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三百八十四章 围攻

时间:2018-01-12作者:一览众山小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他姿势说明他已经是在防御的阶段,他把水壶挂在马背上,回过神看着依旧没有任何影子的树林,轻声道:“都出来吧,不出来我便离开了。”南宫祺眼睛灵敏的看着周围的情形。

    只见地上的落叶动了动,南宫祺身边便出现了很多蒙着面手持着剑的人,他们把南宫祺团团的围住。眼睛紧紧盯着南宫祺。

    静逸的树林中静的可怕,连呼吸声都变的几不可闻,如果不是偶尔的动物的叫声,真的让人感到这是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

    一个领头的人一声令下这些黑衣人瞬间便全部朝着南宫祺攻打过去。

    南宫祺不慌不忙的等到他们快要接近他的衣服的时候,身子一轻,脚踩他们刺过来的剑纵身一跃,飞到他们的头顶。身体在飞到一定的高度的时候,头朝下,拿着剑朝着中间刺去,强大的真气把那些黑衣人都镇开,以南宫祺为中心形成了一个真空的圈圈。

    离得近的人直接被他的真气震倒,口吐鲜血的倒在地上,更是有很多的人直接倒地不起没有了生息。

    那些黑衣人相互的看看最后一咬牙再次朝着南宫祺过去,南宫祺手起刀落,身边的人一个个的倒在地上,都是一剑毙命的打法。领头的人看着这样强悍的南宫祺,一挥手“撤。”

    他们赶紧向反方向跑去,他们在心中不住的暗想,不是说要杀的人武功只是一般以上一点吗?怎么会这样的厉害。

    南宫祺看着他们逃跑的背影,眼睛眯了眯,手中的剑瞬间的离手,带着强烈的杀气朝着跑着的人旋转着飞去。

    一人感到身后强烈的杀气,带着疑惑的眼光看过去,看到尽在眼前的剑,闪过锋利危险的光,他恐惧的瞪大眼睛,想要逃跑但是他的生命便是在此终结。直挺挺倒在地上。

    那些人眼光看到倒下的人,更是加快了自己的步伐,但是带血的剑依旧朝着他们飞过来,连一下阻挡都没有的这些人都瞪大眼睛的倒在地上。

    南宫祺一伸手,那把剑像是有生命一样的回到南宫祺的手中。

    看着依旧还有一个人,他翻身上马,没有回头的伸手一挥,一个细的看不见的针朝着那人的方向飞去。

    在南宫祺骑出很远的距离后,最后一个人“砰”的倒在地上。眼睛瞪大,一脸的不可思议,眼中带着浓浓的,恐惧还有深深的后悔。

    南宫祺眼睛坚定的看着前方,继续快步的朝着北边的方向奔驰而去。在马背上就着寒风,从自己怀中掏出一个已经干硬的干粮,胡乱的啃着。

    他已经连续的前进了两天两夜了,已经两天没有合眼,一直在狂奔之中。就算是吃东西也大多数在马背上胡乱的啃着两口。

    他现在也已经断绝了沈慕烟的消息已经两天了,他不知道沈慕烟现在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所以他必须尽快的赶到不能够浪费一点的时间。今天晚上也是要在马背上度过了,过了今晚,他便会离沈慕烟进了很多。

    但是南宫祺的想法在接下来的路上,不停出现的人中已经逐渐的露出不耐与暴躁的脾气。

    在南宫祺又一次杀了第三拨人之后,他的脸上浮现出了深深的不耐。在他感受到有敌人在自己身边的时候,不再等到他们靠近,便一挥衣袖,那些隐藏在暗处的人“砰砰”的倒在地上。身上无疑都插着一个几乎微不可见的银针。

    一晚上在杀了七拨人之后,终于迎来了第二天的太阳。而在阳光的慢慢升起中,天空越来越明亮,而南宫祺身上的伤口也出现在视野之中。只见他深蓝色的衣服上,刀痕遍布,光亮的衣料已经变得衣衫褴褛,松松的挂在南宫祺的身上。

    身上各处都溢着血,深蓝色的衣服已经变成了黑色,这些都是由血染成的效果。虽然南宫祺武功高强,但是在连续的奔跑两天两夜之后,他的身体已经变得很是疲惫。应付了前边几波的黑衣人,但是后面的人他便感到力不从心,加上傍晚的两拨人他已经杀了九波的人。

    所以他的身上便出现了大大小小的伤痕,都不是致命的伤痕,但是有很多的伤口,血流了也不少。

    南宫祺闭闭自己酸涩的眼睛,感到自己眼前的事物变得模模糊糊,他咬牙坚持了一会,心中想着一定不能够倒下,慕烟还在等着他呢。坚持住。

    他骑着马又骑行了一段时间,在到了一个城门的时候,一个推着推车的父子从一旁出现在南宫祺的马前,南宫祺神情一紧,从昏昏迷迷的状态中多了一些的精神。伸手紧紧的一拉马绳,正在紧紧赶路的马猛地扬起前蹄停在那对父子前面。

    南宫祺也以为猛地停住,直接从马背上摔了下来。临掉下马来他紧紧的抱住怀中的盒子,“慕烟等着我。”说完便昏了过去。

    那对父子看着昏迷的南宫祺,从惊吓中清醒过来,那个年轻的男人小心的上前一步,伸手轻轻的推了推他,看着依旧毫无声息的南宫祺,回过头来看着自己的父亲道:“父亲怎么办?”

    那个老人上前仔细的看了看他,摸了摸他的脸。“他好像生了病,而且身上这样多的伤痕,应该是被人追杀了。这个人很危险。”

    那个年轻的那人看着南宫祺,“可是我觉的这个人是个好人,他刚刚也是因为我们的突然闯入为了拉住马才掉落下来。父亲,要不我们就一救他?”

    “唉,年轻人醒一醒。醒一醒。”

    南宫祺的脸歪向另一边,依旧毫无动静。看着越来越多的人,那名老父亲叹口气道:“罢了,扶上车吧。我们回家。”

    “不去城中看大夫吗?”

    老者瑶瑶头,“你看他这个样子,去城中太过引起人的注意,我们不能够去城中。”

    那个年轻人向前一步背起南宫祺,轻轻的放在他们的推车上,向着他们赶来的方向赶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