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三百零六章 前情往事

时间:2017-12-13作者:一览众山小

    凌阳道:“黎清这是太过关心你了,你这都昏倒两次了,可能把黎清吓到了吧。”他担心在继续这个话题沈慕烟会问起自己,自己不想要骗她,但是也不能告诉她。

    便从怀中拿出几个荷包。“这个平安符我已经帮你拿回来了,还有那个女戒我已经找人模仿你的字体找人去些了,明天一早便会有人送来,你就不要在写了。”

    沈慕烟从凌阳手中接过四个平安符。一个淡蓝色一个紫色一个红色一个深蓝色。分别是给自己,父亲与母亲,还有……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把他的也求了,但是现在……看着这些护身符,沈慕烟想起她那天求的签,那个大师让自己平定心情,不要想太多,还说出自己的秘密。现在自己有一次昏倒,而且看着黎清与凌阳对自己隐瞒的态度,沈慕烟心中隐隐有个想法,难道说……

    沈慕烟被自己的猜测惊到了,眼睛闪了闪。

    那名大师点出自己与平常人不同,现在自己便感到身体大大不如以前,看来自己还需要找个机会见一见那名大师啊。

    凌阳目光隐晦的看着沈慕烟,时而爱慕,时而失落,时而痛苦。在沈慕烟看向他的那一刻尽数收起来,恢复到平常的样子。

    “凌阳这个变给你吧,你经常出任务,带着这个好好保护自己的身体。我要你每次都平平安安的回来。”凌阳接过那个深蓝色的荷包,目光闪闪。声音温润道:“我会的。”

    他一个男人不便在女人的卧室久待,把荷包放进衣袖,朝沈慕烟告辞后,便离开。凌阳的手在衣袖中摩擦着这个平安符,面料光滑,一摸便知是个非常好的料子。慕烟最初不是想要送给自己吧。

    ……

    阿紫在姚漾耳边轻声道:“夫人,清澜苑那边又来太医了,昨天奴婢见他们送走了一个太医,今天又有一个太医来了。您说…是不是那边……”

    姚漾眼睛转转,“情况可是属实?”

    阿紫确定的点点头,“奴婢亲眼所见,绝对错不了。但是那边的人嘴巴实在是太紧,完全问不出什么东西。但是这个太医已经来了两次了,不知道清澜苑那位主子出了什么事情。”

    姚漾看着自己新涂的指甲,淡淡道:“那就把那名太医请过来问一问。你去守着,等那名太医出来后,面请他过来给安儿看看病。”

    阿紫应了声,快步走出去。但是很快便失落的走了回来。小声道:“夫人,那位太医不来,奴婢说是小世子生病了他也不过来。他说他堂堂太医院院使,不是谁的病都看的。”阿紫小心的瞅了瞅姚漾的脸色,微微勾勾嘴角。那名太医根本都不理自己,自己的话都没说完,便匆匆的离开了。

    姚漾眯眯眼睛“不是谁的病都看?她沈慕烟能看病的人,为什么我的安儿就不可以,这是不把宁王府世子看在眼中吗?”

    她最讨厌那些不把自己放在眼中的人,她以前也是一个人人都巴结自己的人,她从小便知道自己会得到最好的,她想要什么便会有什么。自从她父亲死了,她跟着南宫祺来到京城,更是被京城的繁华迷了眼睛,南宫祺对她真的挺好,华衣锦食的养着自己,王府中的人对自己也是毕恭毕敬。

    但是自从沈慕烟嫁进来,她便没有了以前的优渥。不只是要给沈慕烟行礼,自己一直认为自己的东西也不属于自己了。出门人人也不把自己放在眼中了。只要有沈慕烟的地方,便没人注意到自己。所以姚漾认为是沈慕烟抢走了自己的一切。

    好不容易南宫安被封为世子,她看着所有人又2对自己巴结奉承,她觉得她已经成功了,没想到竟然还是没人会在意自己。所以姚漾感到无比的气愤。仿佛又回到那个渺小的自己。

    姚漾紧握着拳头,美丽的指甲扎进肉里也不管。冷哼一声,“请不来?那我们便自己去看看,看看王妃娘娘的病情。”心中道:既然生病,那我便让你的病情更加严重。她知道沈慕烟非常讨厌看到自己,当然他也非常讨厌看到沈慕烟,但是刺激刺激她,让她加重病情,她倒是非常乐意。

    姚漾勾起唇角,扶着阿紫的手,带着一群侍女们,浩浩荡荡的赶到清澜苑。

    远远的看到姚漾一行人的到来,早便有人跑进院子中。看到黎清便小声道:“黎清姐姐,姚夫人带着人过来了,你看要怎么办?”

    黎清皱皱眉,“当然是轰出去。不要惊扰了王妃娘娘,王妃娘娘在休养。”得到了指示,侍卫便很快的跑回去。

    侍卫拦住姚漾一行人道:“王妃娘娘现在不见客,请回吧。”

    姚漾当然不会这么轻易的离开了,姚漾朝阿紫使了个眼色,阿紫会意故意大声道:“我们夫人是来看望王妃娘娘的,我们夫人现在听说王妃娘娘生病了,特意来看看王妃娘娘,你们这样连着是不是太没礼貌了,也不知道你们主子是如何教的你们。”

    侍卫也不说话,重复着“夫人请回,我们王妃不见客。”

    “我只是来看望王妃娘娘,客人都被居之门外吗?我如果非要进去呢?”姚漾愤怒的道。

    黎清听着这边的动静,担忧吵到沈慕烟,便快步走过来。“呦,我当是谁呢,这不是姚夫人吗?您不好好呆在您的院子中来这是想干什么呢?我们清澜苑可不欢迎心思狠毒的人。”

    “大胆,这是你身为一个侍女该说的话吗?王妃没有好好教你吗?我好心来看望王妃娘娘,你们这样实在是太过分了。”

    黎清啪的一巴掌打在姚漾的脸上,揉着手腕道:“我们小姐是如何教的我还有不着你来教,管好自己便好了。”

    姚漾震惊的摸着自己的脸,眼中流出浓浓的阴狠,声音尖锐的道:“你竟然……你敢打我?你一个侍女竟然如此大胆。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