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十章 宁夫人

时间:2017-11-13作者:一览众山小

    ,最快更新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最新章节!

    口中的语气虽然傲慢随意,可是护着沈慕烟的那一双手却丝毫没有松懈过,将她整个人都牢牢的束缚在怀中。

    “好好想清楚今天的事情,然后来求我,或许我会把你从马上放下来。”

    语气中的淡然让沈慕烟开始怀疑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在惩罚自己,只不过就算是在前世,方及笈的年纪,自己的确还是不会马术的。

    说话之间,南宫祺再次从马身上跨过,轻巧的落在地上,手中紧紧抓着缰绳。

    “你这样当真是在惩罚我?”

    沈慕烟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游移不定的神色,在看着南宫祺眼中的笑意之后,隐约间总是会想到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还没等南宫祺有任何的反应,顺着马笼头上的绳子,沈慕烟一把就将南宫祺手中的缰绳抢了过来抓在自己的手里。

    再一次用小腿夹了一下马肚子,胯下的宝马便用尽了速度奔驰着,将他远远的甩在身后。

    身后隐隐约约传来叫喊的身影,但是这一次不同于南宫钦,沈慕烟再也没鼓足勇气回头望向他的那双眼睛。

    好在这一次马驹再没有受惊,在沈慕烟拉紧了缰绳之后,便不偏不倚的停在了将军府门前。

    黎清刚从御肆坊回来,在门前便看见了身骑骏马的沈慕烟,不由得怔了一下。

    “黎清,帮我把马牵到后院伟些好粮草,这可是端王殿下送给我上好的马驹。”

    沈慕烟稍微平缓了呼吸,一跃而下落在地上,将手中的缰绳交到了黎清的手中。

    “真是稀罕事,xiao jie什么时候学会了骑马?”

    黎清眼中的惊讶毫不遮拦的展现出来,如果沈慕烟告诉她自己是在前世学会的,势必会被当成烧糊涂了吧。

    “这有何难,再不济我也是将门之后,天生便会马术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吧。”

    浅淡的笑意从嘴角绽开,沈慕烟将凌乱的发丝向后一拢,不经意间的动作还是让她洒脱的淋漓尽致。

    “府中有什么事吗?”

    在拍了拍骏马的额头之久,沈慕烟随意的问了一觉,并未想引起片刻波澜。

    只是在问了这一句之后,黎清的脸色才有所变化。

    “xiao jie骑马回来的时候,黎清差不多刚走到门口,可是在路过的实际上,看有许多家丁在往回搬夹竹桃,说是……奉了二xiao jie的命令。”

    眼看着黎清的脸色有所变化饿,沈慕烟也没有接着问下去,只是微微一点头。

    这个沈清华,还是和前世一般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分明知道母亲对花粉过敏。

    尤其是在碰到夹竹桃之后,手臂上会起一排排密密麻麻的小疹子,竟然还要搬回来这么多的夹竹桃。

    算算日子,该是快到了宁夫人的生辰,沈慕烟不应多加思考也知道她搬回来这么多夹竹桃意欲何为。

    只是若是寻常之物她也就不多加阻拦了,但是事关母亲的安慰,就容不得她们母女二人再在府中横行霸道了额。

    “黎清,你回市集上,让他们把夹竹桃全都放回去,钱照给,就说是奉了我的命令。”

    沈慕烟两道弯眉紧紧的蹙了起来,想到平日里宁夫人还有沈清华嚣张跋扈的模样,便不自觉的想挫挫她们的锐气。

    “xiao jie,现在府中宁夫人掌事有一段时间了,我们就这样得罪她,有些说不过去吧。”

    黎清的眼中依旧带着一些犹豫,可是在看到沈慕烟严肃的表情之后才确定下来。

    “得罪她们又能怎么样?不得罪她们难道就要看着母亲身上长满红疹子?我们母女二人公主郡主之身,哪个不比他们金贵?我倒要看看他们能拿我如何。”

    沈慕烟原本嘴角挑起的弧度逐渐松懈下来,笑容僵硬住的脸颊看起来更加令人畏惧了一些。

    青葱莲步朝着将军府的深院走了进去,还没等靠近,就已经听见沈清华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就说这支花簪好看,娘亲买了准没错的,五十两银子,倒也不亏。”

    屏风后的沈慕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五十两银子?她们母女二人的月例加在一起,也就是这个数字吧。

    母亲倒也糊涂,竟然交给她这样一门差事,倒给了她中饱私囊的机会。

    “咳咳。”

    屏风后的沈慕烟故意发出一些声响,才让她们二人的笑声稍微收敛了一些。

    “正巧,你们二人也在这里啊。”

    脸上佯装出来的笑容毫无破绽,让沈清华与宁夫人也没察觉到任何异常。

    宁夫人虽然是沈慕烟的庶母,可是碍于她郡主的身份,也只能站起身来迎接。

    “是啊,今日天气好,我们母女二人便在这晒晒太阳。”

    声音听似温柔,可是如果方才沈慕烟没有听到她们谈话的话,估计也要被这样的声音给迷惑住。

    “宁夫人头上的发簪好生别致啊,看来该不会是寻常之物吧。”

    沈慕烟装作随意一瞟的样子,目光便落在了她头上的那根发簪上,眉眼之间都流露着羡慕。

    见了这样的神情,宁夫人脸上自然也是抑制不住的得意,将发簪往发髻里又别了别。

    “慕烟真是好眼力啊,这是我和清华今日上街时买到的,整个京城绝无仅有,只有这一根。”

    那样得意的表情让沈慕烟一瞬间产生了一丝反感,恃宠而骄从来都不是聪明人会做的事情。

    “嗯……不知当讲不当讲,宁夫人就不觉得这发簪的颜色,不太相衬吗?”

    手掌在嘴边捂了一下,沈慕烟装作左右为难的样子说出了这句话。

    “这便是姐姐的眼力不好了吧,娘亲肤色白皙,配上这样正红色的发簪正好可以衬的肌肤洁白胜雪呢。”

    “你娘亲肤色白皙,确实正适合这正红色,只是这身份……”沈慕烟故意说一半,像宁夫人这么有心计的人,肯定听的懂,反倒说一半像是给他留面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