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三百四十章 北疆消息

时间:2017-12-19作者:一览众山小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清华看着八皇子阴沉的脸色,知道如果自己不答应下来,八皇子可能真的会把自己杀死。沈清华木愣愣的点点头。

    八皇子眼闪过一片厌恶,一把甩开沈清华的脸。“如果不是这次有人把你的所作所为给抹掉,你早就死了。整个八皇子府也跟着你遭殃,你记住这次教训,再有下次,不会这样轻易的放过你。休了你都是小事。”

    八皇子说完便转身出了房间,沈清华愣愣的坐在地上,看着八皇子离去的背影,眼中闪过阴霾,双拳紧握。敞开的房门刮进来冰冷的风,室内的温度很快便降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侍女小心翼翼的进来,关上房门,看着沈清华的样子赶紧上前把她扶起来,扶到床上。打来一盆水给沈清华小心的擦着脸。

    沈清华终于回过神来,眼睛阴沉的看着眼前的侍女道:“止静呢?”侍女小心地道:“她被王爷踹了一脚,现在下不来床了。”她的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沈清华,担心她一生气便会拿自己出气,她知道她的性子非常不好。

    但是今天沈清华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小侍女小心的看了眼她,轻手轻脚的推出去,只留一脸沉思且阴郁的沈清华。

    黎清拿着一封信走进来递给沈慕烟,沈慕烟看完,把信放进手边的火炉中烧掉,继续看自己手边的信件。

    现在已经过了小年了,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便开始过年了,王府中的事情也开始变得很多,很繁重起来。过年时的各种采办,蔬菜、肉食、衣服、下人的赏银等等等等。虽然这些都有往年的例子,但是这些东西还是要由沈慕烟批准才可以,好在这些管事的们已经被沈慕烟教训了一遍,也不敢在随意整出什么幺蛾子,但是沈慕烟依旧是很忙,王府中的事情只是占据沈慕烟一小部分的时间。

    除了王府的这些事情,沈慕烟主要的精力都在凌阳每天送过来的收集的各种消息上,从这出收集来的消息,虽说都是一件件的小事,但是这些事情可能之间都有联系,所以所有的信件都必须好好地思考,这是件很是费脑子的事情。

    而且沈慕烟还派了人注意北疆的动静,因为她知道北疆很快便会再次挑起战争,但是她不知道这次是什么时候,毕竟现在很多事情的发生时间都发生了改变。所以只能重点关注着。以防万一。现在北疆的事情是她最过于关注的事情。

    因为端王爷被皇上管了起来,南宫祺又是一个低调的人,一般不会出头,所事情又会把处理的很干净。太子就算是想要对付南宫祺,也找不到什么证据,所以朝廷上现在很是和平,虽说会有很多的矛盾,口角之类的事情。但是朝廷很算是平静。

    南宫祺现在也是很少会来她的院子了,沈慕烟也乐得自在。没有南宫祺有事没事在自己的眼前,沈慕烟感觉自在很多。

    知画端着一碗药走进来,轻声道:“王妃娘娘,药煎好了。”

    沈慕烟放下手中的书信,看着一碗黑乎乎的汤药,徐徐散发着热气。各种药材的混合的味道也充斥着沈慕烟的鼻子,深吸一口气,一口把汤药喝完,放到桌子上,黎清眼疾手快的拿起梅子放进沈慕烟的口中。

    沈慕烟咽下口中苦涩的味道,感叹道:“不知道这药要喝到什么时候。”黎清听到沈慕烟的话,眼中闪现泪花,声音呜咽道:“小姐奴婢相信您不会就这样的,您一定会好的。”沈慕烟笑笑没有说话。

    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一个月已经过去了,在这一天各家都挂上了红红的灯笼,家家放着鞭炮一副热闹非凡的样子。

    在这一天沈慕烟也见到了,很长时间没有见到的姚漾与他那个孩子。今天姚漾领着南宫安来给沈慕烟拜年。姚漾看着沈慕烟的眼中依旧有怨恨闪过,不过被她掩饰下去了,南宫安也是小心翼翼的给沈慕烟请了个安,眼睛带着些害怕的看着沈慕烟,没有了以前的灵动与单纯。

    沈慕烟冷眼看着他们给自己请完安,打发了赏钱便让他们离开。又给了那些给自己请安的侍女奴才们一串银子,把一切的事情做完已经过去很久了。

    沈慕烟伸手揉揉因为没有睡好,而且在加上自己早起而隐隐作痛的额头,皱皱眉头。

    闭着眼睛任由黎清他们给自己收拾,因为下午还要参加晚上的宴会。沈慕烟还记得上次的宴会发生的事情,时间过的真快,想必今天晚上便能够见到已经解除禁足的端王爷了吧。

    南宫祺进来时便看到沈慕烟闭着眼睛,任由黎清她们折腾的样子。看着沈慕烟脸上略带疲惫的神色,南宫祺脸上挂着担忧。道:“慕烟如果你今天不舒服的话不要去了,我会帮你给父皇母后说一声的。”

    沈慕烟听到声音,睁开眼睛,看着南宫祺身穿鲜艳的衣服站在自己的身前,微微弯着身子看着自己,看着他眼中自己好像一个脆弱的瓷娃娃,沈慕烟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就算自己身体不好,但是沈慕烟不喜欢这样的眼光。

    沈慕烟闭上眼睛把南宫祺关闭在眼睛的外面,声音清冷的道:“不必了。”

    “但是我看你的状态不是很好,下午再加上晚上,事情会有很多,我担心你的身体会撑不住的。”沈慕烟没有说话。房中的气氛一时变得非常的安静。

    一道声音打破了房间中的静意。凌阳走进房间朝沈慕烟与南宫祺请了个安,拜了个年。

    沈慕烟挣开眼睛看着凌阳道:“什么事情?”南宫祺只从凌阳进来便感到自己与沈慕烟之间的距离更加大了,自己在沈慕烟面前永远不会变得像是以前一样的随意,他们之间又道深深的鸿沟。

    凌阳看着南宫祺,沈慕烟看了一眼南宫祺,南宫祺看着沈慕烟的目光知道他们有事情商议,便想要走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