    她还感受到一些真实的触感,好像有人在紧紧的抓着自己的手,那样用力,却又那样的温柔,让人安心。

    沈慕烟眉头轻蹙,抬抬手,但是不小心碰到了自己受伤的手指,沈慕烟一时不查的叫了一声,黎清赶紧走进放进,高兴地道:“小姐那你醒了。”

    沈慕烟从被子中拿出自己的手看着背包扎的手指,沈慕烟又想起那个晚上郭淑妃可恶的嘴脸,如果不是她忽然被叫走她都不知道他的手指还会存在几个。

    黎清看着沈慕烟看着自己的手,担忧的道:“小姐您是手疼吗?奴婢去给您叫沐大夫。”

    沈慕烟声音几不可闻的道:“不必……了。我只是……在想……一些事情。”

    “那小姐您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您一定要告诉奴婢。”

    沈慕烟眼睛微微转动,看着黎清带着些期盼的道:“是谁带我回来的?”

    “是王爷。他有些事情先离开了。”

    沈慕烟心中有些高兴又有些失落,轻声道声:“好。”便闭上了眼睛。

    ……

    郭淑妃宫中

    郭淑妃霍的站起身大声道:“什么?你说什么?在给我说一遍。”

    站在他面前汇报消息的侍女小心的看了眼她道:“皇上已经同意释放宁王妃娘娘了,宁王爷替宁王妃受了过。皇上也已经不再追究此事了。”

    郭淑妃眼睛微微一眯道:“他们犯下这样的罪过就这样轻易的绕过去了?南宫祺犯得是巫蛊之罪,沈慕烟犯得是以下犯上这都是死罪啊,怎么这样便轻易的都给放过了呢?皇上到底是如何想的?”

    郭淑妃捏紧帕子道:“当初应该趁着机会把沈慕烟弄死,白白错失了机会。”

    她的贴身侍女道:“娘娘息怒,你不管皇上是怎样想的,但是皇上已经放了宁王妃了,您便不要在皇上面前提起此事了,免得您会惹到皇上生气。”

    “我还能不知道吗?我现在只是气不过,竟然错失了这样的良机。”

    侍女小声的道:“娘娘现在宁王妃已经出去了,您不担心她会对您进行报复吗?奴婢还记得她那是说的话。”

    郭淑妃想到沈慕烟那是哪个冰冷的眼神,便不由自主的打个哆嗦,像是在安慰自己一样的道:“不会的,不会的,我在宫中他们没法对我做什么。”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