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一百八十三章 出现

时间:2017-12-13作者:一览众山小

    白若逍,她在听完男主是大夫之后,眼睛亮了一下。

    “那你能治这疫病吗?”

    “这一病我自然是能治的,不过。”没有,说完后面的话,一把就被白若逍拉走了。

    “能知道好久变,你还在这里装什么?赶紧去研制药去。别在这磨磨蹭蹭的,快点,能早研制出来,就能够早就好多人了。”白若逍拉着他就朝着男主的房子走。

    “我不去。”男子十分干脆的拒绝了白若逍的要求。

    白若逍十分惊诧,为什么呢?这就百姓是多么大的功德。对他自己来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往大了说是为国家分忧,这么好的事情为什么他不干呢?

    男子一眼就看出了白若逍的想法。想了一下,带着白若逍偏离了原来想走的路,走向了一个树林中。

    这树林中也是寂静的很,白若逍跟在他的后面,也没有说话,她知道他一定会跟她解释的。

    “可以说了吗?为什么你不愿意去教他们呢?”

    男子十分的哀叹了一声。“救他们,我若是把他们都救活了,那才是害了他们。”

    “为何?”白若逍十分惊诧,之前那个一直缠在他身边的男子,不像是今天一样,眼睛里有着一种抑郁,只是每天嘻嘻哈哈的跟在她的后面,不停的缠着她。

    她从未见过他今天这样忧郁的样子。

    “你可知道什么叫苛政猛于虎,现在他们只是被疾病缠绕罢了,不用受那些官兵的剥削,若是等他们好了,那些吃人的官兵们,又要来逼他们交纳各种税赋,那种痛苦,远远比这身体上受的痛苦,来的重一些。”

    “为何这样想呢?这不是皇上已经派人,来赈灾了吗?”

    “赈灾?我从来不相信朝廷会有什么正直的人,他们都是吃人的老虎,你这一病还得要可怕。”男子的眼神中露出了深深的痛苦。

    “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会学医?”还是望向远处的天空,带着深深的回忆。

    “我小的时候,父亲疾病缠身,无力照顾我们家里的所有的兄弟姐妹,不得已,只能把我送去当地的一个大夫那里学医,我从小也能够体谅父亲,必须学好医术,一定要把父亲的病给治好。”

    “我以为,我以为只要能够学好医术,就可以治好父亲的病,我们一家人就可以好好的生活在一起。所以从小到大,我就一直都想学好医术,为了这个目的,我走遍了全国许多许多的地方,拜访了许许多多的大夫,终于学成了。”

    “我回到家里,终于将父亲的一生的病都治好了,家里所有的人都十分的开心,包括我,我们在一起,其乐融融的度过那么一段美好的时光。”说到这里的时候,那男子眼中流露着一种幸福的感觉。

    “后来呢怎么样了?为什么现在只有你一个人?”

    男子的目光突然就从刚才的温馨,变成了愤怒。“自从父亲好了之后,相比的税负一下子就变得极其的严重,那些官兵来到我的家里,让父亲,交税,补足之前所有的税,父亲交不出来,他们就打,砸,抢。”

    “请想方设法地错过了那些他们要的东西,以为这样子就可以平安的度过一段时间。”

    “这不是挺好的吗?”

    “知道吗?我一天出去行医,回来的时候,却看到家里面躺了好几具的尸体,一个家就这样没了。就这样没了。”男子边说一锤就砸到了旁边的树上,留下了一只血淋淋的手。

    白若逍看着这个场景十分的不忍心,赶紧把他的手从树上拿下来。

    “你别激动,那些事情都过去了,以后会越来越好的,会更好的。”

    “我整个人都呆住了,我的父亲,我的母亲,我的兄长,他们就那样躺在我的面前,失去了生命。我连哭都哭不出来,整个人呆若木鸡。”

    “就在我以为他们都去世的时候,突然,父亲动了一下。用尽全身的力气,对着我说:“孩子,你走,再也不要回到这个地方来,学好医术,好好的养活自己,好好的活下去。”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就咽了气,再也没有醒过来。”

    男主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那是他永远都不愿意再去触及的回忆。可是为了白若逍,他还是把这些东西又讲了出来,像是把一个结了疤的伤口,有残忍的揭开。

    “我终于忍不住一下子就哭出来。抱着父亲,和母亲的遗体,哭的泣不成声。”

    “旁边的邻居出来跟我说,孩子,你的父亲母亲,哥哥,他们都已经被这税赋给逼死了,我们也很快就要离开这个地方啊,没想到,你父亲这一生,没有被那浑身的疾病所打败,确实在疾病好了之后,背着官兵的税赋给活活逼死的呀。”

    “让邻居的帮助下,把家人都下葬了之后,我便离开了那个地方,我也不知道当初的那些邻居还在不在那里了,应该也是不在了吧。哪怕是得了病,也别让那些官兵逼着强。”

    “从此我便发誓,若是在碰到这种情况,我一定不再出手救人,或许对于他们来说,病着比不病的强。”

    听完这些之后,你说,心里突然就变得很软。又是一个苦命人。

    她从他的身后慢慢的抱住了男子,“没事了,那些事情都过去了,以后,我陪着你。”

    男子对于白若逍的做法十分的惊讶。“你不必如此的,我的经历虽然说悲苦了些,但是,比我悲苦的人大有人在,你也不必为了这些,就软了心和我在一起,我要的是你的真心。”

    “这朝廷之上乌烟瘴气的,受苦的却是下面的平头老百姓啊。”白若逍唉叹了一声,她即使生在皇宫,自然也知道里面的文章是怎么回事。

    两个人就在这树林里站着,久久都不曾言语。

    “你到底是谁?”

    “怎么突然问我这个问题?你不是早就知道我了吗?我是于健康呀。父亲希望我健健康康的,所以给我抢这个名字。”

    “可是,可是黎清说过,鬼医圣手,才能治得了这病”&039;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