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二百四十六章 痛苦

时间:2017-12-13作者:一览众山小

    沈慕烟抱着被子呜呜的哭起来,完全放开自己,把这一段时间的委屈与压抑都统统释放出来。

    黎清想要进门,凌阳突然出现,拉住想要进门的黎清道:“不要进去,让慕烟好好发泄下就好了,让她自己好好待会。”黎清皱着眉看着凌阳道:“让小姐自己呆着可以吗?刚刚小姐真的好吓人,我担心。”

    凌阳道:“让慕烟自己待会吧,她那么坚强的人,在有人的时候就不会好好释放自己,让她自己苦会吧。”

    黎清担忧的看着房门,收回要推开房门的手,皱着眉点点头。

    南宫祺愣愣地看着沈慕烟离开的身影,知道自己刚才的话肯定伤害到了她。看着缩在一旁的姚漾,南宫祺走过去道:“你放心,我不会让王妃赶走你们的。”

    姚漾抬起布满泪痕的脸,小心翼翼的道:“王爷我们没事的,我知道是我与安儿的存在才使您与王妃发生矛盾。您让我们搬出去吧,这样您才会与王妃好好的,也不要立安儿为世子了。”

    南宫祺本来有些怀疑的心,在姚漾的话中也消失了,他不知道在他来之前他们说了什么,但是看着姚漾的样子应该是沈慕烟在威胁他们,让他们离开吧。南宫祺想着。

    南宫祺想着如果沈慕烟能体谅些自己,他们之间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南宫祺暗暗叹口气道:“放心,我不会让你与安儿离开的,你们好好呆在王府,以后没人会干你们离开了。至于立安儿为世子的事情,让我再想想,这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姚漾有些失落,不过她很快掩饰住自己的情绪道:“嗯嗯,王爷好好想想吧。谢谢王爷的收留。”有小心翼翼的道:“对了,王爷可是要看看安儿?今天他的情况已经好了许多了,刚才还吵着要见您呢。”说着捂嘴偷偷笑笑。

    南宫祺想着南宫安可怜兮兮的小脸,扬起一个微笑道:“好,我正想去看看安儿呢。去见见。”

    姚漾脆生生的答了声,笑着说:“如果安儿知道您去看他,他肯定特别开心的。”

    南宫祺与姚漾走进南宫安的房间,看见他正坐在床上摆弄着玩具,听到脚步声转过头来,看到南宫祺,南宫安眼睛一亮,跳下床鞋子也没穿的朝南宫祺跑过去,南宫祺快走两步,接住跑来的南宫安,抱在怀里。

    “安儿,以后不可以这样,你还生着病,这样你又要吃药了。”南宫祺板着脸道。南宫安吐吐舌头道:“父王,安儿的肚子已经不疼了,是不是就不用吃药了,药好苦啊,安儿不喜欢吃。”还周周自己的小鼻子,显示出自己的嫌弃。

    南宫祺摸着南宫安瘦下去的小脸,心里更加怨恨沈慕烟了,再加上今天的事情南宫祺心中已经认定这次的下药,一定是她做的。之前的迟疑在今天已经变成了确定了。

    姚漾走到南宫祺身边,接过南宫安,温柔的道:“安儿乖,在吃几幅药就再也不用吃了,安儿是男子汉对不对。”

    安儿想了想,对南宫祺道:“那父皇能不能让安儿吃完药再吃些沈母亲给的果子啊,果子很甜这样安儿就不怕吃药了。现在母亲都不让安儿吃了。”

    姚漾瞅着南宫祺道:“王爷,我是那一次之后就不敢再让安儿吃了,我担心……”

    姚漾没说完的话南宫祺听明白了,在他们的话中,越来越聚集了对沈慕烟的不满。南宫祺摸摸南宫安的头顶道:“好,父王答应你,父王会给你买来甜甜的果子,但是安儿要好好吃药知道吗?”

    南宫安眼睛闪亮亮的看着南宫祺,开心的点点头。南宫祺看着南宫安开心的样子笑了笑。

    又在南宫安那呆了会,吩咐烈骁道:“你亲自买些果脯来,多挑几种,多买些,对了不要假他人之手。”烈骁道声是,转身离去。

    再无事可做之时,之前故意遗忘的的事情便浮现出来,想着沈慕烟决绝的话语,与落寞的背影,心中就疼,他不知道他们之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如果她有姚漾的一半体谅自己,他们之间应该就不会变成这样了吧。南宫祺想着。

    揉揉又开始一抽一抽疼的额头,皱着眉走进书房。无意识的走道桌前,拿起毛笔,刷刷的写起来,等回过神来发现上面写得全都是“沈慕烟”南宫祺抓起来使劲紧握丢弃在地上。

    丢掉手中的毛笔,皱着眉坐到桌前。思绪很乱,一会儿想着沈慕烟的好,一会儿想着她的狠毒。南宫祺捶捶头,烦躁的走出书房,走了两步,又转身回去。外面的守卫相互看了看,装作没看见。

    在南宫祺烦躁的时候,沈慕烟经过一场发泄后,慢慢稳定下来。既然知道南宫祺不可靠,那以后就不会再依靠他,之前没有他时自己可以,现在也是可以的。他对自己如此绝情,那么以后也不会再对他有什么期盼。他们现在只是安居在一个家中的两个人,彼此之间不再有关系。

    沈慕烟表情冷漠的走出房门,对立在一旁脸色担忧的黎清道:“我要好好洗个澡。”黎清愣了下,去准备了。

    又对凌阳扯出个苦涩的笑容道:“让你看笑话了吧,我真是傻啊。”沈慕烟张开双手,道“不过现在我已经想通了。师兄不用担心了。”

    凌阳担忧的道:“不想笑就不必笑,相信这一关过去,你又可以变成之前那个豪爽、大方、自信的沈慕烟。”沈慕烟点点头,但那时她自己清楚她是回不去了。一个心受伤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快愈合,她只是故作坚强罢了。

    凌阳搂过沈慕烟,在她耳边轻声道:“一切都有我,我永远不会离开你。”听到凌阳的话,沈慕烟心中非常感动,眼中溢起泪水。凌阳是沈慕烟少有的可以放松警戒的人,趴在凌阳肩膀上,沈慕烟又渐渐流出泪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