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三百零九章 夜中的冰冷

时间:2017-12-13作者:一览众山小

    在刚听到时,沈慕烟非常吃惊,感到身体瞬间变得冰凉冰凉的。双耳轰的一声炸响,感到这个世界的只有自己孤孤单单的身影,像是掉到冬天的大海中,冷彻心扉。

    听到他们谈话快要结束时,沈慕烟慢慢回过神来,赶紧走进房间,坐到桌子旁,一副没有出去,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房间的侍女们虽然好奇沈慕烟到底去做了什么,但是沈慕烟吩咐过不能乱说,便不会有人乱说话。

    沈慕烟做在那里,虽然面上依旧是风轻云淡,但是心中已是波涛骇浪。她没想到自己重生过后依旧是一个短命的人,没有了前世的战死,这一世将要病死了。

    她也能理解黎清凌阳他们瞒着自己的原因,是怕自己太过震惊,加重病情。但是她还是有淡淡的失望。

    感到自己身上莫名的发冷,起身走到小榻上,盖上蚕丝锦被。黎清进来一次看着沈慕烟沉思的模样,还几次张张嘴最终没有说什么,默默的带门出去。她不知道沈慕烟为什么忽然间又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她的心中有些惴惴的。

    沈慕烟已做便到了南宫祺来的时候。听到脚步声,沈慕烟神色一霖,从沉思中走出来。听到时熟悉的脚步声,沈慕烟默默的端起有些冷掉的杯子,静静地等着他的到来。

    南宫祺翻墙来到沈慕烟的院子,轻声走进沈慕烟的房间,看到沈慕烟端着茶水坐在榻上静静的看着她,眼中不含一丝温度,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南宫祺看着沈慕烟的眼光感到非常心痛,压着嗓子喊了声:“慕烟。”

    沈慕烟神色冷冰冰的看着他,嘴巴紧抿,神色毫无波澜。南宫祺上前一步,抬手想要抚抚沈慕烟的脸,沈慕烟冰冷的声音想起。“宁王爷再次夜闯我的房间,到底要做什么?我说过多少次,我不想要见到你。宁王爷难道连这点尊重都不给我吗?”

    南宫祺轻叹口气,“慕烟,我不是。我已经让姚漾好好呆在院子中,他以后不会在来找你的麻烦。你可以清净的过你的日子了。我来自己想要看看你。没有背的意思。”

    “那你现在看到了,你可以走了。”南宫祺嚅嗫着。深深的看了一眼沈慕烟。“我想要好好照顾你。”

    沈慕烟冷呵一声,从小榻上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南宫祺。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好。那我问你,对于我们误会最深的那次,那件关于南宫安现在的宁王府世子被下毒一事,你现在还认为是我所为吗?看着我的眼睛认真地回答我,是或不是。”

    南宫祺嘴唇微动,“慕烟这件事情已经故去这么长时间,我们忘记好不好?我们为什么……”

    沈慕烟抬抬手,打断他的话。“如果我说那件事情是姚漾自导自演的。那个毒是姚漾亲手下给南宫安的,你会怎么办?”

    看着南宫祺王微微皱起的眉,然后用几乎不可闻的声音道:“你是信我还是信她?”

    忽又呵呵的笑起来,花枝乱颤的样子,南宫祺皱着眉担忧的看着她,没有从她的笑声中感到一丝的开心,更像是讽刺,是嘲笑。南宫祺顿了顿道:“慕烟我自然是信你的,但是这件事都过去这么久了,我们都放下吧。”

    沈慕烟忽的收住自己的笑声,瞪着眼睛看着南宫祺。声音像是从远处传来,跑忽不定的道:“信我?南宫祺我从你的表情中明明白白的看出了你的不信任。”

    “南宫祺你不用骗我,我不要这样的结果,我沈慕烟是个骄傲的人,你,我不要了。”南宫祺表情受伤且痛苦的抬头看着沈慕烟,看着沈慕烟摇晃的身体,伸出胳膊护住她。

    “慕烟……”

    沈慕烟又恢复到之前的平静,缓缓的坐下来。勾起似笑非笑的嘴角。轻声道:“南宫祺我最想要知道的事情已经知道了。我也明白了我与姚漾在你心中的地位。你连一个要死的人都不愿意骗一下,看来我在你的心中真的那么不值得信任啊。呵呵。”沈慕烟的眼中闪出轻微的失落与自嘲来。

    南宫祺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道:“你知道了?慕烟你放心我一定会找人治好你的病,你一定会长命百岁。”

    沈慕烟身着白色的锦衣,更是衬得她脸色苍白,微勾的唇角扯出苍白的弧度。散落的长发遮住大半张脸。“现在我想知道的事情已经再次的得到确认,南宫祺你请回吧。”

    南宫祺想要抬起手扶起沈慕烟的长发,看清楚她现在的表情。抬手小心地去碰沈慕烟的脸颊,将要碰上时顿住了。因为沈慕烟的眼睛恨恨的瞪着他,满脸厌恶的表情。南宫祺收回手,紧紧攥在衣袖中。

    声音沙哑的道:“慕烟,我与姚漾没有关系。我也是信任你的。我……”一个眼神让南宫祺闭上嘴巴。

    哀叹一口气,南宫祺知道自己已经被沈慕烟彻底厌烦了。温声道:“那慕烟你好好休息,我一定会找人治好你的病。”看着沈慕烟面无表情的脸色,南宫祺慢慢转身离去。

    沈慕烟颓坐下来,紧紧抱着自己的身体,借此来温暖自己控制自己不住颤斗的内心,自嘲的冷哼一声。感觉自己像是陷入掉进悬崖,没有底,不等的往下吊着,越发寒冷。在这样的黑夜中,心中的恐惧越发加深。

    她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身体还能做些什么?不知道自己这次重生而来到底有何意义。扯过被子盖子身上,用力过猛,不小心碰到了小榻的边缘,手上一阵疼痛,沈慕烟忽然感到眼睛酸涩的难受,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中夺眶而出,不一会儿便打湿了被子的一角。

    她是个坚强的人,但是越坚强的人在遇到事情的时候越会把事情藏在自己心中独自承受,她们所承受的压力很大很大。在爆发时也就越强烈。沈慕烟感到无限的孤独与难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