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一百六十七章 误会加深

时间:2017-11-13作者:一览众山小

    闭了闭眼,安亚厦即将脱口而出的质问,“既然祺王府有这么多的规矩,那想必我还是在将军府呆着吧。”

    “慕烟从小野惯了,勉强不了自己接受王府的规矩,还请王爷体谅。”沈慕烟不想再看南宫祺一眼,生怕自己控制不住的丢出手中的银针。

    “慕烟”南宫祺知道自己又说错了话,惹得沈慕烟生了气,可是他才刚刚将她接回府里,又要离开吗?

    “不行,不可以这样,我才刚刚把她追回来,她怎么能就这样再次走了呢?”南宫祺十分的懊恼,心中一直重复着这句话,但是他却没有勇气把它说出来。

    沈慕烟看见南宫祺都没有说话,也没有跟她解释的意思,以为他真的要她走,生气的就从他身边掠过。

    就在沈慕烟要走过南宫祺身边的时候,南宫祺突然伸出了手,把沈慕烟拽住了。

    “慕烟,别走。”

    “好痛,你放开我。”没有想到,南宫祺握住的的正好是沈慕烟,那条受伤的胳膊,一下子沈慕烟就吃痛地叫出了声。

    南宫祺在听见沈慕烟喊痛后,赶紧就松开了手。趁着这个空档,沈慕烟就朝门外跑了出去。

    你就跑出门外之后,南宫祺痴痴的望着门口,看了好久,然后突然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冲出门外。门外哪还有沈慕烟的声音,南宫祺只能失魂落魄的又进了房间。

    “烈骁。”

    “王爷。”

    “王妃去哪儿了?”南宫祺冷冷的问着烈骁。

    “王爷,我刚刚去处理玩陷害您的那些事,所以并没有来得及跟踪王妃,况且,黎清的身手并不弱,其他暗卫跟踪我也不放心,害怕被王妃她们发现,所以并没有拍其他的暗卫。”烈骁一五一十的向着南宫祺禀告。

    他心里面也十分的忐忑,自己就只今天没有人跟踪王妃,结果就出来这样的事情。没有遇到什么危险还好,若是遇到什么危险的话,他该怎么办?

    “我是问你刚才王妃出门之后,做了什么?”其实,他已经想通了,沈慕烟,她有她的自由,他不能过多的干预她,即使他,希望她能把所有的一切都跟他分享,但是,如果她不愿意的话,他也不能强迫她,只能等,等她愿意和他分享的时候。

    “这,王妃她出门之后,在门口站了一小会儿,然后突然扭头就跑了。”烈骁有些不情不愿的说,王爷对王妃的情意,他都看在眼里面,听黎清说,王妃对王爷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情意的,只是不知道,他们二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矛盾,这么多的坎坷。

    南宫祺猛的就把眼睛睁大了,在门口等了一会儿?自己当时为什么要发呆?是不是追出去,她就会跟自己回来了?

    “那他现在在哪?是回将军府了吗?”南宫祺特别着急的问。

    “不,看王妃他跑的方向,似乎刚开始确实是王府大门的方向,但是跑了一半,王妃又突然折返,跑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南宫祺也顾不得去想,沈慕烟为什么要突然折返了,只知道最后,沈慕烟又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中,于是,直接朝着沈慕烟的房间中跑去。

    但是,跑到一半的时候,南宫祺却被一个下人拦住了。

    “王爷,小世子大晚上一直发烧,嘴里一直念念叨叨的叫着“父王”,求您去看看他吧。”说完之后就跪在了南宫祺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南宫祺是知道这个人的,是当初他特地拨给小世子,做他贴身的护卫的。是为了照顾他的生活,和保证他的安全。他说的话,南宫祺还是信的,可是,南宫祺又特别的想去沈慕烟住的房中,跟他解释清楚。

    南宫祺犹豫了一下,还是打算去沈慕烟的房间中,但是刚刚准备移步,那个人就开始在后面一直不停的磕头。

    “王爷,求求您,把您快去看看小世子吧,他一直在叫着父王,烧怎么都不退,灌多少药都没有用,小世子都完全喝不下去,到现在整个人甚至都已经烧糊涂了,求求您,求求您了,快去看看他吧。”护卫的额头隐约可以看见血迹。

    这种情形之下,南宫祺也只能起身,去姚漾的房间中去看小少爷了。

    南宫祺走到姚漾的房间中时,一进去就看见姚漾站在旁边,一直在那擦一只眼泪,而她的儿子正在床上,看起来病殃殃的。

    “安儿怎么了?怎么会突然病得如此严重?你到底是怎么照顾本王的世子的!”南宫祺十分严厉的怒视着一旁只顾着抹眼泪的姚漾,这么多事,弄的他连沈慕烟都找不成。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从早上开始就不停的发烧,烧一直退不下去,原本还一直迷迷糊糊的叫着父王,现在更是连说话的声音都没有了,妾身这也是没办法才让下人去请的您。”姚漾说着那眼泪就啪啪的往下掉,那梨花带雨的模样,恐怕只要是个男人,看着都会觉得我见犹怜,心生不忍,可是南宫祺心里不见一丝波动。

    南宫祺看见躺在床上的安儿,心里也暖和一下,毕竟这么多年,他确实是把他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来看的。

    忽然陷入昏迷的南宫安似乎察觉到了自己父王的气息,闭着眼睛,用微笑的声音叫着南宫祺,“父王”南宫祺听在耳中,一向冷硬的面颊变得柔和了一些,过去怜爱地把安儿从床上抱了起来放在自己的怀里。

    “把他喝的药拿过来,本王亲自喂。”下面的人赶紧把他要喝的药递了过去。

    “安儿,父王来了,你快张开嘴喝药。”南宫祺皱眉看着南宫安紧抿着的小嘴,要职全部都从嘴角流了出来。这样下去不行!

    “你过来扶住安儿的身子。”南宫祺将安儿放到姚漾的怀里,自己站起身来,讲完放到旁边一个丫鬟的手中。

    “固定好安儿的头!”说着,南宫祺将空出的手捏住南宫安的下巴,迫使他张开嘴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