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二百五十章 心中郁结

时间:2017-12-13作者:一览众山小

    沈慕烟一口口吃着糕点,每样都吃了一个,还在往嘴里填。黎清看着神情已经飞远的沈慕烟,阻止了她继续吃下去的动作。把盘子端远后道:“小姐,不能再吃了,再吃肚子该涨了,您要还想吃,明天我在做给您吃。”

    收回飞远的思绪点点头,“也罢,懂节制,得长久,正好我也吃饱了。”黎清端来漱口水,收拾好后,放下床帘,“小姐,我今天会守在外面,有事情可以叫我。”

    沈慕烟纤细的手拉开帘子,伸出头道:“不用守夜的,你回去睡吧。你知道我不需要的,回去吧。”黎清看着沈慕烟坚定的神色,无奈的点点头,放好床帘转身退出房门。

    沈慕烟躺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这个封闭的空间,其实她没有一点儿睡意,她不想再让黎清时不时的担忧的看着自己。所以只能装作想要休息了。

    房间之中静悄悄的,只有门外传来的呼呼的风声。沈慕烟翻个身子,朝着向外的一面,静静的看着。好像看到南宫祺一手撑着头,一手拿书,像是无数个夜晚一样,微笑的看着自己。沈慕烟忍不住的伸手想要摸一摸,结果在即将触及到他的脸时,那张微笑的脸,变成愤怒的看着自己的脸。

    沈慕烟生气的打过去,触及到的是冰凉的空气。沈慕烟瞪大眼睛,看着四周哪有南宫祺的影子。沈慕烟烦躁的抓了一把头发,不明白明明自己并不是那么喜欢南宫祺,为什么还会看到他?

    沈慕烟闭上眼睛想着这样应该就不会看到他了,沈慕烟闭上已经脑海里出现的还是南宫祺的微笑,他腻宠的笑,他无奈的笑,还有他愤怒的样子,他冰冷的眼神。一幕幕清楚的浮现在沈慕烟脑海中。沈慕烟气愤的拿被子盖在头上。左右摇头想要把他摇出脑海。

    可是越不想想,在脑子里越清楚。沈慕烟猛地坐起身,呆呆的看向前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想起这个可恨的男人。

    沈慕烟撸起袖子,一口咬在自己的胳膊上,强迫自己不要在想他。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伤口上,疼痛使沈慕烟忘记了那张脸,沈慕烟很快也品尝出了铁锈的味道,吸允着自己的血。心中的委屈,难过一下子爆发出来。泪水一滴滴滚落出来,不一会儿浅色的被子,晕出一大片神色的痕迹。

    沈慕烟松开嘴,感觉到自己脑海中已经没有了南宫祺的痕迹,勾勾带血的嘴角,侧身躺下。

    她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一会儿伸手抱起旁边的枕头,用脸蹭了蹭,说了句什么,又沉沉睡去。

    沈慕烟骑着马,看到前面南宫祺含笑着看着自己,她加快速度赶过去,脸上溢满笑容,把车赶到南宫祺面前,笑着下马,刚想开口。发现南宫祺并没有看向自己,沈慕烟转头看向自己身后。姚漾领着南宫安笑着走过来,南宫祺向前一步,抱住南宫安,南宫安扬起开心的笑容,清脆的笑声一下一下敲打在沈慕烟心上。南宫祺又倾身在姚漾脸上亲了下。

    他们好像完全买看到自己,南宫祺抱着南宫安,牵着姚漾从沈慕烟身体中穿过。沈慕烟愣愣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自己的双手。沈慕烟跟着他们走到片荒凉的地方,他们停在一个小小的坟墓前。

    南宫祺看着坟墓道:“谢谢你对我的帮助,让我得偿所愿,现在你已经没有用处了,所以你好好沉睡吧。你的父母我已经令人找到葬在你的旁边,从此以后你我在无关系!”

    沈慕烟疑惑的上前两步,看墓碑上到底是谁,发现上面写着“沈慕烟之墓”旁边还有两堆没有墓碑的坟墓。沈慕烟害怕的后退两步。自己明明是重生了,怎么可能是死了呢,难道是自己在做梦吗,自己根本就没有重生?沈慕烟想要拉住南宫祺她们问个清楚,但是怎么都抓不住他们。

    远处走来一位穿着白衣服一位穿着黑衣服的人,慢慢向沈慕烟飘来,压着她道:“你已经在人间逗留太久了,事情结局你已经看到,现在跟我们回去吧,重新投胎,下辈子擦亮眼睛。”沈慕烟使劲挣扎,可是就是挣扎不开,想要开口可是发现自己根本就说不了话,身体被紧紧压制着。他们带自己来到一处悬崖边上,把自己一推,沈慕烟“啊!”的叫起来。自己还有没报仇怎么能死呢。

    沈慕烟猛地坐起来,看着自己的手,摸着自己的伤身体,感受到自己身体的温度,轻轻呼出一口气。

    黎清听到房间的叫声,赶紧推门走进来,掀开床帘,看着一脸汗珠的沈慕烟,一边拿帕子给她擦汗一边紧张的问道:“小姐,你怎么了?”

    沈慕烟感受着黎清的触碰,悬着的心终于放下,自己是真的重生了,自己还有机会报仇。沈慕烟深深的吐口气道:“没事,只是做了个噩梦。”

    黎清给沈慕烟擦完脸,又从温着的炉子上,倒了一杯水递道沈慕烟手中。黎清轻声安慰着沈慕烟,她道:“梦都是假的,小姐不要害怕。”沈慕烟听着黎清絮絮叨叨的话,淡淡微笑着,黎清的存在让她真是的感受到自己真的存在与这个世界上。慢慢沈慕烟现在的心情渐渐平复了,只是心中还是有些介意南宫祺与姚漾之间的事情。

    沈慕烟觉得自己现在没有睡意了,便于黎清拉坐在床上,一起聊聊天。沈慕烟端着杯子问道:“黎清,你到现在跟了我有好久了吧。”黎清也回忆的道:“是啊,好久了,只从我在五岁时被您带回家便跟着您,现在已经有十二年了。”沈慕烟喃喃道:“真的好久了。时间过得好很快啊,我们都已经这么大了。黎清,你想着什么时候嫁人呢?”

    黎清羞红了脸,但还是认真地道:“我说过,什么时候小姐你完成了自己的心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