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三十九章:两人结识

时间:2017-11-13作者:一览众山小

    ,最快更新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最新章节!

    “谁知道你是什么人?”

    “是我救了这个小不点,你搞清楚现状好不好啊。”

    “哥哥姐姐,你俩别吵了,我们回家吧。”

    沈慕烟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自己出于好心救了这个孩子,自己还没说让这个农户家来谢谢,结果还被别人看成了人贩子,沈慕烟怎么说也是堂堂大将军府的大xiao jie,还是皇上封的郡主,却被人这样诬陷,真的是很气。

    “说要跟你这个小不点回家,我要走了。”

    南宫瑞也意识到是自己误会了这个女的,心里也有些不舒服,觉得他一个男的不应该这么冤枉一个女的,马上就想承认自己的错误。

    “姑娘,刚刚是在下一时情急,误会了姑娘,还请姑娘不要生气,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再给你个头啊,你自己跳下水去救一个孩子,然后上来后还被人误会是人贩子,你想想你冤枉吗?”

    “是是是,是我错了。”

    “不知姑娘是哪家的,改日我定当登门道歉。”

    “沈家”

    南宫瑞呆住了,他不知道这个女的竟然是沈家的姑娘,南宫瑞有仔细看了一眼沈慕烟,觉得她与当日宴会上与南宫琪聊天的女子很相像,南宫瑞在猜想,这个女的不会就是沈慕烟吧。

    “那,不会吧,你不会是沈慕烟吧。”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南宫瑞惊呆了,他没有想到他想灰灰的人竟然在这个情境下相遇,自己还冤枉了人家,况且这个沈慕烟与南宫琪肯定关系不一般,南宫瑞知道沈慕烟现在在气头上,必须得让她消气。

    “话说回来,你可知道我是谁?”

    “不知道啊,我干嘛要知道你是谁。”

    “不如今天就去乐乐家里歇息歇息,你的衣服都湿透了,等衣服干了再回去。”

    “不要”

    沈慕烟虽然口中说着不要,但是如果他在这个样子回去,肯定会被王姝骂。

    “去吧去吧,乐乐家就在前边。”

    南宫瑞见沈慕烟虽然所着不去,但是并没有要上马的意思,就上前拽着沈慕烟往前走。

    “大叔,乐乐回来了。”

    “呀,怎么都湿透了,乐乐你这是怎么了。”

    “娘,是这个姐姐救得我,我不小心自己掉到河里去了。”

    “奥奥,姑娘,真的是谢谢你了,多亏了你救了我家乐乐一命,不然,我们两口子真的活不下去了。”

    “大娘,你不用谢我了,我这也是举手之劳。”

    沈慕烟抵不住农户一家的盛情邀请,只能留下来吃了午饭,临走时,农户两口还在不停地道谢。

    沈慕烟再走到村口时,刚想起马走,后边那个人叫住他,沈慕烟才想起这个人,沈慕烟知道,这个人的身份肯定不一般。

    “沈慕烟,你等等我,咱一块啊。”

    “你到底是哪一家的公子啊,刚刚在那个农户家里你怎么都不说,现在总可以说了吧。”

    “我是十三皇子,南宫瑞。”

    “奥,原来你是皇子啊,那你怎么跟这个农户一家这么好啊。”

    “哎呀,此事说来话长,他们一家曾经救过我的生命,所以我有的时候回来看看他们。”

    “奥奥”

    “对了,沈慕烟,你知道我皇兄吗?”

    “谁啊?”

    沈慕烟知道了南宫瑞的身份后,很意外,沈慕烟没有想到皇室中还有这么知恩图报的人,在他的印象中,皇上还有他的儿子都是狼心狗肺之人,沈慕烟经过这一上午与南宫瑞的接触,觉得南宫瑞这个人本性不坏,而且很活泼。

    自从南宫瑞和乐乐回到哪个农户家里,南宫瑞就跟一个小孩子一样,陪着乐乐完了一下午,玩的满头大汗的,沈慕烟看见南宫瑞那个样子,忍不住想笑。

    “南宫琪,是我皇兄,我看你们两个很熟啊。”

    “不熟”

    沈慕烟一听南宫瑞说出南宫琪的名字,就想到南宫琪吃了泻药不停地跑茅厕最后拉虚脱然后不能上朝的样子,沈慕烟的心里就想笑。

    “唉?不对啊,那天宴会上跟我王兄聊天的那个女的就是你啊,怎么不熟呢,我王兄都不与女的说话的。”

    “南宫琪啊,他这个人,我与他,恨不得一辈子都不见面。”

    “哈哈,你恨我王兄,有恨肯定有爱,你是不是爱我王兄啊。”

    “你个臭小子,你说什么呢,你看我不打死你。”

    “驾,哈哈,你来追我啊。”

    “我还能追不上你?驾。”

    沈慕烟看着南宫瑞调皮的样子,心里把他当成了小孩。

    南宫琪骑着马让沈慕烟追她,他诶沈慕烟追不上他,可是沈慕烟的马术再加上这匹好马,没走多少路,沈慕烟就追上了南宫琪,堵住了南宫琪的路。

    南宫琪,下马,就想跑,沈慕烟今天本来也没事,就想着与南宫瑞玩一玩,沈慕烟见南宫瑞胸无城府的样子,很喜欢他,沈慕烟把南宫瑞当成了一个孩子。

    “我看你还往哪里跑,给我过来。”沈慕烟一个飞身,一下子抓住了南宫瑞的领子。

    “哼,我输了。”

    “慕烟姐,我记得父皇封你为郡主了,那我叫你慕烟姐好吗?”

    “恩,好。你这个小鬼,又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啊,我每天在宫里太无聊了,以后我就可以经常溜出来找你玩了,哈哈。”

    “我可没有功夫陪你玩,现在也不早了,我也得回去了。”

    沈慕烟倒是挺喜欢南宫瑞这个性格的,但是,自己现在的情形,哪有功夫让自己每天这么闹,还要时时提防着别人呢。

    “我也得回去了,我是偷偷出来的,皇祖母发现又得骂我。”

    沈慕烟跟南宫瑞分开后,就赶紧骑着马回家了。

    “xiao jie,你这衣服,怎么,是不是又湿过啊,还潮着呢。又有人捉弄xiao jie吗?”

    “没有,谁敢捉弄我,我只不过救了一个落水的小孩。”

    “那就好,xiao jie我来伺候您换身衣服吧。”

    沈慕烟想这刚刚与南宫瑞打闹,真的很难把南宫瑞和南宫琪堪称兄弟,他俩真是一点都不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