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三百五十章 置疑

时间:2017-12-19作者:一览众山小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天过去真的感觉自己的肚子很难受。

    沈慕烟抚着腰部轻轻蹙着眉头,拿过床头的衣服慢慢穿上。阻止黎清服侍自己穿衣服道:“你去拿些东西去吧,我自己便行。”

    黎清便收回自己手转身去端自己好不容易煮的粥。这位这里东西比较匮乏所以熬个粥都很不容易,黎清是拜托了一名老夫人借了他的地方,用她从京城带来的一些米饭煮了一些粥。只是一些轻轻淡淡的粥没有那些精致的东西,但是给沈慕烟改善下也是可以的。

    就着黎清端来的清粥与小菜,大口的吃完披上件斗篷转身出了门朝司马将军呆的地方走去。

    沈慕烟走进去的时候他们好像正在讨论着什么事情,看到沈慕烟的到来,他们停下手中的事情,朝沈慕烟拱拱手道:“参见沈将军。”给沈慕烟让出位置。

    “沈将军来了,来,您来看一看。”

    沈慕烟走到司马将军身边,看着扑在眼前的地图,道:“你们在商量什么?”

    “沈将军正好您来了,我们在讨论以后要怎么办。现在我们的援军已经来了,我们在想着要不要趁着他们还没有调整过来的时候,我们带着人偷袭过去。让他们自乱阵脚,撑到我们打所有的大军前来,再好好的打一仗。”

    沈慕烟看着地图上的标志,摇摇头道:“虽说我们的偷袭乱了他们的后方,但是我们也是刚刚的到来,我们的兵力暂时还没有休养过来,这样的行动对我们没有多大的好处,所以我认为应该在等一等。”

    萧小将军还有苏副将军等人是跟着沈慕烟一路马不停蹄的赶过来的人,他们清楚现在不是时候,但是听司马将军等人的话,也是有些道理,所以没有出声反驳。

    “属下同意沈将军的观点,现在我休息了一下,虽然精神上有了些精神,但是身上有些酸痛,不怕你们笑话,我在刚刚起身的时候差点没有摔倒地上。哈哈,所以属下认为现在不是时候。”张副将一扶额头道。

    司马将军听完道:“那这件事情是我想岔了。那么我们就这样等在城中,不做些什么,等着敌军的到来吗?”

    “对啊,我们的援军好不容到了,现在还是向以前一样等着敌人打上门来吗?属下认为这样不好。”王副将声音洪亮的道。

    他本来就不是很服沈慕烟这个女子当自己的将军,现在她一出现还驳回了司马将军与他们商量多时的计划。在他看来这个沈将军就是做做样子,她什么也不明白,所以对这沈慕烟的语气有些不善。

    司马将军眼睛警告的看了看王副将,王副将拧拧脖子没有在说什么。只是眼中透露着不服的神色。

    沈慕烟抬头眼光平静的看了看说话的人,开口道:“并不是这个原因,我是已经有了计划,我们等一等便知道了。”

    看着他们疑惑或是皱眉的看着自己,沈慕烟又道:“现在虽然我们来了援军,但是我们的兵力依然不如敌军的人马多。我们就算是偷袭起不了多大用处,如果我们不停的骚扰,激怒了他们,让他们提前来攻打我们,那么我们是不一定会支撑下去,所以我们现在与他们正面的碰撞是不明智的。我收到了消息,不足五天大军便会赶来,所以这段时间我们暂且也休养下。”

    “还要五天,难道这五天我们都只是呆在城中,等着敌军打上门来?”

    司马将军也是疑惑着看着沈慕烟,按说他与沈慕烟是同一官衔的人,他不必听从沈慕烟的话,况且他有着领兵打仗多年的经验,但是今天他发现自己身不由己的听从沈慕烟的话。

    沈慕烟抬头看看一圈的将士们,认真的道:“是,我们等,我们等他们自己倒下。”

    众人都皱皱眉头,萧小将军道:“属下不明白沈将军的意思。”

    沈慕烟点着地图的一处道:“今天我不是带着人去偷袭了主营吗,而且还烧掉了他们这一处的粮仓,而他们这一处便没有了储藏粮食的地方,所以他们一定会在另一处离粮食近的地方按扎起来。便是这处,这里还有他们的一个粮仓。”

    司马将军看着沈慕烟点的这两点,脸上浮现出疑惑的神情。“沈将军为何说他们会安营扎寨在这个地方,他们也可以把粮食运过来啊。”

    “有两个原因,其一是因为,这边的粮仓已经被我们知道,在运到这个地方危险系数太大,你们也知道粮草是多么重要的东西。其二运过来需要花费人力物力,所以还不如在别处安营扎寨,反正都是要重新安营扎寨。”

    司马将军点点头道:“沈将军您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还有一点不明白,你为什么说等他们自己倒下。这是什么意思呢?”

    沈慕烟看了一眼房中的人,看着他们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自己,没有从她们的脸上看到异样的表情,但是并不能保证这里面并没有敌军安插进来的奸细,而且这里有太子与端王的人,并不能保证他们也没有与敌军的人有勾结。所以有的事情并不能说的太过清楚。

    “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到时候到了,我自然回告诉你们。”

    本来对沈慕烟就不太满的王副将道:“为什么号不是时候,沈将军这是在打什么主意,既然您已经有了计划为什么不能够说清楚,这样说一半留一半是什么意思?”

    米副将看着他这样对待沈慕烟的态度道:“将军肯定有将军的意思,等到时候成熟了,自然会告诉我们的。王副将要学会听从上属的命令。”

    “你……”

    “好了不要再吵了,都退下吧。”司马将军大声的道。

    王副将愤怒的等着眼睛,没有在说话,在同行人的拉扯下,愤愤的走出去。

    “对不起了沈将军,我这个属下有些随意惯了,我一定会好好的教训下,还望沈将军不要与她一般见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