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一百七十五章 吵架

时间:2017-12-13作者:一览众山小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沈慕烟陪慕容雒在皇宫中转了一会儿就找借口离开了,回到之前南宫祺带她去的宫殿,却没见到人,就觉得他或许已经回到王府了,随即走到宫外坐上马车回到王府。

    但是她回到王府问管家,却发现南宫祺不知去到了何处,心里有些担心,便直接在他平日常呆的书房等他。

    南宫祺喝了许多酒之后才出宫骑马回家,等到了王府,他的头因为喝酒和被风吹的有些炸裂,十分难受。

    他回到自己平日呆的书房,看到里面竟然亮着着灯火,有些惊讶,但炸裂的疼痛让他无法正常冷静的思考,他迈步走了进去。

    “你怎么了?”沈慕烟看见他进来,就从椅子上站起来,看见他摇摇晃晃的样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作为他的王妃,还是迈步走了过去,想扶住他,却没想到他直接弗开她的手。

    自从成亲以来,南宫祺与沈慕烟虽然相敬如宾,但是却不曾如此不给她面子过,沈慕烟有些呆滞,没有防备直接摔倒在地上,回过头来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南宫祺。

    “南宫祺!你到底怎么了?”沈慕烟有些羞恼。

    “呵——沈慕烟,你知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身份?嗯?”南宫祺蹲下身子,直接掐住沈慕烟的下巴,“怎么了?你问我怎么了!”

    从来没有见过南宫祺这幅样子的沈慕烟一下子被他吓到了,上辈子的南宫祺因为隐藏极深,就算在沈慕烟面前也不曾露出过这幅凶狠的模样,而这一世,过早的对沈慕烟付出真情,也让他也逐渐失去了自己平日里的冷静。

    “阿祺——”沈慕烟有些难过,或许相敬如宾的日子,早已让她习惯了南宫祺的以礼相待而忘了南宫祺本性中强烈的独占欲。

    “沈慕烟,是不是我对你太好了,竟然会让你如此得寸进尺!”南宫祺越说越愤怒,狠狠地甩开沈慕烟的下巴,满脸嫌弃地看着趴倒在地上的她,“真脏!”说完转身走出房间。

    沈慕烟还没有回过神来,只是下巴的疼痛,和双手所触及的地板的凉意时刻提醒着她,南宫祺刚刚竟然嫌弃地说她真脏!沈慕烟只觉得整个脑海都炸开了。

    等到未关好的房门吹进来的凉风直接吹到她的心里,她才感觉到刺骨的冰凉,整个人如坠冰窖。

    黎清找过来的时候,沈慕烟头脑已经有些不清楚了,整个人呆呆傻傻的,像是一具没有灵魂的尸体般跪坐在地上。

    “小姐?小姐!你这是怎么了,你别吓唬黎清啊!”黎清看着自家小姐一副失了魂的样子,有些害怕,在他的眼里自家小姐一直都是一幅聪明睿智的模样,可是现在——

    “黎清,我没事。”沈慕烟在黎清的声音中,终于回过了神,上一辈子就已经知道他薄情,却没想到重来一世,他还要污蔑自己!南宫祺,你就这么嫌弃我占了她王妃的位置吗?

    心里的痛苦将沈慕烟压的喘不过气来,“黎清,扶我回房间吧。”

    “小姐——”黎清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想问却又怕戳中沈慕烟的伤心处,只得闭嘴将她扶回房间。

    “凌阳,怎么办呀,小姐从昨天晚上回来之后就一直待在房间里不肯出来——”黎清和凌阳站在沈慕烟的房间门口,看向房间的方向,眼睛里都是纯然的担忧。

    “静观其变。”凌阳面无表情的看了黎清一眼,本来懒得开口说话,但看到十分担心的黎清,还是应了一句。

    黎清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

    沈慕烟其实早就醒了,或许可以说她根本就不曾安生的睡着过,因为她一闭上眼睛看到的全是书房里的一幕幕,让她心神巨震,难以入眠,听到黎清和凌阳说的话,她才翻身起床将自己拾掇了拾掇。

    “凌阳,你回来了。”沈慕烟打开门看向凌阳和黎清。

    看见她肯开门,黎清和凌阳眼前都亮了一下,但是看到她颓废苍白的脸色,心里还是沉了下来。

    “是的,小姐。”凌阳沉声应到,看着沈慕烟的脸色,心里有些心疼,自从嫁给南宫祺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展过笑颜,可曾后悔呢?

    “你们都去换身普通点的装束,随我出门逛逛。”沈慕烟看着他们身上统一的侍卫装抿嘴笑了笑。

    “是——”

    “是——”黎清与凌阳相视一眼都转身走到了自己的房间。

    沈慕烟穿着男装带着黎清和凌阳走在城里的坊市中,看到新开的一家茶楼便抬脚走了进去。

    “小二,来壶好茶!”黎清刚进来就冲着走上前来准备招待的小二大声喊了一声。

    “好嘞,一壶好茶!”小二扭头冲着里面喊了一句,“三位爷跟我来。”又转身带着沈慕烟他们走到一张空桌前,拿下肩上挂着的手帕,擦了擦桌子,“三位爷稍等,茶水马上就来!”

    “嗯,你先下去吧。”黎清点了点,将他打发走。

    忽然,邻桌的几个大汗传来说话的声音,“哎?你听说了吗?江南发生灾荒了!”那个大汗神秘兮兮地还压低了声音,却不知在沈慕烟一行人的耳朵里,能清楚的听到他说话的声音和内容。

    沈慕烟看了黎清和凌阳一眼,眼里都是不知道的疑惑,按理说,这么大的事情,当地官员早就应该上报给朝廷让皇上知道了呀,可是京城里却不曾传来丁点消息。

    “什么灾荒呀?现在正是春分,不是该播种的吗?”另一位大汉好奇的问着之前挑起话头的那位大汉。

    沈慕烟在一旁也竖起了耳朵仔细听着,想知道神秘大汉会怎么回答。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江南去年发生了雪灾,就是去年冬天,粮食什么的好像都冻坏了。”桌上的人开始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没有粮食,那岂不是又要多了许多的灾民?”

    “对呀对呀,这可怎么办?朝廷是不是该开仓放粮了啊?”

    “那可未必,说不定还要在咱们这边征粮呢!”&039;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