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二百五十八章 插肩而过

时间:2017-12-13作者:一览众山小

    ,

    “不过,王妃刚才已经离开了将军府,在半路往明世子府上去了。”

    南宫祺危险的眯眯眼睛,拳头紧握。

    声音低沉的说道:“去了明郁府上?”烈骁微微点头。南宫祺猛地站起来,一掌拍在桌子上。“她还真是好样的,知道我们受伤却先赶往别人那里。”

    桌子在南宫祺的一掌之下,慢慢呈现出一道道裂痕,在南宫祺的话落的瞬间,桌子也跟着“呼啦”一声散架,桌子上的药瓶,茶杯也跟着掉在地上,碎成渣渣。茶水,药粉洒落一地。

    烈骁暗暗打了自己一下,心道:“让你多嘴,事情也不用真的都全部报上去啊。”

    忙劝道:“不过王妃很快就出来了,应该很快就到王府了。王爷您的伤还没上完药呢,我再帮您上些药吧。”

    南宫祺一袖子拂开烈骁的手,“不必了。”

    脸色阴沉的坐了会儿,站起身抬起脚向姚漾的院子走去,烈骁赶紧跟上。南宫祺走到姚漾的院子,看到姚漾正在陪着南宫安玩着积木,姚漾说了什么,南宫安正在咯咯的笑着。

    姚漾看道走进来的南宫祺,高兴地站起来,向南宫祺走去。在走进看到南宫祺脸上的伤,吃惊的惊叫一声,眼泪汪汪的看着南宫祺。

    “王爷,您的脸上是怎么回事,是谁打的。”扯着南宫祺的袖子道:“王爷伤药了吗?我帮您上些药吧。”南宫祺上这边来是想感受下被关心的感觉,但是当姚漾的手扯上自己袖子的时候。南宫祺感到非常的不舒服,他想着沈慕烟如果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会是什么样子?会不会也像姚漾一眼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己。

    姚漾看着南宫祺,不停地闻着南宫祺问题。南宫祺忽然感到很烦躁,这不是他想要的感觉。

    南宫祺皱皱眉,想要转身离开,但是听到南宫安声音软糯糯,轻轻的问:“父王,您的脸上怎么弄得,痛不痛。”南宫祺顿住了想要转身的离开的脚步。蹲在南宫安面前,“父王不小心摔得,已经不痛了。”

    南宫安凑进南宫祺脸边,轻轻朝南宫祺脸上吹了一口气,歪着头道:“这样就不痛了,上次我摔倒了,母亲就是帮我一吹就不疼了。”抬眼看着南宫祺“父王,您还痛不?”

    南宫祺看着南宫安乖巧懂事的样子,微微勾起嘴角道:“不疼了,父王不疼了。”南宫安笑起来,“那安儿再给您吹吹,您就不痛了。”

    说着又凑近南宫祺的脸朝他的伤口吹了吹,而后咯咯的笑起来。南宫祺在与南宫安的玩闹下平静下来。南宫祺微微笑着,与南宫安玩闹了起来。

    姚漾站在旁边看着他俩说话的样子,脸上笑满面,心里更是得意起来,心里想着:只要有安儿在,就不用花心思就可以留住王爷,然后自己再稍加挑唆,呵呵,不久之后,相信一定能回到沈慕烟没有嫁进来时,自己被众星捧月的样子。姚漾心中乐开了花。

    南宫祺陪着南宫安玩了一会儿,便起身离开,姚漾再三挽留南宫祺都没有停下脚步。

    在南宫祺刚刚离开正歆堂时,沈慕烟回到王府。

    回到清澜苑中,让黎清拿出那名女子与婆子的供词,又从自己的梳妆匣中拿出一瓶伤药,打开盖子,立刻散发出一种清凉的气味,让人一闻就知道是好药。

    黎清拿着供词走进门道:“小姐你拿这瓶药做什么,这瓶药这么难得,平常您都舍不得用呢。您要送给明公子吗?”

    沈慕烟把药装到袖子中,有拿过供词看了眼,也放进袖子中。走出房门,黎清忽然明白过来,赶紧跟上,她的内心是希望他们能够和好的。

    沈慕烟在车上想过沈将军说的话,想着自己确实应该与南宫祺好好谈谈,至少要让他知道那件事情并不是自己所为。之后不管结果如何自己也算是尽力过了,变不会后悔了。这好也去看看他的伤,看着明郁的一脸伤,不知道南宫祺的伤怎么样子了。

    沈慕烟走到正歆堂门前,前面站着的侍卫朝沈慕烟拜道:“参见王妃娘娘。”沈慕烟点点头,问道:“王爷可在里面?”

    侍卫道:“回王妃娘娘,王爷不在里面。”沈慕烟疑惑道:“那王爷在哪,王爷不是受伤了吗?”

    “回王妃的话,王爷在半小时前去小公子那边去了。”沈慕烟听到侍卫的话,心顿时沉了下去,手握紧药瓶,过了一会儿对侍卫道:“一会儿王爷回来了,你去告诉我一声,不管王爷什么时候回来都去禀告我一声。”

    侍卫应声是。沈慕烟心情复杂的转身离去。心中期盼着南宫祺能早些回来,不要让自己的猜测成真。

    沈慕烟转过第一个墙角,一名侍卫飞快的跑到刚才哪位侍卫面前,深深的喘着气道:“李广,你李婶来了,还哭的特别惨,好像是你家出什么事情了,你开去看看去。”李广慌张的道:“出了什么事情?你帮我看着一会儿,我看看一会儿就回来。”说完就跑开。

    南宫祺低着头走过来,沉思这什么。在进入正歆堂的时候抬起头向沈慕烟院子方向看去,看到一闪而过的衣角。南宫祺又仔细的看过去,只看到微动的树叶,一点儿人影也没有看到。南宫祺自嘲的笑笑,走进正歆堂。

    沈慕烟坐在梨花圈椅上,拿出伤药看着。静静的等着那名侍卫来通报,结果太阳从高高挂起到慢慢落下都没有见到那名侍卫前来,沈慕烟的心也是一点点沉下去。沈慕烟闭了闭眼睛,深吸一口气换进黎清。

    黎清皱着眉担忧的看着沈慕烟,从中午等到现在太阳下落,都没见到有人来报,看来宁王爷在姚漾那里呆了一下午,这一下午沈慕烟的心不知道会难过成什么样子,本来是要去和好的,现在只怕更加严重了吧。

    沈慕烟把伤药拿给黎清道:“把这瓶药送给明郁去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