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三十七章:下药

时间:2017-11-13作者:一览众山小

    ,最快更新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最新章节!

    沈慕烟说完转过头来不再理会南宫琪。

    宴会结束后,沈慕烟跟着父亲母亲回到府中,一路上,沈慕烟都在想南宫琪的胃,对泻药没反应吗?

    南宫琪回到府中,便受不了了,从回家那一刻,他就待在了茅厕,管家还以为是南宫琪吃坏了肚子,刚想问一下南宫琪用不用请大夫,就一下子被南宫琪给骂了回来,管家知道南宫琪的脾气,便没有在多问。

    南宫琪在茅厕蹲了一个多小时,强忍着难受,回到房间,坐在凳子上刚喝了口水,便受不了了,又来了感觉,赶紧跑着去茅厕,在一旁伺候的奴婢也都吓坏了,第一次见南宫琪这个样子。

    南宫琪蹲在茅厕,想想沈慕烟,真的是后悔。

    “沈慕烟,你下手可真狠,你是放了多少泻药,早知道本王就不救你了。”

    南宫琪刚发完牢骚,就扑哧一声又拉了起来。

    沈慕烟那边,刚想睡觉,打了一个喷嚏。

    “是谁在骂我吗?睡觉。”

    沈慕烟自言自语,确实,此刻南宫琪在骂他,在诅咒沈慕烟也拉肚子。

    南宫琪又蹲了一个多时辰,感觉肚子没有刚刚那么难受了,回到房间一下子摊到了床上,这么多年,能将他整虚脱的,想想也就沈慕烟一个人了。

    “沈慕烟,你让我难受了这么久,以后,你成了我的人,我定要每天晚上折磨你。”南宫琪是必要将沈慕烟,变成自己的女人了。

    南宫琪刚想睡觉,突然感觉自己屋顶上有人,他立即警惕了起来,拿出藏在枕头底下的飞刀,轻轻地走下床,拿起自己的剑。他找准屋顶上那个人的位置,一个飞刀飞上去,只听见啊的一声,一个人跌落了下来,南宫琪赶紧冲出去。

    “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擅闯王府。”

    “呜呜呜,王兄,你又欺负我,摔死我了。”

    南宫琪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自己的七弟。赶紧将她扶起来,进屋里坐下。

    “你大半夜不睡觉,在我房顶上坐着干嘛。”

    “我睡不着,来找你,管家说你一直蹲在茅厕,我就在屋顶上等你嘛,王兄,你下手太狠了,摔死我了。”

    “疼吗?”

    “恩恩”

    “活该!谁让你不在屋子里等我,在房顶上,我还以为进贼了。”

    “对了,王兄,你干嘛一直蹲在茅厕啊,管家说你从宴席回来就一直蹲在那里了。”

    “你不用管,我吃坏了肚子。”

    “你来干嘛,出什么事了吗?”

    “今天在宴席上,坐在你身边的那个女的,王兄你是不是喜欢他啊。”

    “问这个干嘛。”

    “见你一直跟他说话,还替他解围,从未见你对一个女人这样过,然后我就好奇啊,想来问问你,然后就成这样了。”

    “我,确实对他有点意思。”

    南宫琪一边说,一边嘴角就上扬了,南宫琪知道这个七弟自小跟着自己,南宫琪也很爱护他。

    “我看他长得确实不错,不知道人怎么样,等改天我去会会他。”

    “她不是一般女子”

    “奥奥”

    “行了,你赶紧回你府中吧,以后别这么晚来了。”

    “王兄,我都这样了,怎么走啊,我会死在路上的。”

    “那你今晚就在我府上休息吧,我让管家给你收拾间屋子。”

    南宫琪知道这个家伙肯定是不想回去了,只好让他今晚住在这,这么多年也是经常住在这的,南宫琪也习惯了,身后有一个跟屁虫跟着自己。

    自古以来,皇室中,对于皇位的战争从爱没有停止过,南宫琪心中也是很开心的,能有这么一个心无城府,一心向着自己的弟弟陪在身边也是很欣慰的。

    南宫琪刚和这个七弟说完,还没来得及吩咐管家,突然自己的肚子咕噜一声,一下子就来了感觉,南宫琪也顾不得什么,用最快的速度冲到茅厕,这一下子可把南宫瑞惊呆了,南宫琪这个速度可真是够快的,很清楚地感觉到了一阵风。

    “管家,我王兄怎么了?”

    “应该是吃坏肚子了吧。”

    “不对啊,我也吃了宴会的东西,我怎么没事啊。”

    “可能王爷的胃最近不太好吧!”

    “管家,去给我收拾一间房间,今晚我要住在这。”

    南宫琪整整折腾了好久才入睡。

    次日,南宫琪整个人就跟虚脱了一样,早朝都没有去,对皇上称偶感风寒,其实,南宫琪是拉了一晚上,身上没有了力气。

    沈慕烟见父亲下朝后,就想想父亲打听一下南宫琪在早朝上的表现。

    “父亲,那个南宫琪在早朝上,有什么表现吗?”

    “没啊,奥,对了,他的了风寒,今天没去早朝。”

    “风寒?”

    “对,怎么了,你有事?”

    “没没没,父亲,我就随便问问。”

    沈慕烟心想,那有什么风寒啊,肯定是拉了一晚上,拉虚脱了,早上没有力气去早朝了,所以才称病的,想到这,沈慕烟就很开心。

    总算报复完,南宫琪了,也算出了一口恶气。

    “南宫琪,这下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南宫琪早上醒来后,吃了饭,感觉好多了。就和南宫瑞上街去溜达,南宫琪恢复能力强,也亏了他常年习武,身体一直很好,如果是别人将这一包泻药喝下去,再折腾一宿,第二天看肯定连床都下不来,别说上街溜达了。

    沈慕烟想起那天自己被整后,沈清华在门口笑话自己。就想着整整沈清华。

    “黎清,你再去给我偷一包泻药来。”

    “好,xiao jie,你又整谁啊。”

    “快去,再不去我让你喝下去,哈哈。”

    “xiao jie,你又欺负我。”

    沈慕烟对黎清打闹着,他是不会真么对黎清这样的,只是吓唬她罢了。

    沈清华与华夫人自从被解除禁足,倒也是比以前消停了,没有什么大举动,沈慕烟知道他们肯定是看着自己最近势头足,不敢招惹,若是有一天,沈慕烟落魄了,华夫人跟沈清华肯定会加倍报复的。

    沈慕烟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是不会让自己有那一天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