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一百六十四章 回祺王府

时间:2017-11-13作者:一览众山小

    “七嫂,你没事吧?”南宫瑞眼中全是找到沈慕烟的庆幸,七哥终于可以放心了。

    沈慕烟笑着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有什么大碍,“你怎么会来这里?”沈慕烟看着南宫瑞身上刚刚因打斗而留下的一片狼藉,不由得有些疑惑。

    “是七哥叫我来的,他去了另一处救你。”南宫瑞拉着沈慕烟就往外面走,“之前有一个信件上说要想救你,就必须独自一人前往城郊城隍庙。”

    沈慕烟双眼有些怔忡地看着南宫瑞,“他真的一个人去了吗?”

    “那当然是真的啦!”南宫瑞看见沈慕烟一脸茫然的样子,也有些搞不懂这样两个明明在其他人眼中都十分般配恩爱的两个人怎么就是互相不了解对方呢?“七嫂,我们快去帮帮七哥吧!”

    “给十三皇子请安”

    “给七王妃请安”

    南宫瑞焦急地拉着沈慕烟就向着皇宫外跑出去,骑着马就向着南宫祺去往的方向飞奔而去。

    黑衣男人在护卫的掩护下,偷溜进了郭淑妃的宫里,摘掉了自己蒙着脸的面巾,赫然便是刚刚解除禁足的三皇子端王爷!

    “儿臣见过母妃!”端王爷转过身就看见刚刚从御花园结束宴会归来的郭淑妃,赶忙走上前去行了一礼。

    郭淑妃进到内室看到一个黑衣人吓了一跳,等到端王爷出声她才松了一口气,笑着拍了一下端王爷的胳膊将他扶起,“你这孩子,险些吓到本宫了。”然后转身走到室内的软榻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了。

    “母妃,父皇为何会突然解了我们母子两个的禁足呀?”南宫墨眯了眯眼睛,感到有些疑惑,转头看向自己的母妃,想看看郭淑妃是否知道皇上的意思。

    “墨儿,你记住,最是无情帝王家,成大事者,才不能拘泥于儿女私情。”郭淑妃意有所指,毕竟刚刚才给南宫墨打算再选一个适合的侧妃,若是他耽于美色而忘了大业,那是郭淑妃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

    “至于你的父皇,呵,不过是为了权衡各方势力罢了。”郭淑妃嗤笑一声。

    “母妃!”端王爷有些惊呆郭淑妃说出口的话,因为之前就算母妃要他争什么抢什么,也没有如此贬低过父皇,毕竟那是她的夫,她的天,可是如今

    “怎么,你还害怕隔墙有耳?”郭淑妃挑眉看向自己十月怀胎,千幸万苦,不知废了多少心神才在那个阴险狡诈的刘皇后手中保下的孩子,如今也能为自己撑起一片天了。

    “当然不是。”端王爷无奈地笑了笑,“儿臣只是觉得母亲终于看透了,这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是了,自从成年后搬出皇宫,他就已经意识到生于皇家也许并不是一件幸事,整天的就已经尔虞我诈让人心力交瘁,但是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就连自己的亲身父亲都猜忌于你,让人终日惶惶不安,所以只能拼命向上爬将更多的权力握在自己的手中。

    “看透?本宫早就已经看透了,只是不想相信,也不愿相信,我和他是同床共枕这么多年的夫妻啊,不是一个月两个月,是这么多年啊!”郭淑妃终于忍不住在莲贵妃事件中被冤枉的委屈,在端王爷面前痛哭出来。

    “母妃,都过去了。”端王爷就算是长大后变得阴狠手辣,可是看见自己嫡亲的母妃在自己面前痛苦成这般模样,还是人止不住的心软,“母妃,你还有我。”

    “墨儿,母妃只剩下你了。”郭淑妃闭了闭眼睛收起了决堤的泪水,抬起那张经过岁月摧残却更加美艳的脸庞看着南宫墨。

    “哒哒哒……”

    南宫祺转头看向庙外传来马蹄声响的方向,眼中微不可察的带了一丝期待,期待着她已经安全,或者会因为担心自己而找过来。

    “七哥!”远远传来南宫瑞的声音,南宫祺不由得垂下眼睑有些失望,她还是不肯来见见自己吗?

    等到马蹄声到了近处,南宫祺才猛地瞪大了眼睛,沈慕烟她来了!南宫祺一脸吃惊的样子被先一步到达的南宫瑞看了个正着。

    “七哥”南宫瑞看着眼前这个一脸痴汉的盯着自家七嫂的人,有些不忍直视,果然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吗?

    趁着沈慕烟还在拴马的时候,南宫瑞就想提醒南宫祺收起那副表情,却没想到,还不待他提醒,南宫祺就已经极快地变得面无表情,而拴好马走过来地沈慕烟就看见南宫瑞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不由得皱了皱眉。

    南宫祺看见沈慕烟皱眉,也转头看向南宫瑞不由得一脸嫌弃,“十三弟?你在想什么?”

    南宫瑞猛地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家七哥七艘全都一脸嫌弃地看着他,只得翻了个白眼不理会他们转身离开去寻找南宫祺的侍卫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

    “慕烟”南宫祺上前一步抓住沈慕烟的手腕,想要说些什么,却不想沈慕烟猛地捂住自己的手腕向后猛退了一大步。

    “嘶”沈慕烟皱起了眉头。

    “你怎么了?受伤了吗?”南宫祺看见沈慕烟后退,只以为她还是不想理会自己,看到她轻蹙的眉头,才想到什么,“快让我看看!”

    沈慕烟捂着手腕躲开南宫祺的动作,“没事,小伤而已,不用你管。”

    “不用我管?”南宫祺有些愤怒,不由分说地拽过沈慕烟的胳膊,却依旧小心地避开了她受了伤的手腕,清楚地看到拉开的衣袖下是一片颜色极深淤青,南宫祺的眼神泛起心疼。

    “慕烟,跟我回去王府吧。”南宫祺恳求的眼神在沈慕烟的眼前。

    “我”沈慕烟原本想要拒绝的话,因为面前南宫祺的眼神而有些动摇,随即又想到他真的为了自己而答应了别人来以身犯险,心里不由得更柔软了些。

    南宫祺见到沈慕烟的动摇,当机立断,直接将善后的事情交给属下,将沈慕烟打横抱起走向自己的良驹面前将她放下,自己翻身上马,将手伸向站在地上的沈慕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