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三百二十章 南宫祺的到来

时间:2017-12-13作者:一览众山小

    沈慕烟走进房间,转头看着跟着进来的南宫祺。“宁王爷今天来是有什么什么事情吗?”

    南宫祺看着今天沈慕烟俏皮明亮的样子,虽然打扮看起来变得小了很多但是看着依然有主子威压。之前在外面离得远只是看到迷迷茫茫的身影让人觉得很美,不忍打扰,但是一触碰会随风而去。现在走进一看与之前看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他也很久没有见沈慕烟打扮成这样活泼的样子,这样的样子好像还是之前刚刚相遇时的样子。让南宫祺心中暗暗感概。

    沈慕烟看着南宫祺神色莫变的看着自己,眉头轻蹙声音冷冷的再次问道:“宁王爷今天你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情,快请说。”

    南宫祺回过神来掩下眼中的情感正色道:“今天我今天来是想要与你商量下朝廷上的事情。”南宫祺想着昨天既然说要与自己变成同盟的关系,那么今天正好是沐休的日子,他也想要见沈慕烟了所以便来见沈慕烟,什么朝廷之事只是一个可以来见她的理由。

    沈慕烟抬眼看着他,等着南宫祺接下来的话。南宫祺便正色道:“现在朝廷之中依旧是太子的支持者最多,但是端王爷的也并不在少数,加上这段时间内,端王爷一直在养精蓄锐,太子这段时间出头太多已经被慢慢的打压下去了。现在太子暂时还蹦跶不出什么水花。他现在应该还在烦躁中,不足畏惧,只有不咬人的动物才是需要担心的……”

    抬手阻止了南宫祺接下来的话,不耐的道:“宁王爷只是要与我说这些吗?这些这么简单摆在明面上的事情,我既然想要助你一臂之力,王爷认为我会不知道这些事情吗?宁王爷今天来到底想要做什么呢?”

    南宫祺蠕蠕嘴道:“我知道你会知道这些事情,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一下,其实拉拢大臣不止只有通过饭桌威胁,还有女人。你不要小瞧了女人在这方面的作用。”说完南宫祺便不在说什么,骨节分明的大手端起桌子上的茶杯送到嘴边慢慢喝着,眼光时不时的看向沈慕烟,看着她面色的变化。

    沈慕烟听着南宫祺的话,稍微一思考灵光一现,她想到自己在昨天晚上临睡的时候自己内心中隐隐感觉忽略的事情。原来是这个原因啊,听到南宫祺这样一说便明白了自己忽略的事情。

    她一直知道南宫祺是很有心计,很厉害的人他的手中还有很多行走无形,无孔不入的暗卫,没想到自己昨天刚刚吩咐下去的事情,他就已经得到了消息,还说出这样的话提醒自己,沈慕烟心中不禁对他有些思虑。

    虽说自己要与他连成同盟,但是这样什么事情都很快被他了解到,沈慕烟感觉自己在他面前没有丝毫的安全感,没有自己的隐秘空间。既然他能了解到自己的事情,说明别人也可能知道自己的行动,心中暗想,看来自己的站英楼应该加强训练了。

    南宫祺看着沈慕烟脸上微微变化的神色,接着道:“这件事请我只是无意中知道的,没有对你进行监视。你们的保密性做的很好,连我也没有办法轻易的探寻到,你不必这么紧张。你有什么事情也可以找我毕竟我们是……同盟的关系,我们可以一起的。”

    沈慕烟眼眸微紧,接着道:“谢谢宁王爷的指导。我有事情无法解决会找宁王爷的。”

    南宫祺明白过来沈慕烟的意思,勾勾嘴角,不再说话。

    沈慕烟道:“我也有事情要告诉宁王爷。听说前一段时间王爷状告了皇后娘娘,引出许多大臣,每个大臣都是连着很多关系,虽然都是各家顾各家,但是你这样的行为明显已经得罪了大部分的朝中大臣,你要好好注意一下,虽然说一人不足为惧,但是人多了你总有疏忽大意的时候,小心背后之人。我建议虽说是太子的人但是可以看看那些人可以为我所用。为自己留条后路。”

    南宫祺勾勾唇道:“慕烟你是在关心我吗?你放心我会处理好的,这些事情我既然做下便不会有人来找我麻烦,那些出手之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南宫祺眯眯眼睛,眼中山发出冰冷的光芒道:“有人伸手,来一个多一只,来两个剁一双,我不会这样放他们在我身后放冷枪的。”

    沈慕烟这才想起他是一个多么冷酷无情之人,他对外的冷漠只是让人以为她只是神情冷漠孤傲,但是被人知道他真是的样子。

    是啊,上一世的时候她明明白白的看到他对与他对立的人真是一点都不留情面,在他的观点里,只有自己人与敌人,背叛他的人没有一个会有好下场,他一定会让那些背叛他的人感到深深的后悔。

    她曾经亲眼见到过他对那些人的手段,剥皮挑筋都是小的刑罚,有的人面目全非,满身伤痕,没有一点儿好的地方,呆在那里,哪里便会很快变成一滩血水,但是那人依旧好好的活着,声音呼哧呼哧的呼吸着,十分骇人,连她这种见过血流成河的人都忍不住的皱皱眉,心中一颤。

    他确是面不改色,亲手过去抓住那人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来冷声的问道:“说你到底透露出多少东西?”完全不理会那人的面目狰拧的样子。然后接过身后人递来的手帕,狠狠的擦着自己的手指,声音清冷的道:“继续打。”帕子轻轻的飘到那人的身上,雪白的手帕瞬间变成了血红的手帕。

    她永远记得那一幕,他就像是从地狱中走出的魔鬼,那样的恐怖。但是自己便再想自己可能永远变不成他那样狠烈的人。只是他现在看样子还没有成为那样的人,或是隐藏了他的属性。

    沈慕烟从回忆中走出,抿了口茶水道:“随你怎样,只是提醒你注意下,不要平白的拖累于我,我还不想要失去你这个盟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