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二百四十七章 上奏册封

时间:2017-12-13作者:一览众山小

    沈慕烟靠在凌阳的肩上,凌阳轻抚沈慕烟的背,无声的安慰。沈慕烟眼泪一滴滴顺着脸颊留下,渗入凌阳的衣服,灼伤了凌阳的心。凌阳温柔的开口到:“如果你想,我可以带你离开。”

    沈慕烟微微摇摇头,睁开不断流出眼泪的眼睛,看到现在院中,脸色阴沉的南宫祺。

    沈慕烟愣了下,把想要推开凌阳的手,慢慢环住凌阳的腰,更加紧密的贴在凌阳的身上。凌阳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不过又慢慢放松下来。

    南宫祺看着紧抱的两个人,拳头紧握,青筋暴起,骨节发白。眼神如刀子般看着他们,眼神冰凉。凌阳感到身后危险的气息,想要转过身子,沈慕烟抱紧他的身子,让他无法回头。等到那冰冷的眼神不存在了,沈慕烟慢慢松开紧抱着凌阳的胳膊,有些虚脱的站着。脸上挂着即得意又哀伤的神色。

    沈慕烟心想:他让自己承受这么多痛苦,也让他感受下自己的感受,但他们之间的情况恐怕更加糟糕,无法愈合了吧。

    凌阳转过身看着无人的门口,他知道刚刚南宫祺来过,现在看来情况又严重了。凌阳皱皱眉。沈慕烟轻生充满歉意道:“凌阳,对不起,我今天利用了你。”凌阳喉咙咕噜了下,没有说什么。看着黎清快步走开,道“‘你去吧,不要想太多了,事情总会解决。”

    转身离去,在沈慕烟看不到的角度,拳头紧握,神色痛苦。他没有说出的话是:他很愿意被误会,他很想能够好好疼爱她。但是凌阳知道如果自己说了,恐怕他们连师兄妹的关系都会没有了。他不敢说出,不敢奢望。

    沈慕烟不是无感觉之人,相反她还是敏感之人,她感受到了凌阳对待自己的态度与之前不太一样了,她也是经历过两世困苦爱情的人。但是不能挑明,自己可以与他做亲人,朋友,师兄妹等各种身份,但唯独不能给他爱情,她知道自己很自私,也讨厌这样的自己,但是只有这样才是最好的,以后等他见了更好的女子,可能就好了吧。

    沈慕烟脱掉衣服,进入撒满花瓣的浴桶之中。温暖的水使沈慕烟舒服的呼出一口气,感到身上的疲惫感瞬间减轻很多。深吸一口气,身子下滑,整个人沉入水中。

    ……

    南宫祺从沈慕烟的院子里愤怒的走出去,脑中满是沈慕烟与凌阳拥抱的场景。本来南宫祺不愿来,但是在房中呆不下去,公文也没有心情处理,脑海里满是沈慕烟的样子,所以脚步不自觉的走向沈慕烟的院子。心里也期盼着能与她好好说说话,只要她能认个错,自己肯定会原谅她,虽然她害了安儿,但是他还是希望他们能好好的在一起,他也不是真的想要封安儿为世子,只是当时太过气愤。他还想以后能与沈慕烟生个可爱的孩子,封为世子。

    心怀期盼的赶往沈慕烟的院子,结果看到沈慕烟靠在凌阳肩上哭涕,还伸手抱住他,看着她俩亲密的样子,南宫祺心里非常生气,强迫自己忍住了想要上去的冲动,转身离开。

    南宫祺心想: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凌阳对沈慕烟有感情,但是当时沈慕烟嫁给了自己,而且他有自信可以让沈慕烟爱上自己,沈慕烟也是对他没有感情。

    可是现在在害了安儿,伤害了自己的心后,又转眼投入的另外男人的怀中,她的心真是冰冷无情,原来对自己的真的不知道是真心还是伪装。

    看到这样的一幕更是刺激了南宫祺,他大步向前走去,心中怒火难平,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烈骁跟在后面,不知道南宫祺在院子中看到了什么。他跟在南宫祺的身后,南宫祺刚刚走进去就停在那里,自己跟在后面也只能停住,站在墙角,并没有进入院中,什么也没看到。只是感到南宫祺浑身的气息越来越凌冷,他跟在两步远的地方都能感受到他的愤怒。然后愤怒的转身离去。

    南宫祺走进书房,拿起毛笔,在一道奏折上开始刷刷的写起来。一口气写完,中间没有停顿。烈骁偷偷看了一眼折子的内容,发现是要请立南宫安为世子的折子。烈骁暗暗吸了一口气,这道折子如果递上去,皇上准许了,那么王爷与王妃是真的不会有结果了。

    南宫祺放下毛笔,把折子交给烈骁。声音黯哑的说道:“把这道折子递上去。”

    烈骁犹豫的看着南宫祺,想要南宫祺收回成命,但是看着南宫祺坚定的表情,烈骁只能转身,把这道折子呈递上去。烈骁在心里默默祈祷,希望皇上能把这道折子驳回。

    南宫祺看着烈骁走出的身影,心中有一瞬间的后悔,但是想到感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南宫祺便压下了心中的感受。

    他双手撑着额头,眼睛紧闭,颓然的坐在书桌前。午后的暖洋洋的阳光透过窗子,打在南宫祺弓起的身上,一动不动,像是在沉睡,像是一个沉思的雕塑。南宫祺忽的一口气吐出,抬起苍白的脸,睁开布满血丝的眼睛。站起摇摇晃晃的身子,朝里面的小榻走起。

    “哗啦”一阵水声,沈慕烟从水中钻出,头发湿透的贴在脸上,水珠流下,白嫩的脸上挂满晶莹的水珠。沈慕烟大口的喘着气。在水中憋气可以让脑子变得空白,沈慕烟每当压力大的时候都会沉入水底,放空思想。出来后就又可以头脑清醒的思考事情。

    感到水有些凉了,跨出浴桶,扯过边上的衣服,擦干身体。外面的黎清听到里面的动静,走进来给沈慕烟擦着头发。等头发半干后,沈慕烟走出房门,阳光刺痛了她的双眼,沈慕烟抬起手,挡住眼睛,透过指缝看着外面的太阳。

    太阳虽然明亮,但已经有了下沉之势。远处有一片片乌云,感觉一直在向这边移动,似乎想要盖住太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