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二百七十四章 白莲花

时间:2017-12-13作者:一览众山小

    南宫祺边走边道:“烈骁去把管事叫来,本王要问问他是如何管的家,竟然把王府弄成这个样子。”烈骁赶紧让人去把管家叫来。

    南宫祺走回正歆堂,看到姚漾正眼睛红红的站在门口,双手搅着帕子,一脸难过的看着南宫祺。

    南宫祺现在看见姚漾就生气,她害自己加深了与沈慕烟的误会,但是他对她有不一样的责任,现在不能对她做些什么,只是当做没看见一样经过她身边,向里面走去,完全没有理会姚漾的意思。

    姚漾看着南宫祺经过自己便想里走去,忙拉住南宫祺的袖子,可怜兮兮的看着南宫祺道:“王爷,我错了,但我也是被人骗了。我才想要报复的,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您饶过我,我在也不敢了。”

    南宫祺甩开姚漾抓着自己的袖子,狠狠的瞪着她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有那点对不起你。”姚漾哭诉道:“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也是被人骗了,我已经把那人撵出王府了。”看着有些松动的南宫祺,眼睛转了转“要不王爷您送我们出府吧,我与安儿可以不呆在王府,这样您与王妃便会好了,我们不会在碍眼了。”说着眼泪哗哗的留下来,很可怜的样子。

    南宫祺皱皱眉头,看着姚漾泪流满面的样子,南宫祺想起了城主临终前把她托付给自己的样子。就算她现在做了这样的事情但是他依然不能把她送出王府。离开宁王府,就算有再多的侍卫也不一定能护住她们,所以还是呆在宁王府最好。

    南宫祺叹口气,语气不好的道:“出王府就不必了,你这段时间好好呆在院子中不要出来了。”说完转身离去。

    姚漾看着南宫祺的背影,勾勾嘴角。

    回去的路上阿紫疑惑的问道:“夫人,您为什么要求王爷吧您送出去,您不怕王爷真的会把您送出去吗?”

    姚漾自信的道:“王爷不会的。”阿紫满脸不解“您承认是您陷害王妃,不担心王爷对您产生厌恶吗?”

    姚漾笑笑“只有主动承认了,才能减少他的猜疑,才是对我们有利的。并且都说了我们也是受害者,等过几天便就好了。”

    南宫祺语气冰冷的道:“李管家,你是怎么做事情的,王府中出现这样的事情难道你不知道吗?是年龄大了不中用了吗?”

    李管家跪在地上,冷汗直流。“王爷赎罪,是奴才管理不周,奴才回去一定好好管理他们。不会再出现这样的事情。”

    南宫祺冷哼一声,“把那些不听话的统统都撤掉,好好理一理。如果在让本王发现类似情况,你这个管家便不用做了。”

    “是,是是。奴才一定会好好管理这些人,这些事情。”李管家道。李管家擦着冷汗走出正歆堂。

    黎清朝沈慕烟报告道:“姚漾去找了王爷认罪,让王爷送她们出府,王爷没有同意。您说王爷为什么要留她们在王府?王爷也叫了李管家。我们以后会好些吧。”沈慕烟听着黎清的报告淡淡的应了声。“在我意料之中。”忙活了一整天,再加上中午与南宫祺大吵了一架,现在感到自己很疲惫。

    黎清看着沈慕烟的样子收回了自己继续想说的话,慢慢退了回去。

    沈慕烟一夜沉睡,在天空蒙蒙亮的时候慢慢睁开眼睛,四肢因为感刚刚睡醒,浑身感到很没有力气。听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猜想外面应该在下雨了,那么昨天打算去求个平安符的事情应该要搁置下来了,等找个好的天气在去吧。

    沈慕烟在上一世对这些并不相信,但是经过一世的重生对这些鬼神的说法有种敬重,求求菩萨之类的,会让自己感到心安。

    一下雨感到天气又瞬间凉了一些,虽然房间之中有地暖与火炉,但是还是感到有丝丝凉气渗进自己的身体中。不知为什么。前世的时候自己是不怕冷的,在外打仗,朝廷的棉衣棉服经常派发的很慢,就会穿着单衣,但是那个时候也没感觉到多么冷,但是现在点着炉子,烧着地龙,盖着棉被。还会觉得凉气呼呼的往身体里灌。沈慕烟又被子中钻了钻。后来干脆把头也埋在了被子之中。

    全身埋在被之中,沈慕烟闭着眼睛,脑子乱哄哄的,迷迷糊糊似睡非睡的躺着,直到听到开门声,“王妃,醒了吗?您要起床吗?”

    沈慕烟从被子之中钻出头,闷声回到:“已经醒了,起床吧。”钻出被子沈慕烟打了个哆嗦,“这天气越来越冷了,再冷下去就要下雪了吧。”

    黎清赶紧拿着烘好的衣服穿在沈慕烟身上。又喝了连着喝了几杯热茶沈慕烟才觉得自己身上渐渐出现热气。黎清看着这样的沈慕烟,疑惑的问道:“小姐竟然冷成这样么,是晚上睡觉进了凉么?”

    “我也不清楚,只是感到有些冷,现在已经好很多了,应该是刚刚睡醒的原因吧。没事。”黎清担心的看着沈慕烟,“不舒服一定要告诉奴婢。”沈慕烟道知道了。

    沈慕烟刚刚吃完饭,知画进来报告说:“王妃娘娘,皇后娘娘传来消息,让您和小公子立刻进宫一趟。”

    沈慕烟皱皱眉,皇后娘娘没事肯定不会让自己进宫的,更何况还要带上南宫安,肯定没有好事。认真想一想这一段时间南宫祺请封世子的事情算是闹得满城风雨,现在让她进宫,肯定与这件事情脱不了干系。心中对南宫祺的怨恨更加深了。

    “好,我知道了。去那边通知一声,把南宫安带过来。”

    起身让黎清给自己换身衣服。黎清在换衣服的时候,担忧的道:“小姐,皇后娘娘现在教您过去肯定没安好心,要不要多带些人进宫,以防万一。”

    沈慕烟想了想,不知道这次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多带些人总会有帮助的,便道:“好,带上知画,再带上两名会武功的侍女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