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二百八十六章 算卦

时间:2017-12-13作者:一览众山小

    黎清看着走远的妇人,对沈慕烟道:“小姐,我们也去试试呗,您这样的人,天生尊贵,所不定他能给你算上一算呢。”

    “人的一声靠的是自己,这样的事情不可靠,谁知道他是不是在瞎说,平白误导了自己,还是不去了,我便不信天地神仙,所有的命数,还是随缘吧。”沈慕烟刚说完一道清冽的声音传来,“沈姑娘,你这是想的太消极了,只是看一看,好话便听着,不好的话便忘记,不必太过当真。”

    沈慕烟一行人听到声音准过头,看到明郁站在身后一脸笑容的看着自己。沈慕烟惊喜道:“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是在办案吗?”

    明郁没有回答沈慕烟的话,继续道:“要不要去算一算,又不要钱的。”沈慕烟笑了一声,无奈只能跟着去排队。沈慕烟不知道明郁的心思,他劝沈慕烟算一算是为了能与她有时间呆在一起,已经好久没有见面了,悄悄看着她有清瘦了好多。

    沈慕烟排着队,与明郁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很快便排到了沈慕烟。毕竟有些人不符合大师算卦的范围内,看一眼便让他们离开了,所以很快。

    大师静静的看着沈慕烟,沈慕烟微微笑着看着他,是一个大概四十岁左右的人,不是自己以为的那些胡子花白的老人。不过身上有一种令人信服的气质,让人莫明的沉静下来。

    那位大师皱皱眉道:“抽个签吧。”沈慕烟随手抽个签,交到大师书中,看到他脸色更加不好了。沈慕烟看着他好久没有说话,便疑惑的喊了声:“大师?”

    大师表情凝重的看着沈慕烟道:“施主,以后要注意休息,放宽心态。是你的永远是你的,不会离开。凤凰终究还是会飞天的。你终究与别人不同。”最后一句话虽然说得隐晦但是沈慕烟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心中一震,看向他的目光有些复杂。大师没再说什么,看了后面的队伍,起身离开了。

    黎清皱着眉道:“小姐那位大师说得是什么意思?奴婢怎么没有听懂?”沈慕烟想着那位大师刚才的话,没有理会黎清的问话。

    明郁看着沈慕烟愣愣的样子有些后悔刚才的提议。“慕烟不必在意他的言论,就像你刚才所说,听听便好。”

    沈慕烟回过神来,笑了笑。“我知道。”走到马车前,“我回去了。”明郁对她笑笑招招手,看着马车离开。如果在平时沈慕烟一定会与他再多说两句话,但是今天那个大师说得话,在她心中掀起了惊涛海浪,她需要时间静一静。

    明郁看着沈慕烟的马车走远,进了寺院,走到但刚才那名大师的房间,“大师你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她听完这么震惊。”

    大师倒了一杯茶放到明郁前面,“天机不可泄露。如果你真的关心那名女施主便劝她放开心怀。”然后便不再说话,明郁听着一知半解的话,默默的喝完那杯茶起身离开。

    那名大师盘腿坐在垫子上,手抚着佛珠,嘴里念念道:“阿咪特佛……”

    沈慕烟坐在车上,想着那名和尚的话。他的意思是除了说出自己隐瞒的重生的事情,还让自己不要计较太多,好好生活吗?不过自己怎么可能放的下嘛。暗暗叹口气,强迫自己不要在想这件事情。

    回到王府刚坐下,便看到南宫祺怒气冲冲的走进来。这几天总是有人来汇报情况,变没有关上大门,到时忘记了这个呢。

    沈慕烟忙碌了好久了,从寺庙回来很想休息一下,但是没想到他来了,她现在的头有些痛,实在没有精力在应付他了,便道:“王爷请回吧,我今天有些累了,想要休息一下,有事情请王爷明天再谈。”

    南宫祺上前一步,抓住沈慕烟的肩膀愤怒道:“有精力与明郁说话,还一起上香,没有功夫与我说上一句话吗?沈慕烟,我就这么让你厌烦吗?”

    他一直在想着与沈慕烟如何才能和好,一直心心念念想着她。但是她看到自己边露出厌烦的表情,而对着明郁便总是笑颜如花。他心中非常吃味,下手的力气不知不觉中也大很多。

    沈慕烟拧着眉,眼中尽是冰凉,好像在看仇人,不看仇人也比这强。声音清冷的道:“王爷,这是要把我的肩膀也卸掉才甘心吗?”

    南宫祺皱着眉松了松力道,道:“沈慕烟,我真的让你这么厌烦吗?你怎么才能与我好好的呢?我不想过这样的生活。我们可以还像以前那样好吗?”

    沈慕烟嗤笑一声:“是,你很让我厌烦,我希望不在看到你,我看见你就恶心。我们不可能回到之前那样,永远不可能!”说完不看南宫祺变黑,阴沉的脸色,转身进房。

    南宫祺拳头紧握,跟在沈慕烟的身后忍住怒气低声道:“沈慕烟,怎么我们才可以回去?我们一起忘记之前的事情,好好的在一起好不好。”

    沈慕烟没想到他还跟着自己进来了,听到他的话,忘记之前的事情?说的简单,他知道自己当时的痛苦吗?知道自己的心有多痛吗?知道自己那一段时间是怎么过来的吗?现在好不容易自己已经走出来,又来戳破自己的伤疤,这个人真是狠心呐。

    沈慕烟气的浑身发抖,刚才头疼的脑袋,更是像炸开一样,让她眼睛闪过一道道光。

    她忍着身体深处的不适感,转过身恨恨的看着他:“呵,怎么才能回去?你觉得镜子烂了真的还可以复原吗?未免也太天真了。如果你有能力把姚漾母子赶出去,我们到还有谈一谈的必要,你会把他们赶出去吗?”

    南宫祺皱着眉头道:“慕烟,你知道我这个人……我不会的,我……”沈慕烟打断南宫祺的话道:“不会?那我们的关系也不会有可能!你出去,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沈慕烟手指外面坚定的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