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二百一十九章 被气晕了

时间:2017-12-13作者:一览众山小

    沈慕烟慢慢的喝着茶,没有出声,不过嘴角微微翘起。

    她们在自己眼前恶心了自己好久了,是时候给些教训了,要不以为自己好惹呢。

    沈慕烟刚进了门,黎清就没影了,估计是去办事了吧。她与黎清情同姐妹,她的感受黎清最是能够理解与明白,这次她去也是可以好好的与自己出口恶气。这几天过的舒心,到时把她当成好欺负得了。

    岳夫人挑完头面首饰,心满意足的向门外走去,早就忘了之前的事情,只是想着皇后让自己进宫,可是天大的体面,一定不要丢了人,要好好表现说不定还会让自己老爷的官位升上一升,越想越开心。

    岳夫人坐在车厢里,笑咪咪的想着下午的事情,忽然听到前面闹哄哄的,掀开帘子一看,外面很多乞丐坐在墙角,敲着碗,打着棍,吓得她不行,吩咐车夫道:“赶紧过去。可不能让乞丐们拦下。”

    “怎么这么多乞丐呢,我们来的时候还是好好地。”丫鬟喃喃道。

    岳夫人心里有些担忧,这些年头,乞丐越发大胆了,有时还会打劫马车。不过多是一些商人,做官的还是没有的。不过还是下心些好。

    马车瞬间加速了好些,只是忽然间听到“喀啪”一声,车子向一侧歪去,车夫赶紧拉住马车,但是马儿完全不听,还在飞快的跑着。坏了一边的车厢轰然倒地。岳夫人的头磕到车厢上,磕的她头晕眼花,还没反应过来,车厢与马的链接处忽然断裂,一时一面的东西因为惯性,都滚了出来。

    岳夫人被车厢里的杯子,桌子砸了一身,刚买的首饰,头面也散了一地。浑身酸痛起不来身。倒地哼哼。

    候在旁边的乞丐,看着掉出这么多东西,忽的都跑上去,抢夺那些散落的东西,而那些没有抢到的人,看着倒地的岳夫人头上戴着那么多珠宝,一时眼热。都又跑上去抢她身上的东西。

    乞丐抢东西完全没有点怜香惜玉的心,吃饭都成问题谁还想这么多呢。奔上去逮着东西一通乱抓,岳夫人被他们抓的嗷嗷乱叫。婢女与车夫毕竟一共只有三个人,撵走一个又来一群。

    也有乞丐来他们身上抢东西,后来自顾不暇了,也就没人管她了。

    那些乞丐把头上的东西洗劫一空,头饰好多为了固定戴的挺紧,乞丐直接连着头发也拽了下来。头上头发少了大半,傍边散落着许多头发。耳朵被拽的血肉模糊,身上的衣服也被扒开,全身上下稍微值钱的东西都被洗劫一空。

    岳夫人被抢的疼痛不堪,又气愤的要命,一口气没上来晕死过去。

    最后还有乞丐不甘心,在她身上摸了一遍又一遍,在衙门的人赶来后,这些乞丐才一哄而散。

    丫鬟爬到岳夫人身边,不住的哭。衙门的人看着这样的场面面面相絮。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样的事情。

    领头的人看着这样的情景对身后的人道:“去准备一辆马车来。”

    有多哭着不停地丫头说道:“还不给你们夫人整理好衣服,这样哭有用吗?”

    丫鬟听道那人的话才回过神来,慌忙整理好岳夫人的衣服,不过衣服被扯的成了碎步,完全没什么用处。就哆哆嗦嗦的脱掉自己的外杉盖到岳夫人身上。接着哭。

    衙门的人问事情的经过,丫鬟断断续续的回道:“我们从首饰店出来,经过这里,忽然马车坏掉,我们就滚了出来,然后,然后。”

    抽搭了两声接着道:“然后那些乞丐就扑过来抢东西,刚开始只是抢地上的东西,后来就开始抢夫人头上身上的东西,还有我们身上的东西,我们根本就无力反抗。大人求求您救救我们吧。”

    说完磕了三个头,又开始哭哭啼啼。

    领头的人又吩咐人去找大夫,让他直接带大夫在岳府候着,人马上就回去,又让人去通知岳大人,这毕竟也算是家事,让他回来处理。

    自己去马车那里检查,车轮与车厢接连处有虫蛀的现象,没有认为的痕迹。想着应该是马车太快或是急转向之类的导致木头断裂,这样看来完全是意外事故。

    一会儿,刚才去找马车的人驾着马车回来,两个人把岳夫人架到马车上,运往岳府。

    这一行人离开后,黎清从转弯处踱步过来,看着满地的狼藉,眼中闪过笑意,纵身一跃,几个跳转不见了身影。

    岳夫人到达岳府后,一群丫鬟婆子乱哄哄的赶紧迎了出来。把岳夫人安置在榻上,盖好带大夫过来瞧瞧。

    大夫躬身进来,搭在脉搏上,一会儿道:“这是受到惊吓,再加急火攻心导致的暂时性昏迷,一会儿应该就可以醒过来。在下开上两服药与一些伤药。”一位婆子带大夫下去,但岳大人还未回家,整个家乱哄哄的。

    ……

    黎清赶回宁王府,脚步轻快地来到沈慕烟房中。

    沈慕烟坐在窗前的榻前,看着黎清的样子就知道事情办妥了,也不答话继续看着自己的书。

    黎清笑容满面的来到沈慕烟跟前,迫不及待的开口道:“小姐,小姐事情办妥了,你是不知道岳夫人那个狼狈的样子,真真是爽极了。哈哈。”

    然后又涛涛不绝的说道:“我本来只是用药把车轮与车厢的相接处弄松,让她摔下车,然后让乞丐对她动动手,再讹她些东西,再把风声放出去,让他夫家嫌弃,休出家门或去家庙带着,再也不能出现在我们面前。”

    “结果您猜怎么着。这岳夫人也轮到她倒霉。那个乞丐又带了好些人过去,结果看她摔出来呼啦一下都跑过去抢起来。把岳夫人的头发都拽掉好多,身上的东西也都被摸了出来,衣衫不整,身上被摸了不知道几遍,都被气晕了。”

    沈慕烟看着黎清说的兴奋,也跟着笑笑,“虽然整的有些狠了,不过这也是她倒霉,女子发生这样的事情,肯定要被休弃的,不过谁让她没事与我找事呢,我也没办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