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一百七十章 国宴来临

时间:2017-11-13作者:一览众山小

    ,最快更新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最新章节!

    皇上挥了挥手,从龙椅上起来走了出去,殿内只余下太监总管尖细地声音,“退朝!”

    “臣等告退。”

    “左丞相,不知您对国宴有什么看法?”

    “按照之前的规制举办就行了。”

    “是”

    慕容雒坐在房间的椅子上,一只手捧着一只茶杯在眼前细细摸索,脑海中却会想起那天沈慕烟带着另一个帮她挡剑的男人匆匆离开的背影,那时候她的脸上全是焦急,眼睛里的担心更是不加掩饰,她竟然有心上人!

    想到这里,慕容雒忍不住用另一只手赤拳捶了一下桌子,桌上的茶壶险些跌到地上,被进入到房间向慕容雒汇报事情的侍卫顺手护住,重新放回到桌子上面。

    “国君,风雷国启帝知道您来到这里,要举办国宴为您接风洗尘,邀请您前往参加,他们将帖子发到了客栈里。”侍卫跪在了慕容雒面前恭敬地汇报着情况。

    “几日后?”慕容雒收起自己外露的情绪,将手中把玩着的茶杯放到桌子上,站起身来走到窗边,看着窗外人来人往的街道,一阵恍惚。

    “回国君的话,五日后,启帝将会在御花园举办国宴。”侍卫依旧恭敬地跪在地上。

    “好了,我知道了。”慕容雒将自己的思绪从沈慕烟身上抽离,走到客栈里的桌子旁边,重新收敛情绪,处理从南越国特意加急送过来的奏折。

    “国宴?接待南越国的国君。”沈慕烟看着手上的帖子,看着将帖子送过来的公公问道,“什么时候举办呢?公公你也知道王爷他,身体不适,若是这两日,怕是实在难以出门招待南越国的国君。”

    “王妃说笑了,陛下已经知道祺王爷受伤这件事,又怎么可能让祺王爷拖着病体前往国宴呢?”小太监笑起来见牙不见眼,看起来极为喜庆,“国宴经过各位大臣商量,最后陛下决定,就定在了五日后的御花园。”

    “五日后”沈慕烟看了一眼躺在床上闭眼休息的南宫祺,轻声应下,“好的,多谢公公了,五日后,祺王爷会与我一道去御花园参加国宴。”

    “那就好了,祺王妃,奴才就先告退,回宫复命去了。”小公公微微弯腰,提着脚步向外撤去。

    沈慕烟微微点了点头后,回到南宫祺的床前,执起一旁的汗巾,试了试盆里温度刚刚好的清水,沾湿后轻轻地为南宫祺擦拭面颊。

    南宫祺睁眼醒来时,看见的就是沈慕烟轻握着他的手,轻轻地为他擦拭手心手背的温柔模样,南宫祺嘴角扬起一丝弧度。

    沈慕烟一抬头就发现南宫祺已经醒了,正一动不动的看着她手上的动作,顿时停下来看着南宫祺,“你醒了?我去叫太医来看看你现在的情况怎么样。”说罢,转身就走。

    南宫祺稍一伸手就拽住了急忙想要离开的沈慕烟,沈慕烟没有防备直接摔进了南宫祺的怀里,因为不小心砸到南宫祺身后的伤口,南宫祺痛哼出声。

    “嗯”沈慕烟一脸惊慌地想从南宫祺身上爬起来,却被南宫祺死死按在怀里,因为怕再次不小心扯到南宫祺的伤口,沈慕烟只好尽量撑着自己的身体不压在他的身上。

    “南宫祺,你快放开我!”沈慕烟有些羞恼,在南宫祺的怀里轻轻挣扎了几下,却没想到南宫祺真的一下子就放开了手,沈慕烟表面没有什么表情,心里却感觉突然空了一大块,坐起身后也是一阵茫然,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做些什么。

    “慕烟”南宫祺看着眼前怔忡的沈慕烟,以为自己刚刚将她拉进怀里又将她惹生气了,本就虚弱的声音更加听起来像是气声一般。

    “怎么了?你伤口是不是裂开了?”沈慕烟说着就打算扒开南宫祺的里衣,想看看他后背的伤口,双眸中盛满了担心。

    “咳咳,慕烟,先去帮我倒杯水好不好?”南宫祺见到沈慕烟扒衣服的架势有些被吓到,咳了咳嗓子,声音稍微提高点对沈慕烟说。

    “渴了吗?”沈慕烟被转移开注意力,起身走到桌子上,摸了摸茶壶的温度,感觉是可以入口的温度,就直接倒了一杯茶水,端至南宫祺的面前,小心地喂他喝完。

    “还要喝吗?”沈慕烟看见杯子里喝光的水,抬头看向靠在软垫上的南宫祺,双眸中满是关切。

    南宫祺摇了摇头,看着沈慕烟眼睛里毫不掩饰的关心与在乎,他就觉得自己就算是受再重的伤都是值得的。

    南宫祺拉住自从自己醒来,就像一只小仓鼠一样绕着房间转来转去的沈慕烟,“慕烟”

    “怎么了,伤口又开始痛了吗我去找”沈慕烟未完的话被南宫祺堵在了嘴里,感受着南宫祺唇舌的温度,沈慕烟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南宫祺看见闭上眼睛的沈慕烟,就开始更加投入地深吻了下去,知道沈慕烟双颊变得绯红,气息有些缓不过来,南宫祺才放开了她。

    “南宫祺”沈慕烟本想重新找回自己冷淡地语气,却不知道她双脸绯红,说出来的语气不是冷淡,而像是在撒娇,南宫祺的耳朵也渐渐地变红了,面无表情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慕烟”南宫祺看着双颊绯红的沈慕烟,只觉得自己想要的还不够,还想要更多,但是刚一直起身子想要去触碰沈慕烟,就发现后背一阵撕裂似的疼痛,让他头皮发麻。

    沈慕烟看见南宫祺脸上因疼痛而扭曲起来的表情,有些慌了神,直接跑到门口吩咐守着的丫鬟将太医带过来,直到看见小丫鬟一溜烟地跑远,她才又重新回到床边,换了一盆温度稍高的水,用汗巾为南宫祺擦拭额头。

    南宫祺因疼痛而被汗水迷糊的眼睛里全是沈慕烟为他忙碌的身影,心里有一股暖流在流淌,他嘴角带着一丝微笑,又重新昏迷了。

    沈慕烟一边为南宫祺擦着汗水,一边心里又忍不住埋怨他不知轻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