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二百零九章 皇后的主意

时间:2017-12-13作者:一览众山小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南宫祺拍拍沈慕烟的屁股,亲了亲她的嘴巴,“我的管家婆,不要担心,相信我,嗯?”

    沈慕烟动了动身子道:“难道我们的聪明才智要用来对付这些小人吗?有些烦躁哎。”

    南宫祺听到沈慕烟的话愣了愣,哈哈大笑起来。

    “现在用我们的聪明才智斗倒了那些小人,我们就可以用聪明才智造福人民了。”

    沈慕烟举了举拳头,握紧拳头道:“嗯,我们一起努力。”

    南宫祺抓住沈慕烟的小手,放在心口。

    ……

    皇宫之中,皇后躺在窗前榻上,闭着眼睛,腿放在一个宫女腿上,正轻轻给她锤着。每个人走路的声音都将近无声,宫殿静悄悄的。只有外面沙沙的落叶声与鸟儿的叫声。

    但不久,门口有轻轻快步走来的声音,停在皇后娘娘身边,皇后慢慢睁开眼睛。“怎么样,有什么消息。”

    嬷嬷给那些侍女使了个眼色,侍女弓身低头轻轻退下。

    嬷嬷趴在皇后耳边,声音沉沉道:“打听来了,宁王府有一位女子,孩子是她的,听说是宁王爷从外面带来的,说是由宁王爷有恩。而且传来消息说,那女子似乎有意与宁王爷,沈慕烟与宁王爷也因为这个女子已经有过好几次矛盾了,奴婢觉得可以试一试。”

    皇后脸上露出算计的笑容,唇角微微勾起,眼中散发出冰冷的光。

    “呵,那就从这个女人身上下手。过几天把她叫来,看看他的态度,助她一臂之力,想来也是可以的。”

    嬷嬷低下头掩饰住眼中的冷漠道:“是。娘娘仁慈,奴婢觉得这是再好不过的法子。”

    皇后搭着嬷嬷的手,站起来,黄色牡丹宫褛鞋,哒哒的走在地面上,在坤宁宫中回荡。停在南窗旁边,微微推开窗户,看着慢慢升上来的月亮,声音忧愁道:“每天面对一样的天空,平白觉得没什意思呢?”

    嬷嬷微微弯腰,恭敬的答道:“娘娘看得这片天空也是很多人求也求不来的,娘娘可不要想太多呢,仔细自己的身体。”

    “我知道呢,只是一时看到这景儿有些感慨罢了,让嬷嬷担忧了。”

    “哪会呢?您是我的主子,我心疼您,也是我的福分。”

    皇后又转身扶着嬷嬷地手,哒哒的走进内室。

    皇宫静谧,只每宫点着几盏灯,在诺大的皇宫,显得很是渺小,黑乎乎的走道像吃人的怪兽,静悄悄的,只偶尔远处传来“咚咚”的梆子的声音,还有些人的味道。

    深秋的天气在早上时还是有些凉意的,早晨的露珠也是清透中带着冷意。有时误让人以为是冬天快要到了。

    然而不管是什么天气,各路君臣们都要早起,赶往金銮殿,除非有什么特殊旨意。只见天空朦朦亮,各处够狠是安静,只有早起的摊位,能听到朦朦胧胧的生音,使京城不这么安静。

    那些官拜四品的官员,都从大门出发,坐着马车或骑着马,陆陆续续赶往紫禁城,下车步行赶往金銮殿。路上碰到一路的官员,相互拜拜,说上两三句话,然而不是一路的官员,只会是表面功夫,或直接值当买看到。

    在金銮殿上站到自己的位置上,等待皇上回来上朝。只是今天,只见端王慢慢从门口走进,站到以往的位置上,官员们纷纷拜见,恭祝。

    而后没多会儿,宁王爷,也施施然的走进来,官员们又是一通拜见,叫起后。宁王爷对端王爷道:“恭祝端王爷了。”

    “宁王爷客气了,之前被禁足没办法恭祝王爷,今天在这儿祝贺宁王爷了,王爷不要怪罪。”

    “端王爷说的哪里话,你我兄弟何必这么见外呢。”南宫祺笑道。

    南宫端刚要在说些什么,只见各个朝臣们跪下拜倒:“叩见太子。”

    “大人们,快请起。”

    南宫祺与南宫端一起拜道:“参见太子。”

    “端弟,出来了,这段时间可好?”

    南宫端心里恨的要死,面上依旧笑吟吟得到:“有劳太子殿下的关心了,臣弟很好。”

    “那就好。”太子拍了拍南宫端的肩膀,站到自己的位子。

    朝臣们也站好自己的位置,等待皇上的到来。

    只听一声尖锐的声音“上朝……”皇上慢慢走到龙座上坐下。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

    “端王,朕觉得你反省的差不多了,遂放你出来,命你以后好好做事,不可再惹事端。”

    南宫端跨出一步,跪地道:“是,儿臣遵旨,以后一定勤勤恳恳,谢父皇开恩。”

    “有本启奏,无本退朝。”御前总管道。

    话因落下,一位王侍郎便跨身出来,禀报道:“臣有事要奏。”

    “关于上次的赈灾问题,臣认为可以免除江南地区的赋税,一年并不会使百姓们们休想生息,臣提议免除三年的赋税。虽然国库会减少收入,但可以保证百姓们的生活。”

    南宫祺也站出来道:“儿臣也赞同王侍郎的提议,江南之灾不是一时可以缓解的,需要有长时间来缓解,这样以后才可以交上更多的赋税。”

    皇帝点点头道:“我也有这样的相法,你这次的提议朕同意了。由户部颁发下去,一定严格执行。”

    “儿臣还有一提议,请父皇听听。”

    皇上抬抬手道:“好,你且说来听听。”

    “是。”“儿臣赈灾时听百姓们说,平常没有灾难时,赶上收成好时,交上税还尚且可以温饱,还有些剩余,而赶上收成不好时,交上同等多的税,就很难吃饱,甚至出现过饿死的现象。所以儿臣想着何不每年根据收成来定上交的国税呢?”

    太子听了南宫祺的话上前道:“宁王爷你这虽是个好法子,但想一想还是不太妥当,你怎么知道要上交多少税剩的才可以让百姓们吃饱穿暖?如果百姓们每年都上报收成不好,那国家怎么办。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样不停地改动要国家于何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