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三百五十七章 暗探

时间:2017-12-26作者:一览众山小

    ,精彩无弹窗免费!

    在这战之后敌军暂时的安静了下来,虽然之后的小动作不少但是正面的交锋都没有了,恐怕这次也是因为忽然间损失了太多的兵马,在加上沈慕烟为他们准备的药物所以他们现在没有精力打上门来,应该在军营之中大发脾气吧。

    说道药物沈慕烟为他们准备的药物可不止是迷昏药那样简单,当初让凌阳他密切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因为他们从风雷国偷偷的买办粮草,所以沈慕烟便将计就计的相处一个办法。

    找人冒充粮商买给北疆的人粮食,不过沈慕烟这个粮食不是普普通通的粮食,这个粮食中掺着一种无色又无味的药粉,吃了可以让人感到身体乏力使不上力气,因为粮食实在太多,而药粉并不是太过充足。所以在粮食中参合了这种药粉,不过药粉的作用减小了,但是吃的多了还是会显现出来的。

    这次沈慕烟故意烧坏了敌军的粮食除了她已经说粗来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便是要把他们逼到她为他们准备的粮草的地方。这样他们吃下这些掺着东西的粮食就会变得无力再站。

    沈慕烟原本的计划是在他们身体不适的时候带着军队趁机偷袭,但是现在大军还未来到,虽然已经杀了他们的近三万的兵马,但是对方依旧还有进十万的大军。他们的人数占着优势这样硬拼还是没有多大的胜算,所以-这一段时间在敌军没有找上们来,他们也都静静的休养着自己的身体,为以后的大战坐着准备。

    不过在看着已经平静的表面下他们已经与敌军交过好几次的手。敌军当然不会平白的让他们杀了这么朵儿人便不会无动于衷的什么事情也不会做。相反他们的报复的心很重。

    像是拦截他们借来的粮食、偷偷的抓几个老人孩子、在他们的引用的河水还有井水中下毒、偷偷刺杀将领们等等这些事情层出不穷,每天都会发生些事情。

    不过这些事情都在还未成功的时候便已经被发现了。沈慕烟在当天晚上便与司马将军等人讨论出一种坚固的保护的方法。各个可能会让敌人乘虚而入的地方都加派了三倍的人手,在每次他们使出调虎离山支架的时候在有一对人追去以后立刻便会也有更多的人补上,不让他们有可乘之机。

    在他们第四次投毒,第不知道多少次的刺杀之后,沈慕烟面无表情的杀掉最后一个人后,自然便会有人进来收拾残局,沈慕烟神情不耐的擦拭着剑上的鲜血。

    “这都是第几波了,这些人还真的不到南墙不死心啊。就这么想要杀掉我吗?”

    黎清端过煎好的黑乎乎的药,听到沈慕烟的话道:“还不是将军您对他们太构成威胁,所以他们想要除掉您这样他们才能更好地攻占这里,你啊,在这里挡道了他们怎么会不除掉您呢?”

    沈慕烟放下擦拭的不见一丝鲜血的剑,扣上剑柄闷声放到桌子上。端起已经变得温度适中的药,一口气喝下,现在沈慕烟喝药眉头已经不用眨一下的喝掉。

    黎清收拾着碗又道:“如果将军您觉得厌烦了,可以不必管的交给奴婢,奴婢保证不让他们打扰到您,您何必什么事情都自己出手呢?”

    沈慕烟伸手取下绑在头顶的发带,瞬间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便从他的头上一泻而下,柔顺的散在肩上,在烛光的照射下散发着柔柔的光芒。

    拿起梳子一下下梳着一头秀发回道:“好久没有动手了,手技有些生疏拿他们练练手,以后还有很多的的事情要做。这些武功不能这样被放弃了,现在已经不能够用真气了,我都感觉自己的武功下降的太过厉害了。在不练一练自己以后要怎么办呢?”

    黎清不愿意提起沈慕烟的伤心的事情便笑了笑道:“拿这些刺客还是蛮有用的嘛!”

    “对了现在我父亲到了哪里,还有多久会赶到。有消息传过来吗?”

    黎清从袖子中取过一封信交到沈慕烟的手中,沈慕烟打开信一看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道:“明天父亲便会到了。”又喃喃道:“终于可以前进一步了。在这里停留已经太久了。”

    沉静庄重的房间之中,一个宽肩窄腰的男人背靠着房门站在书桌前看着身后挂着的一幅画,上面是一个骑着马的女子,女子身穿白色的骑装,脸上扬着自信高傲的笑容,眼中蕴含着点点算计的光芒,让人一眼便知道她是一个聪明的女子。身下骑得白马也好像通灵性似的,抬头鸣叫着。好像一起朝笑对面的人似的。

    “参加王爷,北疆的信件来了。”

    那名身姿挺拔的男子转过神来露出棱角分明的脸庞,性感的嘴唇紧紧闭着,伸出骨节分明的手掌接过明郁递过来的信件,低眸看着里面的内容。

    “好了,我知道了。镇国大将军还有多久便会与沈将军汇合?”

    “回禀王爷,镇国大将军不出一日便会赶到。属下认为只要大军到了,那么以王妃娘娘的机智聪明应该会很快便会成功的打败敌军。”凌阳看着南宫祺略有阴沉的脸色闭上了嘴。

    南宫祺挑挑眉道:“这样快?也好这样我也少一些担忧了。”后面的话在心中默默的补充道。

    在沈慕烟没有离开的时候他不觉得有什么,但是在她离开以后他的心中忍不住的担忧。他的身体那样的差,北疆的天气那样的恶劣,不是飞沙就是走石的,还没有那些可能够帮助她补身子的东西,真的担心她的身体会吃不消。

    想到这里南宫祺紧紧握紧双手,当初她一句话没有的便跑到皇上的身边便请求他派她去边疆,还立下那样的誓言,不成功便不会回来,她是有什么样的信心这样说?

    在自己知道想要赶过去的时候,远远地看到他已经从御书房赶了回来,他便没有说什么的退了回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