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二百二十章 又出幺蛾子

时间:2017-12-13作者:一览众山小

    黎清最是知道沈慕烟的坏心的,现在看着沈慕烟做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也不拆穿,笑呵呵的看着。

    黎清挑挑眉道:“是呢,不过这样了应该没法进宫觐见皇后娘娘了吧?”

    “是啊,进不了宫了,皇后让岳夫人进宫估计不知道又商议出什么事情呢,皇后岂会是无事喧个三品小官的夫人进宫。现在她进不了宫了,不知道皇后的如意算盘还要怎么打,估计又会出什么事情了。”

    “小姐还会怕她吗?”

    沈慕烟放下书道:“不是怕,是嫌麻烦,老是不停地在背后算计我,让我很烦。”

    主仆俩正说着话,南宫祺走进房屋。黎清看到南宫祺来了,识相的住了嘴,退了出去。

    南宫祺做到沈慕烟旁边的,牵起她的手道:“今天出去了?这么样的天气出去做什么呢,万一淋在路上生病了怎么办。”

    沈慕烟依靠在南宫祺肩膀上,“无事,天气只是看着阴沉,应该一时间不会下雨的。”刚说完,窗上响起“啪啪啪”的雨声。

    抬眼一看,外面下起了雨。沈慕烟的脸色瞬间不好了。南宫祺却哈哈的笑了起来。沈慕烟有些脸红的背过身子,不在理他。

    南宫祺收住笑容,搬过沈慕烟的身子道:“其实你也没有说错,你说的是你出门的时候,看着一时间不会下雨。是不是?”最后三个字声音婉转,像是哄孩子的语气。

    沈慕烟也是知道顺着台阶下的人忙道:“就是啊,你看这不是刚刚才下雨吗,都过去一上午了。”

    走到窗前关上窗户,“这天气愈发凉了,眼看着冬天也快来了。”

    南宫祺走过去,从背后抱住沈慕烟,下巴蹭蹭她的发顶,痒痒的“是啊,马上快到冬天了,京城的秋天总是这么短,冬天却格外漫长。冷彻身骨。”

    沈慕烟侧头看着南宫祺有些悲伤的神情,往他身上又靠了靠,脸颊靠着他的脖颈,感到暖暖的,又蹭蹭往里加深些。南宫祺的情绪让沈慕烟蹭的都发作不起来了。现在只是感觉很温暖。

    相对无言的抱着,不过之间弥漫着甜蜜温和的气氛,也不尴尬,觉这样抱着也是感到岁月静好,让人忘记外面的纷纷扰扰,静静听着外面啪啪的雨声,是那样美好的感觉。

    黎清带门外纠结了会儿,咬咬牙,敲门道:“王爷,王妃,可要用膳?”、

    沈慕烟收回自己的走神“端上来吧。”说着离开南宫祺的怀抱,向着外室走去。南宫祺感到自己怀抱突然空了,有些不满。

    皇后独自一人孤独的吃着饭菜,虽然旁边有很多服侍的人但陪她吃东西的人却没有。皇后看着这一大桌子的饭菜,微微叹了口气。门外一个婢女,走到嬷嬷耳边过了几句话,李嬷嬷点点头,婢女很快退下。

    李嬷嬷依旧面色不变的伺候皇后用餐。

    在皇后用完餐后,侍女端过漱口水,泡着花瓣的洗手盆。一切弄好之后,皇后淡淡的开口道:“说吧,什么事情?”

    李嬷嬷道:“本来下午召了岳夫人来的,不过刚才有人来禀报,岳夫人上午出去买东西,回来的路上出了事情。现在卧病在床恐怕来不了了。”

    皇后皱了皱眉,李嬷嬷立刻吩咐一个宫女道:“去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儿?”

    宫女飞快的跑出去了。嬷嬷劝导:“娘娘别担心,总归还是有别的办法的,自是晚上两天。不过还是跑不了的。”

    “您先小睡上一觉,我们在想别的办法。”皇后点点头,慢慢躺下闭上眼睛。

    不一会儿,那个出去探消息的宫女,回来轻声朝李嬷嬷禀告道:“岳夫人在回来的路上,车轮突然坏掉,夫人滚了出去,正巧旁边是一群乞丐,对夫人上下齐手,把她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给抢走了。岳夫人也晕倒了。形容很惨,现在外面已经传扬开了。”

    李嬷嬷惊叹道:“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可是知道是何人所为?”宫女道:“说是碰巧,岳夫人赶上了霉运,并没发现人为痕迹。”

    李嬷嬷摆摆手,示意宫女下去吧。自己坐在那看着冒着烟的热水,陷入沉思。

    “嬷嬷,皇后娘娘醒了,教您过去。”

    李嬷嬷整整自己的衣服,快步朝寝室走去,皇后已经快要穿戴好了衣服,李嬷嬷挥挥手让宫女们退下,自己走过去接手没有完成的事情,边给皇后整理衣服,边低声道:“已经问清了情况。原来岳夫人在回来的路上,车轮突然坏掉,夫人滚了出去,正巧旁边是一群乞丐,对夫人上下齐手,把她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给抢走了。听说形容很惨。”

    皇后疑惑道:“可是何人陷害所致?”

    “老奴也问了,说是不是,只是没赶巧,正好撞到乞丐窝里,不过回家的路上怎么会有这么多乞丐呢?老奴瞧着蹊跷,不过没有发现什么认为的痕迹。也不知是何人所为。”

    “是听蹊跷的,不过在后宫这么多年,蹊跷的事还少吗?这个岳夫人也是个蠢笨的。那这条方法算是行不通了,真是浪费了我的一番苦心。”皇后生气所为说道。

    李嬷嬷点头道:“可不是?好好出个门都能碰到这事,怕是以后岳夫人也是要没有了,碰上这样的事情,哪家还会要。碰上好心的也就送往家庙,心狠的估计休妻甚至从此消失都是有可能的。”

    “那嬷嬷可还有什么办法,总不能随便找个人去劝吧,把人叫来目标太大也是不太适合。”

    李嬷嬷摇摇头道:“我的好娘娘这样当然不可以,不过我们可以找个由头让她进宫。”

    皇后疑惑道:“嬷嬷的意思是?”

    “娘娘开个宴会,请几位有孩子的夫人,让她们带上自己的孩子,再提一提知道宁王爷也是有孩子的,要见见孩子与孩子的母亲,想来这个理由是可以的。”

    皇后听了感觉不错,是个好主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