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二百四十四章 化险为夷

时间:2017-12-13作者:一览众山小

    语气嘲讽道:“太子这是病情好了?还挺快的。本王原以为太子还要再病几日呢。”太子气的不行,上次因为他向皇上揭发才让皇上非常生气,骂了自己一顿,还把自己好不容易收集的钱财拿出去大半。但是他不敢再随便挑衅了,因为不知道南宫祺还有自己的什么把柄。

    不过现在看来沈慕烟成功与南宫祺决裂,这样南宫祺就会少一个帮手,想想也是挺开心的。太子意味深长的对南宫祺笑笑站了回去。

    端王一直看着太子与南宫祺,没有进行插话。南宫祺余光瞥见端王闲定的神情,心想:这次端王受过教训后,似乎收了之前的自大妄为,比之前难对付了。看来也是让他长教训了,不过这似乎不算是好事。

    不过南宫祺与太子的动作并没有落入太多人眼中,只有几位知青人眼中,毕竟不是任何人都能有能力在宁王府安插人手,任何人都有能力监视宁王爷。

    ……

    在朝堂之上,提出一个建议,朝堂上各位大臣相互发表自己的看法与建议。太子与端王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与建议。

    皇上眼睛转了一圈,看着沉默的南宫祺开口道:“南宫祺你可是有什么想法?”

    南宫祺拱手道:“回父皇,儿臣认为官员的调遣应以能者居之,并且要保正能够真正为百姓着想。毕竟这次江南之灾,需要花很大的功夫才能慢慢恢复,要有能力有才干之人才能胜任,并且要对江南有一定了解,才会有正确的政策,才能更快解决江南的困苦。”

    皇上身子微微前倾,眼睛微微眯起。皇上这个动作既像对南宫祺话的赞同,又像对他的施压,如果他接下来的话不让他满意的话,好像就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所有人都屏息等着南宫祺接下来的话。

    南宫祺好像并没有发现这样的气氛一样,接着用刚才的语调道:“所以儿臣举荐……王侍郎。”

    大家注意着皇上的表情,只见皇上身子后仰,舒适的侧身在龙椅之上,面带淡淡的微笑。所以人都知道南宫祺这一关算是过去了。又得人暗暗松了一口气,其中包括沈将军与明郁等人,而有的人则暗暗生气,当然是太子与端王一伙的人了。

    皇上看着底下面色各异的人,哈哈笑了声道:“果然还是皇儿知我的心啊。传朕令,现命王侍郎为江南巡抚,三日后出发。”

    被提名的王侍郎上前一步跪地道:“臣王起凡领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想了想这才明白,这位王侍郎是皇上的人,不属于任何一边,但是江南之灾时,他也随着去赈灾,但是回来后并没有获得什么奖赏,所以很多人都把他遗忘了。

    这次宁王爷推举他上位,一是,顺了皇上的想法,让皇上在江南安插了自己的人。二是,让皇上知道他是没有争夺之心,这比争夺更加厉害。众人心里暗暗道:这次宁王爷这是走了一步好棋啊,这次接机提拔了王侍郎,不现在应该是王巡抚,让他记住宁王爷的提拔,以后也是一大助力。

    这位王巡抚一下子提了两级,从三品小官,变成了一品大员,真是变换莫彻啊!众位官员心里暗暗的想着。

    皇上不管别人怎么想的,只知道自己的事情解决了。便开始关心道:“宁王爷,朕听你的声音有些沙哑,脸色也有些不好,可是生病了?”

    南宫祺清了清自己的声音,道:“谢父皇的关心,儿臣自己昨晚多喝了几杯酒,睡得有些晚,并无碍。”

    皇上点点头道:“恩,以后注意下自己的身体。”又对御前总管道:“下了朝,去朕的库房那些血燕与百年人参给宁王爷送去,让宁王爷好好补补身子。”

    御前总管道:“是,老奴记下了。”南宫祺也再次上前谢恩道:“儿臣谢父皇的赏赐,儿臣也祝父皇身体康健,万寿无疆。”

    太子与端王还有众位大臣听着皇上与宁王爷上演着父慈子孝,太子与端王牙酸的听着,面上依旧笑吟吟的,心里不知道要恨成什么样了。

    皇上与南宫祺说完话便宣布下朝。走出大殿,众人又是对王巡抚的一番恭祝,王巡抚客气的应承两句,转头发现已经没有了南宫祺的身影。心里不禁又高看了南宫祺几分。

    明郁跟着南宫祺离开,对南宫祺道:“昨晚怎么回事,怎么还打起来了,今天一早就听说了,你们就不会好好谈谈吗?我是决定对不会相信慕烟是那样的人,我相信你也不是是非不分的人。”

    南宫祺答非所问的道:“这么多人都知道了,看来我回去一定要好好整整我的王府了,也不知道有多少别人的人了。”

    明郁看着南宫祺答非所问的样子,生气的丢下一句“希望你能好好处理。”便转身离去。

    南宫祺难受的撑着额头,转身上马车,朝宁王府驶去。南宫祺想着明郁的话,自嘲的笑笑。“自己对于这件事好像并不知道怎么处理。”

    今天醒来那些派出去调查消息的人也来汇报了。只有两个丫鬟与姚漾主仆俩,还有就是沈慕烟主仆俩接近过那盘果脯。那两个丫鬟是自己派去照顾安儿的,那么只剩下姚漾主仆与沈慕烟主仆,姚漾是安儿的母亲也是可以排除的,那么只有沈慕烟主仆了。那盘果脯也是突然让人送进去的,她已经有几天没让送了,可是在安儿生病那天突然让送些果脯,说是自己想吃了。各处都透着怀疑。

    只是那生杏仁的来历还未调查清楚,所以还不能做最后的断定。不过就现在就证据来看还是沈慕烟主仆的嫌疑最大。南宫祺每每想到都感到很是头痛。他实在不知该如何处理。

    南宫祺拧着眉,整天的劳累加上醉酒与几乎没有的休息,还有一上午的神经紧绷,他感到自己浑身各处透露着抗议的气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