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二百八十五章 上香

时间:2017-12-13作者:一览众山小

    今天收服了李管家,也镇压住了各位管事,下面的事情要看找管事的了。沈慕烟对黎清道:“你去派人监视着李管事,不能让他跑掉。有什么事情随时来报告。”

    南宫祺下朝到家,一边换衣服一边问烈骁道:“王妃那边怎么样了?”

    “王妃娘娘那边很顺利,管事们都被镇住了。许多之前没发现的问题,王妃娘娘也发现了,并处置了一批人。属下也不禁感到佩服。”

    南宫祺知道沈慕烟有很强的能力,丝毫不输于男子。还记得还未成亲时她于自己谈判的样子,对付对她母亲不尊重的夫人的样子,赈灾时出谋划策帮助灾民的样子。现在他的脑袋里都是沈慕烟的各种样子。虽然知道她有能力但是还是忍不住担心。

    对南宫祺感触最深的还是在赈灾时,那时候他们相互帮助扶持,感情也更近一步。没有矛盾,就算很累但是是幸福的,现在……唉!

    他现在一点儿也不想计较之前的事情,只是希望沈慕烟好好的,这几天没有他的日子感到度日如年。每次被赶出来南宫祺心中都是愤怒的,但是还是忍不住。他不明白明明是她的错,怎么还会这么生气,自己都不在计较了。

    南宫祺皱着眉,一脸不解的道:“烈骁,你说怎么才能使女人不再生你的气?”

    烈骁知道南宫祺说的是他于王妃娘娘,他也是非常希望王爷于王妃和好,不只是因为这一段时间的小心翼翼,南宫祺的暴怒无常。还有他们和好了自己与黎清才能见面,现在他们吵架,自己都没办法与黎清好好相处了。他的内心都是泪啊!现在听到南宫祺软和下来,烈骁忙道:“女人都是要哄得,不管是谁错谁对都把错误拦在自己身上,好好的说几句话,慢慢的就好了。”

    南宫祺听着烈骁的话脸色冰冷,之前他对沈慕烟也是各种方法,几乎做了很多不可能的事情,甚至亲手服侍她,这样的方法自己自然也用过不少。暗自叹口气,拳头紧握,心情烦躁。

    烈骁看着南宫祺的神色一时猜不到他是如何想的,也不敢再说些什么。只要自家王爷一遇上王妃的事情便变得不是那个处变不惊的王爷了。

    沈慕烟又吩咐了后续的事情,已经到了中午,吃了饭。难得没有了事情,沈慕烟想到前几天打算去求个平安符,这事情一来给耽误了,看着外面阳光明媚的天气,温度也升高了些,打算把耽误的事情做了。

    让黎清准备好东西,去灵音寺求个护身符,听说这个寺庙很灵,让母亲带上可以平平安安的。只是求个心安变好。

    沈慕烟换了一身方便的素雅一些的便服。在上次的发生争执的那个地方又再次遇见了姚漾。

    但是这次是姚漾假装看不到沈慕烟,想要再前面的转弯处离开,沈慕烟看见姚漾的样子当然不会让他如愿。扬声道:“姚夫人这是要往哪去?”

    姚漾现在对沈慕烟恨得要死,现在她拿到了管家之权,本来想要看她的笑话,没想到以雷利风行的手段喝住了那些狡猾的管事们,还把赵管事给揪了出来,收到赵管事求救的消息心中真是恨得不行。他是自己的左膀右臂,是自己能在王府站稳脚跟有一大部分的原因是由于他的助力,没有他自己便没有了大笔的收入。那她那什么去打点那些人,还要如何找人做事情。

    现在他还要自己拿出钱来救救他,她哪有银子拿出去救他啊,就算有也是一个不在值得自己去救得人,她自然不会再费心思去救他。只是失去了这么一个大的助力,心中很是厌烦。

    她正要出去见一见赵管家,虽然自己不可能救他,但是要保证他不会将自己供出来,她要去看一看,安抚一下。现在碰上沈慕烟,她知道自己现在对上她,没有好处想着可能会与之前一样,当做没有看到自己,没想到竟然会叫住自己。

    姚漾握紧拳头,掩下眼中的愤怒,看向沈慕烟道:“王妃娘娘啊,我没有看到,不知王妃娘娘有何事情?我这有急事呢。”

    沈慕烟慢慢踱步到姚漾的面前道:“本王妃没有什么事情,只是看着夫人行色匆匆,不知你遇上了什么事情,毕竟现在是本王妃管家,有什么事情一定不要客气,本王妃会找人帮助你的。”

    听到沈慕烟语气中说自己是客她是主的的意思,心中气的要死。如果不是她的突然介入自己有可能已经变成了主人。本来王爷一直在请封南宫安为世子,皇上的意思也有些松动,安儿可能马上就成为世子了。但是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使王爷不在每天地折子了。

    她现在的心中恨不得把她大卸八块。忍着心中的怒气,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勾起一个微笑,但是眼中的愤怒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我没有什么事情。安儿想吃外面的东西,我去买给他吃,安儿要的急,王妃我就先走一步了。”说完快步离开。

    沈慕烟看到她眼中隐藏不住的愤怒,勾起嘴角。她已经收到监视之人的禀报,赵管家已经联系上了姚漾,看她匆忙的样子应该就是去见赵管家吧。希望今天不会再多一具尸体。“盯紧他,不要让她得逞了。”

    坐上马车赶往灵音寺。捐了香油钱,又虔诚的拜了许多的佛祖和菩萨,把秀好的荷包放到供桌上,接受来人的香火。准备离开,走到院子中。

    黎清看到一个地方排着长长的队伍,不知道在干什么,她拉拉沈慕烟道:“小姐那里是干什么的?我们也去看看好不好。”不等沈慕烟回话,便拉住一个正准备往那边走的夫人道:“您好,请问一下,那边是干什么的?”

    妇人道:“你们不知道啊,那是给人算卦,看面相的一个得道高人。算的可准了,而且他算卦要看缘分,不与你说了,我也要去看看,说不准能给我也看上一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