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二百一十五章 出事

时间:2017-12-13作者:一览众山小

    沈慕烟看着南宫祺快步走出的背影有些担忧,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南宫祺竟然这么着急。

    沈慕烟叫来凌阳道:“你去查查发生什么事了?南宫祺这样也是少见的。”

    “是,你也不要担心,我去查一查。”凌阳劝道。沈慕烟点点头。

    南宫祺听着烈骁的禀报:“王爷,我们身边可能藏了不只一个奸细,投靠我们的几位大臣家里出现了一封信,都是王爷与他们的交易,不过就有三四家低位的大臣,不过不知道这是警告还是只有这些,暂时没有查出来是哪路人马所谓,不过属下认为,身边有奸细是跑不了的。”

    南宫祺皱着眉头道:“嗯,看来位置还不低,哼,知道和我们来往的大臣消息,看来我需要好好清一清门户了。”南宫祺的眼睛危险的眯了眯,烈骁看到自己王爷的神色知道有人要倒霉了。

    “烈骁,你找几个可靠地人,给我好好的查一查,我倒要看看是谁,威胁我,我要让他后悔。”

    “是,”烈骁拿个几封信给南宫祺“王爷这是那几位大臣送进来的信,您过目。”南宫祺拿起信件看了看,是一些平常的交易的一些东西,并没什么大事情,只是不知道那人手里还有什么?

    “告诉那些大臣不必担心,只是些平常事情,对他们没有威胁,我会处理好,帮我好好安慰下,说等我忙完这些事我请他们喝酒。”南宫祺吩咐身边另一个侍卫道。侍卫领命而去。

    烈骁道:“王爷我们是大动作的进行呢,还是暗暗的进行呢?”

    南宫祺道:“大动作的进行吧,不怕打草惊蛇,就怕他不出来呢。我猜想能得到这些的人人肯定是队长以上的官衔,找人监视一下,看谁嫌疑最大,找到立刻抓起来。死活不论。”

    “是属下,这就吩咐下去。”烈骁退下后,南宫祺看着桌面,表情阴晴不定。

    那厢,凌阳也回来朝沈慕烟回禀道:“我查到是投靠宁王爷的几位官员收到了恐吓信,属下查明是太子的手笔。”

    沈慕烟转转眼睛,玉指敲敲桌面道:“你去把那份太子贪污的账册送给王爷去,他自然知道要做什么。”凌阳离去后,沈慕烟喃喃道:“给你一分生路,偏偏还要找事,那就不要让你放点血吧,省的在后面不停的有小动作。”

    沈慕烟拿起白玉子棋子放到一点上,嘴角勾着一个温柔的弯度。

    “王爷,王妃让我给你送些东西。”凌阳清润尔雅的声音外门外响起,打破了书房沉静的气氛。“进来吧。”南宫祺道。

    凌阳把账簿放到书桌上,“王妃说您自会明白。”说完转身离去。

    南宫祺拿着账簿随手翻了几页。“真是个厉害的小家伙呢,以后惹了你可是会吃亏的。”又把烈骁叫进来:“你找几个人,也给他们送点礼,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嘛。并在父皇桌上放上一份,收些利息也是可以的。”说着把账簿递给烈骁。烈骁拿着账簿走出去。

    事情也算处理好了,剩下的事只有等着暗卫探查来报了。南宫祺起身赶往清澜苑,把欠的那一盘棋补上。

    南宫祺走到清澜苑看着沈慕烟在烛光下,一手执黑子,一手执白子。执黑子的手与黑子产生强烈的反差,衬得芊芊玉手更是像透明般动人心魄。执白字的手几乎与白玉棋子般通透,圆润可爱,真真让人一不开眼。

    沈慕烟知道南宫祺来了,又等了一会儿见她还是站在门口,没有进来的意思不由侧头看向他,轻皱峨眉道:“怎么来了到不进来了,可是还有什么事情?”

    南宫祺被她的声音打破沉思,抬脚走进。“有你这样好的贤内助我还有什么事情是无法解决的呢?不过是看着美丽的妻子有些挪不动脚罢了。”

    沈慕烟嗲一南宫祺一眼,“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真是怀疑你是处理事务去了,还是喝蜜去了。真应该要你的那些属下看看人前不苟言笑的王爷是个什么养的人呢。”

    坐到对面,无奈的笑了笑,“只有对你才会这样,你可满足?”

    “来,我们把刚才没有下完的棋来下完。”

    说着便开始下棋,沈慕烟上次便输了,这次想要尽自己的努力看看能到什么水平。

    沈慕烟下了自己的棋子,抬头看南宫祺下棋的样子,正襟危坐,随手一放,便有一种指点江山,为我独尊的架势,好看的让人移不开眼。他真是这些皇子中皮囊最好的了。

    不过很快收子自己的心神,专心投入到战斗中,这一盘棋下了一个时辰才决出胜负,最后一南宫祺赢出两子只差生出。这激起了沈慕烟强烈的胜负欲,只差两子,这次再集中精力,就不信斗不过他。

    便要求道:“我们再来一局,最后一局了”“天完了,要歇息吧。”南宫祺道。

    “最后一局,真的。”说着伸出一根手指,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南宫祺只有妥协。

    “好吧,再来一局。不过我这场要速战速决。”说着邪魅一笑拿过白棋,“我觉得你执黑棋更美。”

    沈慕烟现在对待南宫祺很无语,什么话都随口一说,让人很不习惯,便假装没有听到,认认真真的下棋。南宫祺也不在乎,只是微微一笑。

    南宫祺这次真是认真在于沈慕烟下了,只见没一盏茶的功夫,这一盘棋已经下完,不管沈慕烟怎么努力,南宫祺总是两子便破了沈慕烟辛辛苦苦布的局,瞬间被灭的渣渣都不剩了。

    频频受挫的沈慕烟颓废的趴在桌子上,“这才是你真正的实力吧,之前的全都是逗我玩的吧。”

    南宫祺没有打破别人幻想的自觉性,施施然起身,怕怕衣服上的褶子道:“为夫这也是没办法,要不怎么睡觉呢。看你精力这么充沛,我们上床玩玩不就更有意思呢。我每天只能看不能吃,日子长了可是会死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