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一百八十二章 又遇故人

时间:2017-12-13作者:一览众山小

    “怎样?你找到鬼医圣手了吗?”黎清激动的问着凌阳。

    凌阳,有一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找到。”脸上也是带着,浓浓的失落。

    黎清似乎有一些不相信。脸上的笑容也慢慢的变为了伤心与失落。

    “没有找到,怎么会没有找到,战英楼不是都已经有了鬼医圣手的消息了吗?为什么会没有找到的话,那小姐的病可怎么办呀。”说着说着,黎清的脸上就露出了绝望的表情。

    “你说什么?慕烟他怎么了?他怎么会得病呢?”凌阳瞬间就着急了,自己才出现这么两天,沈慕烟怎么就病了?

    “小姐这两天操劳过度,身子本来就不好,又和那些得病的人接触过近,一不小心染上疫病了。”黎清边说边哭着。

    “什么,得了疫病!”凌阳十分的震惊。如果得了疫病的话,找不到鬼医圣手,那么挺好的机会,就十分的小了。

    “我在回来的路上碰见了一个熟人,你去看看他吧,我先进去看一下慕烟。”说完之后,凌阳急急忙忙的就进入了沈慕烟的房间。

    “熟人?是谁呀。”黎清有一些半信半疑的,走到了见客的房间。

    客房离这里并不是特别的远,不一会黎清就走到了。

    刚刚进房门,黎清就看到一个女人,穿着十分朴素的衣服,还有一些风尘仆仆的感觉,正坐在桌子旁边,饮茶。

    听到门口有人,那女子立刻转了回来。

    “黎清!”

    “莲贵妃!不,现在应该叫你婶婶了。你怎么会在这里呀?原来凌阳说的熟人是你呀。”玉佩十分的激动,在这荒远的地方还能够碰到熟人。

    “没错,我和你们分开之后,一路游历大江南北,最近才到的这里。没想到居然发生了疫病。怎样?我离开的日子你们还过得好吗?你家小姐呢怎么没过来?”

    自己到自己家的小姐,黎清眼里的泪水就流了下来!“小姐,小姐,她来到这里,染上疫病。”

    “什么,染上了疫病。!”白若逍也激动地站了起来,她这一路走过来,旁边这么多人,发生疫病时的情况,他是眼睁睁的看着羊羊里面的,染上了这种疫病,几乎没有好的可能性。

    谁说白若逍是他为了远离江湖时,给自己取的名字,希望他可以无忧无虑地摆脱以前的生活,自由自在地经历着大好河山。

    “怎么会这样,不行我要去看看她。”说完白若逍就往门口走。

    “婶婶,你别去了。现在小姐已经染了病,若是您过去也染了病,也是添乱,不如在这里好好的歇着。”

    “是,你说的也倒有些道理,那你现在赶紧告诉我他的情况怎么样了,你们来到这里的时候,不是带了很多的太医吗?怎么他们都没有办法吗?”

    听到这句话,黎清又是一阵的伤心。

    “那些个太爷都是些不中用的东西,难怪这么多天,研制药品一点用也没有。他们研制出来的药,只能够防止疫情扩散的不再那么快,可是,对于那些已经得病的人,却是毫无办法。”黎清越说越生气。都是一些没用的东西。

    “那可如何是好,可有人提出过什么方法?”

    黎清想了想,对着白若逍说:“若是江湖上的鬼医圣手来,或许还有办法,其他的人,怕是,没有法子了。可是这茫茫江湖,要去哪里找他呀。”

    “鬼医圣手,我在江湖上倒是也听说过他的名头,但是,可惜我也从来没有见到过他,我也帮不上你们什么忙,不行,我既然都来了,那就去帮着照顾那些病人吧。”

    说完之后就朝着门外走了。

    黎清这次并没有阻碍,他也明白,若是让他什么事情都不干,就在这里干坐着,那是不可能的。

    只可惜到现在为止都没有鬼医圣手的消息。

    白若逍来到了一个灾民的战士安置的地方,看见这里的惨状,不由得哀叹了一声。

    她在江湖上游历的这么多的时间,一些惨状也是见过的,但是,像现在一样,绝望,弥漫在空气里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见。

    他也顾不得多想,赶紧就过去帮着别人一起照顾。

    突然看见旁边有一个人在那里,受过伤,似乎是没有出个险,她急急忙忙的跑过去,帮他包扎。

    “别动。”正当她刚刚碰到那个人的胳膊的时候,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吓得她就不敢动了。

    转过头来发现,原来是那个人。

    “你为什么不让我动呀?没看见我正在帮他包扎伤口吗?”黎清很是无奈,转头继续给那个人包扎,却被身后的那个人握住了双手。

    “你手上的伤还没有好呢,那个人是得了病的,你若是碰到她的鞋也会被传染上的,难不成你想给这里添乱?”那个男人的口气十分的严厉,像是在训斥一般。

    医生也意识到自己做的不妥,但是她明明是想帮忙的,心里就有一些委屈了。

    “我也是想帮忙嘛,你那么凶干什么。”配上一副委屈巴巴的表情,让身后那个男人看了,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好好好,是我错了,我对你不该这么凶,你先闪开,我帮他包扎。”没办法,身后的男人之后过来,接过他手上的活,帮他包扎了起来。

    白若逍在身后静静的看着他的动作,不一会儿,就包扎完毕了,男人的动作干脆利落,看起来,像是一个老手。

    那男人,包扎完毕,转过头来,就看见白若逍一直在盯着他看。

    “你看我干什么,是不是被我帅到了?转变主意,想嫁给我了?”一改刚才在包扎时严肃的表情,换上的衣服嬉皮笑脸的面貌。

    “切,我哪是被你帅到了,只是发现你包扎的手法很娴熟嘛,你是不是以前因为调戏人家小姑娘,所以经常被人打,给自己包扎习惯了?”

    “才不是呢,我本来也就能算个大夫,包扎这种东西,小意思而已。”

    “你是个大夫?”&039;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