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三百零一章 隐瞒病情

时间:2017-12-13作者:一览众山小

    沈慕烟在昏昏沉沉之际,听到耳边不停地有说话的声音,皱皱眉想要醒来,但是被头的疼痛刺激了一下,闷哼一声。

    外面的人听到内室出一声闷哼声,都赶紧往内室跑去。南宫祺快步向内室冲去,但是想到每次她看到自己愤怒的样子,明显不想要看到自己,顿住向前的脚步。隔着屏风向内室看去。

    黎清已经冲到沈慕烟旁边,眼泪哗哗的留下来,小心的看着沈慕烟道:“小姐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头疼不疼,身体难不难受?”凌阳也在一旁担忧的看着沈慕烟。

    沈慕烟慢慢睁开眼睛,朦朦胧胧的看到黎清,还有南宫祺也站在旁边担忧的看着自己。刚想说话,看到南宫祺那张脸已经变成了凌阳的脸,在仔细看过去,哪有南宫祺的影子,就是凌阳,眼中闪出一抹失望。声音沙哑着道:“凌阳你怎么来了?”

    凌阳握紧拳头,他看的分明,在沈慕烟挣开眼的时候分明从她的眼中看到了高兴,但是忽然又变成了失望,难道在那个南宫祺把她伤成这个样子后,她还是对他念念不忘吗?凌阳眼睛瞟到默默离开的南宫祺,暗暗叹口气,道:“我查完事情回来,本来想要与你汇报,没想到你生病了。”

    沈慕烟听到他的话,皱皱眉头道:“我只是有些头疼,别的没什么。只是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会儿不用担心。”

    黎清听到沈慕烟的话道:“小姐你不只是头痛,你……”凌阳在沈慕烟看不到的地方,轻轻拉了下黎清的衣服,黎清停下要说的话,疑惑的看着凌阳。凌阳微微摇摇头,黎清恍然大悟。连转移话题道:“小姐你还有哪里不舒服?”

    “是啊,慕烟。你的脸色很吓人,你还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凌阳道。

    沈慕烟虽然头有些昏昏沉沉的,但是黎清的话转的太过明显,就算她生着病头脑不清楚,也很清楚的听了出来。便问道:“我还怎样?黎清你刚刚没说完的话是什么?”

    黎清装傻道:“啊?没有什么。只是问一问您还有哪里不舒服。”

    凌阳也道:“对的,慕烟,你感觉怎么样,饿了没,让丫环给你拿些粥来吧,你都睡了好久了。肯定饿了吧。”凌阳朝黎清使了使眼色。

    黎清马上道:“哦。对,小姐你都睡了好久了,肯定饿了,奴婢去端粥过来。”说完便跑了出去,出了门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想到自家小姐的身体,深深叹口气,低头眉头紧皱的朝厨房走去。

    知画看着出来的黎清,担忧的问道:“黎清姐姐,王妃没有事情吧。我看着你们的脸色都好难看啊。”

    黎清叹口气道:“做好你们自己的事情吧,好好照顾小姐吧,我去看看粥还有小姐的药。唉。知画你去看看吧,再给小姐送过去。小姐应该饿了。”说着便离开。

    现在不能告诉她们真是的情况,万一没有隐瞒好,被小姐知道了,那小姐该有多么伤心啊。想着太医的话,黎清眼中便控制不住的想要流泪,心痛难忍。她家小姐这样好的一个人,怎么能活不过几年呢?老天真是不长眼。感到自己的眼泪忍不住了,黎清飞快的跑到自己的房间,插上房门。靠着房门慢慢滑下身体,抱着双腿,呜呜的哭起来。

    黎清离去后,凌阳扶着沈慕烟做起身来,小心的在身后放了两个枕头,好让沈慕烟靠的舒服些。沈慕烟做起身来,看着凌阳道:“你们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你说吧,”靠着枕头定定着看着凌阳,不错过凌阳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凌阳忍着心中的疼痛,拳头紧握,控制着自己的冲动。微微一笑看着沈慕烟道:“我们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是你多想了。”

    沈慕烟看着凌阳微微颤动的嘴唇,飘忽不定的眼神。道:“哦?没有事情吗?那你给我说说你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吧。”

    凌阳看着沈慕烟不在追问,微微松了一口气,肩头微微下沉。虽然知道沈慕烟不会放弃,但是能瞒一时便是一时吧。在这段时间内先让她好好养着身体,等她的身体好些,在告诉她。凌阳便开始说起来他调查的事情。

    沈慕烟看着凌阳的样子越发确定他们有事情瞒着自己。但是自己现在真的感到自己身体不舒服。抬手揉了揉额头,皱皱眉头。

    凌阳停下话“慕烟……”

    正好知画端着粥与药进来,“王妃娘娘,吃些粥然后吃药吧。”知画的进来打断了凌阳的话,凌阳话风一转道:“你正好吃些东西,吃完药就休息下吧,我看你依然是很难受的样子。”沈慕烟知道今天是问不出什么了,便皱着眉点了点头。

    凌阳离开房间,走出清澜苑正想要去找南宫祺谈一谈,迎面碰上烈骁带着很多太医赶往这边。凌阳走到烈骁旁边道:“把人带回去吧,不需要了。”说完便大步离去。烈骁愣了愣不知道,到底是该走还是该留。

    南宫祺神情飘忽的回到正歆堂,想着自己隔着屏风见到的沈慕烟的样子,那样的苍白,那样的脆弱,仿佛风一吹便会离去。想到太医说的沈慕烟还有不到几年的时间,心中始终无法相信。还记得他感刚刚认识沈慕烟的样子,那样活泼,笑容是那样的灿烂。骑在马上是那样的耀眼。

    现在,现在竟然会是这样脆弱的躺在床上。南宫祺紧紧的揪着自己胸前的衣服,感到自己的呼吸也变得不畅通了,心痛的无法呼吸。虽然他与沈慕烟一直有矛盾,沈慕烟也不想要见到自己,但是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失去她,她将要永远的离开自己。

    “啊~”南宫祺大声的叫了一声。门口的侍卫面面相絮的看了一眼,只做没有听见。一拳打在桌子上,桌子瞬间倒塌,南宫祺面色难看的看着这一切,对未来忽然间感到了迷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