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三百零三章 南宫祺的反击

时间:2017-12-13作者:一览众山小

    太子看着南宫祺递上的本子,心中一惊。出列道:“宁王爷还请您不要乱说话,我母后呆在宫中怎么可能与这些人有牵扯?一定是你乱造的证据。”又朝皇上拜道:“父皇,母后常年呆在宫中怎么可能与这些人有牵扯,着一定不是真的,还望父皇明察。”

    皇上接过本子,面无表情的看着上面的记录,脸色越发阴沉。凌厉的朝太子看上一眼,“太子你难道不知道吗?”

    太子看着皇上的脸色,便知不好。慌忙的道:“父皇。儿臣不知,但是这件事情也不会与母后有关系,请父皇不要相信小人之言。”

    皇上冷哼一声,把本子狠狠的摔在太子的身边,大声道:“你不知?与皇后没有关系?你当朕是傻子吗?你自己好好看看本子里的东西,朕可是看着这额东西都挺真的。”

    太子神色慌张,冷汗直流。双手哆嗦的拿起皇上扔下的本子,越看脸色越加苍白,太子悄悄瞄着南宫祺讽刺的神色,双拳紧握。跪地道:“父皇,儿臣真的不知。请父皇相信儿臣。”

    他不能承认这件事情,不然自己的太子之位肯定不保,既然南宫祺说是皇后娘娘,那便由母后暂且担着吧。母后毕竟是皇后,顶多被父皇训斥,手写惩罚禁闭一段时间。他会找到机会为母后报仇的。他一定要坐上那个一人之上的位置,让他们都臣服在自己的脚下。

    皇上神色莫测的看着太子,仔细思考着他的话。太子静静的跪在大殿之上,心中不停的颤抖着,等待着皇上的判决。连呼吸都不敢发出声音。

    大殿上的大臣也都不敢说话,太子一派的大臣想要为太子说话,但是看着皇上阴沉的脸色,默默收回了自己的脚,心惊胆战的站在那里,皇上的愤怒不是他们能承受的起的,虽然是太子一派的人,但是也要以保全自己为前提。

    其他大臣有的在幸灾乐祸,希望皇上能严惩他。有的在暗暗担心那个本子中有没有自己的名字,担心自己的小命,一时间间,大殿之上鸦雀无声,气氛非常压抑,静静地等待着皇上的判决。只有南宫祺神情自若的站在那里,好像没有感受到大殿上的气氛。

    时间像是过了好久,皇上的声音响起。“好,朕便信你一回,希望你不会让朕失望。”

    太子暗松一口气,大声道:“儿臣句句属实。”皇上看了他一眼哼了一声。

    “宁王爷,这本子上的人便交给你处理了,统统按规矩抓起来,严加审问,朕还好好活着,这些人当自己死了吗。”皇上愤怒的道。一时朝堂之上更加压抑了。

    南宫祺上前一步道:“是,儿臣一定完成这次任务。”底下的眼中散发着冰冷的光。你们既然给沈慕烟添堵,那么我便给你们也找些事情做,让你们的手还伸这么长。想到病重的沈慕烟,南宫祺更加气愤。

    太子阴冷的看了南宫祺一眼,如果眼神能够杀人,那么相信南宫祺已经变成肉泥了。南宫祺感受到太子咬牙切齿的目光,回他一个挑衅的眼神,更是气得太子浑身颤抖。

    下朝之后,南宫祺快步走出。边走边询问着烈骁沈慕烟的情况。他现在不能去见沈慕烟,担心她因为自己病情加重。听着烈骁的禀报,南宫祺皱着眉,吩咐道:“请太医院院使每天来宁王府,为王妃把一次脉。”

    太子眼色阴沉,脚步沉重的走出大殿。以前恭维太子的人今天都不敢上前,快步离开,担心太子的怒火发泄到自己的身上,也担心引起皇上的怀疑。所以今天太子身边格外的冷清。

    太子看着每一个都躲着自己远远的人,心中的怒火更甚,都是一群趋炎附势的小人,眼中冒出狠狠的光。

    左相走到太子身边,轻声问道:“太子您打算怎么办,这一次恐怕会损失很多人马。我们需要做点什么吗?”

    因为自己的女儿嫁到太子府,所以左相与太子是一条战线上的人,如果太子的脚跟不稳,那么自己也会有危险。并且在别人眼中他们也是无法分离的,所以只能帮组太子坐稳太子之位。

    太子心中正是非常愤怒的时候,声音愤愤的道:“本殿下能做什么,能保住自己已经不错了。”

    “这个废物。怪不得被压得死死的。”左相暗道。但是自己又是与他是一体的,所以压下心中的愤怒,轻声劝道:“太子难道不做些什么?把损失压到最低?也对的请皇后娘娘的牺牲啊。”

    太子不是个傻的,刚才只太过生气了。现在确实应该冷静下来,好好想个主意。“太子妃这两天总是说想家了,左相跟着本殿下去看看太子妃如何?”

    左相装模作样的道:“太子真是体贴,微臣在此替小女谢过太子爷了。”太子与左相相携离去。

    皇宫之中,皇后等了一天都没见到沈慕烟交上了的女戒,派去宁王府的嬷嬷,还在自己耳边不停的说着自己在宁王府的遭遇,说沈慕烟拒绝杖责,还一副强势的态度,一群丫鬟拦着,自己根本就无法行刑。还有沈慕烟的话,使皇后认为沈慕烟越发不把自己放在眼中,非常生气,正要在下到懿旨。

    忽然进来很多官兵把坤宁宫包围起来,皇后听到外面的动静,仪态万千的扶着李嬷嬷的手站起来,雍容华贵的走到外面。看着院子中的官兵,轻皱峨眉,看着领头的御前总管,声音愤怒的道:“公公您这是什么意思?”

    御前总管道:“皇后娘娘息怒,这是皇上的意思。什么事情老奴便不多说了,皇上口谕,让您禁足两月,面壁思过。宫中事务交到郭淑妃手中,暂时代理。还请娘娘不要为难老奴,好好思过。”

    一挥手,那些侍卫便涌到皇后的房中,进行翻找起来。皇后这边都是女人拦不住,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进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