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二百三十四章 讲故事

时间:2017-12-13作者:一览众山小

    姚漾接过阿紫端来的衣服道:“王爷,这是我没事的时候做的,也不知道尺寸合不合你的身。”南宫祺不想要换上这件衣服,他怕沈慕烟吃醋不再理会自己。

    但是姚漾又接着道:“安儿,还在等着您呢,去取衣服回来再换上安儿又要哭闹了。”

    南宫祺想了想,没有办法,只能接过衣服。召来烈骁道:“你去告诉王妃,我一会儿就回去。”然后换上衣服。

    姚漾看着关闭的门,笑了笑,与身后的阿紫交换一个眼神。转身朝南宫安的房间走去。姚漾轻声哄着南宫安,笑容满面的说着话。亲亲南宫安的额头道:“安儿,真是母亲的好孩子。”

    南宫安扬着笑脸道:“母亲不要担心安儿,安儿会快快好起来的。”姚漾笑笑,摸摸南宫安的脑袋,没有说话。

    南宫安朝门口看去,看到南宫祺走进来,开心的大声道:“父王,父王。”

    南宫祺也回一个笑脸,走过去道:“安儿,怎么醒了,可是打扰到你睡觉了?还想睡觉吗?”

    南宫安摇摇头道:“安儿也不知道,就是自己醒来了。安儿现在不想睡觉,想要让父王给安儿讲个故事。安儿想听父王讲故事。”

    南宫祺摸摸鼻子尴尬道:“安儿,父王不会讲故事,要不父王陪你说会话吧。”

    姚漾也道:“安儿乖,父皇不会讲故事,母亲给你讲好不好?”

    南宫安有些不愿到:“可是母亲说的,父王什么都会是无所不能的,怎么不会讲故事呢?”姚漾脸红红的看着南宫祺。

    南宫祺叹口气,“你们都下去吧。”姚漾以为南宫祺没有说自己依然做着没有动,心里还很开心,南宫祺对着姚漾道:“你也出去吧,我与南宫安单独说会儿话。”

    姚漾失落的应了一声,慢慢走了出去,关上门,从即将关闭的门缝里看到南宫祺与南宫安亲亲热热的抱在一起,南宫祺脸上是温和的笑容。

    南宫祺有些晦涩的轻声给南宫安讲着故事:从前,有位将军特别厉害,他每次打仗站到军队前,都能把对方的军队吓得不敢往前,而且他的脸上总是带着一个可怕的面具,没人敢靠近他,他没有朋友跟孤独,很伤心。有一天,他骑着宝马走在路上,忽然遇到一只小兔子,小兔子并不害怕他……

    姚漾脸上露出笑容,想着终有一天,南宫祺也会这样抱着自己说话。看着南宫祺对南宫安还是这么在乎,姚漾脸中扬起笑容。自己手中捏着一把如此好的武器,只要南宫祺还把南宫安当成自己的孩子,还怕南宫祺不慢慢靠近自己吗?

    姚漾笑容满面的回道屋中,阿紫奉上茶点道:“夫人这一次很顺利,以后再慢慢在王爷眼前增加好感,还有小公子做帮手,还担心王爷不回到您身边吗?”姚漾脸上的笑容更加深了,好像看到自己成功以后,幸福的日子。

    姚漾仰在踏上想着以后幸福的生活,阿紫在一边给她捏腿,一边说:“以后要叫您王妃了。”姚漾笑着道:“净会取笑我。”

    南宫祺讲着故事,原本南宫安还兴匆匆的看着南宫祺,时不时问些问题。但到底是小孩子,精力很快耗尽,靠在南宫祺身上不停地点头。

    南宫祺放轻声音,慢慢把他放到床上,盖上被子,确定南宫安睡熟后,慢慢离开房屋,揉揉酸痛的脖子,吩咐人照顾好小少爷。抬步往沈慕烟院中走去。

    沈慕烟侧躺在窗前小榻上,看到一双黑色黄金绣的靴子,与深色衣摆,便知道是南宫祺回来了。这一去可真是好久啊,沈慕烟有些不高兴,只当没看见。

    南宫祺看着沈慕烟的样子,知道她有些不高兴了,坐过去伸手想要搂着沈慕烟。沈慕烟连忙起身,推开南宫祺道:“你要干什么,离我远些。”

    南宫祺讨好道:“我就想要抱抱你吗?”

    沈慕烟这才注意到南宫祺身上的衣服换了,而且她也没有见过。南宫祺看着沈慕烟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一拍额头道:“我给忘了。”忙道:“你别生气,听我说。一碗粥不下心洒在了身上,本来想回来换呢,但是安儿缠着不让走没有办法才在那边换了件衣服,这不哄谁安儿我连衣服没换就赶过来了。你要是不喜欢,我立刻就让人拿去丢掉。”

    说着,伸手脱掉身上的衣服,扔给烈骁道:“拿出去丢掉。”穿着中衣的来到沈慕烟面前道,“这样可以吗?你看现在的天已经很冷了,找件衣服给我穿呗。”

    沈慕烟感觉没有那件衣服果然顺眼好多,现在的天也确实有些冷了,装作不在乎的道:“那么多衣服顺便拿一件穿不就可以了。”南宫祺看着沈慕烟身上盖着的小毯子,极快的脱掉鞋子,钻进小毯子里,抱住沈慕烟道:“既然你不给我衣服,那我就抱着你取暖吧。”

    伺候的人看着南宫祺的行为,都识相的退出去。带上门。

    沈慕烟看着南宫祺无赖的行为,挣扎起来,拿脚揣着南宫祺,手也推着他。南宫祺伸开腿夹住沈慕烟的腿,手也紧紧的抱住沈慕烟的胳膊。道“你看小榻这么小,你再推我就下去了。”

    看着还在挣扎的沈慕烟,南宫祺有些无奈道:“慕烟,不要生气了,我们好好的好不好,安儿生病了,格外黏人我也没有办法,那是我的孩子我不能不管他。慕烟理解我一下好不好。嗯?”

    沈慕烟也挣扎累了,叹了口气。由着南宫祺抱着道:“我没有生你的气,但是我心里也不舒服,但是每次她都借着安儿唤你过去,只留下我看着你跟她走远的背影,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吗?我知道安儿是你的孩子,你对他有责任,我也不能阻止你去见他,但是我还是伤心。”

    南宫祺松了松抱着沈慕烟的手,过了很久很久,依然没有放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