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二百九十章 面若桃花

时间:2017-12-13作者:一览众山小

    皇后脸色严肃的道:“你不需那皇上说事,别的伺候皇上的人都能准时来请安,郭淑妃妹妹怎么就比别人较弱呢?如果身体弱,那就不要伺候皇上了,好好养身体才是最主要的。”

    郭淑妃用她妩媚的眼睛看着皇后道:“臣妾也想啊,只是皇上喜欢来臣妾这里,臣妾也没有胆子把皇上赶走不是?”

    皇后的脸色更加阴沉了,郭淑妃也不管皇后的脸色,在她心中自己以后肯定会成为太后,所以她完全不怕皇后。

    郭淑妃坐到座位上,无视皇后阴沉的脸色。看着坐在自己旁边默默的福妃,扶扶头上的簪子,郭淑妃对他道:“福妃妹妹,好久不见呐,您儿子现在可是皇上面前的红人啊。”面上带着嫉妒还有不喜,毕竟她儿子现在多了一个对手,虽然说她感觉没有她的儿子厉害,但是也不得不防,所以她现在也不喜福妃了。

    福妃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没有说话。郭淑妃吃了个软柿子,平和了一下怒气又道:“不过宁王爷有没有福气享受可就说不定了,宁王妃那样霸道蛮横的性子,在京城可都传开了,都说她容不下那个孩子呢?唉。”

    福妃道:“我儿子喜欢便好。”郭淑妃看着福妃油烟不进的样子噎了一下。愤愤的瞪了她眼,也不再说话。

    皇后沉默的坐在上面看着下面的情形,心中想着谁说的福妃不聪明,她看她很精明要不就是特别傻,不过黄宫之中怎么可能有傻人呢。

    李嬷嬷在皇后娘娘耳边道:“娘娘,姚氏来了。”皇后目光闪了闪。对下面的人道:“大家要好好的,不要给本宫闹出什么乱子,发现了本宫决不轻饶。好了,今天就这样吧,都回去吧。”郭淑妃听到皇后娘娘的话,默默的翻了个白眼。

    众人起身拜道:“嫔妾告退。”郭淑妃率先一步走出去,位份高的一位位扶着侍女的手走出去。

    郭淑妃走到外面,看着带着孩子请安的姚漾,朝福妃看了看道:“哟,这不是宁王爷的孩子吗?今天怎么有空进宫了?福妃快来看看你的孙子。”

    说着伸出带着护甲的手,想要摸摸南宫安的脸蛋,但是看她的样子,有些想要戳破南宫安眼睛的意思。南宫安看着伸来的带着长长护甲的手,害怕的朝姚漾身后躲了躲。郭淑妃的眼神冷了冷。

    姚漾看着她的神色,赶紧道:“郭淑妃娘娘赎罪,安儿不懂事,您不要与他一般见识。”

    福妃也走过来,把她们护在身后,朝郭淑妃拂拂身道:“郭淑妃娘娘何必要一与一个孩子计较呢,不要降低了您的身份。”虽然不知道他们来干什么,毕竟是自己儿子府中的人,不能让人平白的欺负了。

    郭淑妃看着福妃的样子忽然笑了笑,道:“福妃说笑了,我怎么会与一个小孩子计较呢,我只是看这孩子可爱。那我就先离开了。福妃好好见见自己的孙子吧。”说完便错身离开了。

    姚漾朝福妃道:“谢谢福妃娘娘。”又拉过南宫安道:“安儿这是奶奶。”南宫安甜甜的喊了个奶奶。

    福妃笑了笑,摸摸他的小脸。“以后再宫中小心些,还有以后尽量不要来宫中。说完便转身离开”。

    虽然她也感觉那个孩子挺可爱,但是看着他的母亲不是个简单的女人,虽然只是见了一面,但是女人的直觉,让她并不喜欢姚漾。还来见皇后,难道不知道皇后的儿子与南宫祺是对头吗?她要找机会告诉南宫祺一声,让他注意些这个女人。

    所有走出去的人都会偷偷的或者睁大光明的打量她俩,姚漾有些难堪。等所有人都走完了,才进去,跪下道:“民女(孙儿)参见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皇后斜斜躺在榻上,靠着一个软软的枕头,由一名侍女给她揉着肩膀。神情中带着些疲惫,声音懒懒的问道:“你今天来有什么事情?”、

    姚漾道:“只是想要带安儿给皇后娘娘请个安,安儿说您对他很好。”然后让南宫安过去。

    南宫安走到皇后的跟前,伸出小拳头给她锤着腿道:“皇奶奶,这样舒服吗?”皇后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但很快便挂上温柔的神情道:“恩,很舒服,安儿真乖。你不用给皇奶奶锤,累到你,皇奶奶会心疼的。”

    自己的亲孙子才有资格叫自己皇奶奶,这样一个不知来历,连妾都算不上的女子生的孩子,有什么资格这样叫自己。其实皇后一点儿也不喜欢他们,但是现在他们还是有用的,所以花些功夫应付一下。

    说着看向自己身后,对一名侍女道:“你带安儿下去玩吧。”南宫安看看姚漾,姚漾微笑着点点头。

    侍女领着南宫安下去后,皇后使了个眼色,侍女们都识相的推下去,顺手关上门。只留下李嬷嬷。

    皇后看着姚漾道:“你有什么事情说吧。”

    姚漾跪在地上,面带委屈的道:“皇后娘娘,您要为民女做主啊。王妃娘娘不让太过霸道,不让王爷在立安儿为世子。还掌握住了王府的大权,对民女非打即骂。民女无所谓,可是安儿不能受委屈啊。皇后娘娘,您要帮帮民女啊。”说着眼泪顺着脸颊留下来。

    皇后皱皱眉头道:“你说清楚打底是怎么回事。”

    姚漾“扑通”看着皇后的样子,认真道:“从上次从您这里离开之后,王爷便不再上奏折请封安儿为世子了,还让王妃娘娘掌握了王府的权利,她对我们母女一阵打压,皇后娘娘请您帮帮民女吧。”皇后道:“不请封世子了?”

    皇后抚摸着手上的扳指思考到:如果南宫祺与沈慕烟和好了,那么对太子还有自己都没有好处了,不能让他们在恢复到以前交好的关系。如果不请封南宫安为世子了,那么将来势必要封他们自己的孩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