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二百九十四章 夜访娇闺

时间:2017-12-13作者:一览众山小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南宫祺顿住脚步,声音冷冷的道:“你先在王府呆着,我再想一想。”然后抬脚离开。

    等到南宫祺走后,阿紫赶紧跑到姚漾面前。扶起姚漾,担忧的道:“夫人,您这样又劝王爷送您离开,还说在王府中呆不下去,万一王爷真的把您送走,这里的一切便都没有可能了。”

    姚漾眼睛冰冷的看着外面,抬手擦点流的泪,没有一点刚才伤心的样子。道:“虽然会动摇王爷的心,但是也会使王爷加大对我们母子的愧疚。我们可是因为在王府中好好生活才出此下策的,相信王爷更加怪罪的不是我吧。只是对我有些失望,看来这一段时间什么都不能做了。”

    又瞪着阿紫道:“我不是让你把那个男孩子藏好吗?怎么还会突然出现在那里?你现在办事越来越不牢靠了。”

    阿紫赶紧到:“夫人,我也不知道啊。那个地方没人知道的,每次送饭都是奴婢一个人,绝对没有外泄出去。”

    姚漾喃喃道:“我们被监视了。”阿紫瞪大眼睛。

    南宫祺走在路上有些迷茫的问道:“是不是我真的太无能了,这一段时间出了这么多事情。姚漾那边我不能赶出去,他现在的样子也有我的一半责任。慕烟那边,我这样伤害她那么多次。”说着狠狠的锤在旁边的墙壁上,墙壁上很快便留下两道血迹。

    烈骁赶紧上前,要给他包扎手。南宫祺抬抬手,把手放进宽大的袖子中继续往前走。双眼沉痛,不知不觉的走到一个院子。

    烈骁更加小心翼翼,因为南宫祺每次来这边便会更加生气。而且现在王妃娘娘还生着病,万一再气着,那王爷一定会疯了的。烈骁只能硬着头皮上前道:“王爷您到王妃娘娘的院子了,您要进吗?王妃娘娘生病了,您要看看她去吗?”

    烈骁的话一下让南宫祺一下清醒了。对啊沈慕烟还生着病呢,而且还不能受刺激,她并不想看到自己。自己现在这样情绪不稳定,进去万一再出什么事情怎么办?

    南宫祺转过身要离开,但是还是忍不住想要看一看她。但是又害怕她激动加重病情,暗暗叹口气,迈着沉重的步子离开。

    黎清很是气愤的回到院子,走到门口,收回自己非常气愤的表情,脸上挂上笑容回到房间。

    沈慕烟从书中看了她一眼,继续看自己的书。黎清上前夺过沈慕烟手上的书道:“小姐,太医让你好好休息,你怎么又拿起书来看了。”又朝一边的知画与玲珑道:“你们也不知道劝劝小姐。”

    玲珑吐吐舌头,没有说话。沈慕烟看着黎清炸毛的样子道:“说吧,是谁惹你了,一副这样凶巴巴的样子。”

    黎清怕沈慕烟生气赶紧到:“哪有人惹奴婢,奴婢只是不想让您累着。您快躺下好好休息。”

    “哦。那你与我说说那边案子处理的怎样样吧。”沈慕烟淡淡道。看着黎清一副要用别的事情演示过去的样子。

    沈慕烟接着道:“你不要说谎话,我可不是好骗的啊。看你那拧着的小手,我就知道你要想谎话骗我了。”黎清看着自己不停拧着的手,懊恼的把手藏到后面。“好好说吧。”

    黎清不高兴的道:“那几个管事都一口承认是姚漾指使的他们,本来赵管事不想承认的,后来我把孩子送过去,他迅速的承认了,还说他的家中还有与姚漾交易的账簿。”说着愤愤的握紧拳头,小心的看着沈慕烟“本来都要抓进去了,然后王爷站起来说,让这件事就此停止,这是王府的家务事,他自己处理,然后把张大人跟了出去。真是气死奴婢了。”

    知画也道:“王爷怎么可以这样?这也太偏袒了吧。”

    想到还有沈慕烟,黎清赶紧止住要出口的话,看着沈慕烟依旧平静的样子,微微松口气。“小姐您不生气吗?”

    “有什么好生气的,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虽说姚漾犯了事请,但这确实是王府的家事,这要传出去对南宫祺的脸面也不好看,还有。”沈慕烟的心不受控制的抽动了下,接着道:“南宫祺还这样看重她,就算她拿走了整个王府,南宫祺都不会说些什么,何况区区几万两银子,呵呵。”

    黎清看着不应该再继续这个话题,便转移话题道:“小姐,你看天又黑了,奴婢感到肚子饿了呢,您饿了没,奴婢去给您做些您爱吃的糕点好不好?”

    沈慕烟知道黎清的用意,笑笑道:“好啊,我要吃甜的。”

    “黎清姐姐我也想吃,您随便多做些呗。”知画还有玲珑眼巴巴的看着黎清。“我只伺候小姐,你们要吃自己去做啊。”她俩拉着黎清的手道:“好吗,好吗?”一时间笑声一片。

    天色渐黑,一切都变得安安静静,一个身影飞上沈慕烟的房屋之上。沈慕烟猛地睁开眼睛,眼睛明亮的看着房顶。摸着枕头下的匕首,闪过一片冷光。

    不一会儿,一道黑色的身影出现在沈慕烟房中,借着朦胧的月光看着那道身影渐渐走进。只见那道身影,走到床边,轻轻的掀起帘子,深情的看着床上躺着的女子。慢慢伸出手想要抚摸她光滑的脸蛋。但是在离她脸还有两厘米的时候顿住,隔空描绘着她的脸。收回自己的手,握紧拳头,感受着她的感觉。

    沉浸在其中,床上的人猛地睁开眼睛,利落的把匕首架在南宫祺的脖子上,冷声道:“南宫祺你最好离我远些,还有拿开你的手,不要碰我。不然我会杀了你。”

    南宫祺没有理会脖子上的刀子,依然痴痴的看着她。她比之前瘦了好多了,脸色依然苍白,不过依然很美。

    南宫祺声音沙哑的道:“慕烟……”

    沈慕烟刀子更加逼近了他,道:“你不要叫我,听到你的声音,让我控制不住的恶心。恶心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