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 第九章 惩罚

时间:2017-11-13作者:一览众山小

    ,最快更新绝世宠妃:暴君,碗里来最新章节!

    “皇兄,你这汗血宝马,当真是一件稀世珍宝啊。”

    当沈慕烟的双腿跨上汗血宝马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了来自身下的那股力量。

    健硕的肌肉纵横,马背强劲有力,让沈慕烟怦然心动,这样的宝马,可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南宫钦的思绪被猛然间拽了回来,看着沈慕烟略带惊喜的眸子,眼中也带着自得。

    “既然皇妹喜欢,那边赠予你了,反正本王一向不善马术。”

    脑海中的思路微微一转,南宫钦便想到了刚才的事情,想到了该如何措辞。

    “对了,刚才太子和你说的可是焦尾琴的事情?”

    南宫钦心中清楚,以他哥哥的这个性格,绝对不会沉得住气,只说这么一件事情。

    满心等着沈慕烟告诉自己da an,等来的却是她微微一点头。

    “不错,刚才太子殿下的确是要将焦尾琴赠予我,臣妹见了这马驹心动,便先行一步了。”

    回首间巧笑倩兮,但是随口应承下来的语气却让南宫钦感到为难。

    还没等他再次问出口,沈慕烟便已经一夹马肚子,在广阔的草原上升腾起一阵青烟,没有了踪影。

    南宫钦上前追了几步,可那是他亲手挑选的汗血宝马,单凭他的脚力自然无法就这样追赶上。

    马上碧绿色的身影微微回眸,看着身后的南宫钦被甩的老远,脸上才闪过一抹愉悦。

    嘴角挑起来的弧度明亮而有艳丽,若非是离开了他们二人的身边,自己保持那样虚伪的笑意,一天下来脸都要僵了。

    想起方才南宫钦欲言又止的模样,沈慕烟就忍不住笑出声来,他心中疑惑不假,可是她与南宫盛说的,也的确是焦尾琴的事情。

    今日与他们二人分别赴约,并非是为了两家讨好,而是要让他们对对方猜疑,这才是沈慕烟最终的目的。

    小腿夹的愈发的禁,沈慕烟胯下的马驹四腿奔腾,在广阔的草原上狂奔着,耳边呼啸而过徐徐凉风。

    正当她拉过马鞍想要随处停下的时候,却发现身下的马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深陷失控。

    沈慕烟手中的缰绳拉的越紧,身下的马驹也就愈发的躁动,几度险些将她摔到马下。

    若非在前世已经有了足够的经验,或许此时自己早就被甩了下去。

    zhi fu惊马并非难事,可是难就难在,这一次重生之后,沈慕烟身上的力道自然也就不如前世。

    无论她怎样努力夹紧马肚子拉动缰绳,都没能让它停下,反而愈发的暴躁。

    正当胯下宝马再次躁动,即将把她甩到马下的时候,一股猛烈的劲道从前方传来。

    一双熟悉而又宽厚的手掌抵在马驹的头颅上,硬生生的将它当地必停,才让沈慕烟有了喘息的机会。

    还没等看清他的脸颊,玉带靴就已经抬起,矫健的身姿跨过马身,直接落在沈慕烟的身后。

    纤细不盈一握的腰身被圈禁在怀中,让沈慕烟在一瞬间清醒过来,可是那熟悉的味道却又让她无法鼓足勇气来拒绝。

    “堂堂将军的千金,竟然连一匹惊马都驯服不了?”

    轻佻慵懒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沈慕烟只是用手指头,都猜的出来身后的人便是南宫祺。

    想来他应该是和父亲同一时间回来的,这几天只是在想南宫盛与南宫钦的事情,竟把他给忘了。

    “我一届女流之辈,就算驯不了惊马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更何况,又不是所有人都像王爷一般英明神武。”

    沈慕烟将身子微倾,尽量远离南宫祺坚硬的胸膛,这话落到他的耳中,却像是微嗔一般的让人作痒。

    “本王自然知道自己英明神武,却没想到你也深知这一点。”

    粗壮的手臂向前一伸,将刚刚远离自己的沈慕烟拉了回来,两个人相差不过分毫。

    在马上被风吹的有些凌乱的发丝飞翘起来,在南宫祺的脸上胡乱的拨弄着,弄的人心发痒。

    “三王爷既然英明神武,就应该多用到朝政上,无端端的来找我做什么?”

    自打听到南宫祺的声音开始,尽管心尖不住的颤抖,却还是让沈慕烟头脑剧烈疼痛着。

    前一世,他那般冰冷的目光投射到身上的时候,似是千万把利剑!

    远比那天晚上刺到她身上的箭矢更加锋利,沈慕烟并非是不想,而是不敢再对上那一对眸子

    既然这一世已经重来,她就绝对不可能再重蹈上一世的恶果。

    他唇齿间的热气喷洒在她的耳畔,沈慕烟的身体不由得微微一颤。

    “本王之前说过的有些喜欢你,难道你都没放在心上吗?竟然这样无情的赶我走。”

    这样近乎痴缠的话语是沈慕烟久久未曾听到过的,她身后的南宫祺,依旧是当年的那个人。

    “那有如何?只不过是三王爷一厢情愿罢了。”

    在喷洒的热气下,沈慕烟依旧没能抑制得住自己的心,微侧过头望向南宫祺那张面颊。

    只是刚一回过头,不成想他已经等在了耳畔,两个鼻尖正巧触碰到一起。

    近距离的触碰让沈慕烟一瞬间缩了回来,将头偏到另一侧,竭力掩饰着逐渐发红的脸颊。

    “我的一厢情愿,你就可以出来和别人的男人见面吗?这匹马应该是端王的吧。”

    南宫祺的语调在倏忽间就冷淡了下来,语气转变的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这个醋坛子,就算是重来一次,也没见他有任何的收敛。

    “我是你的王妃还是侧室?我与谁见面,碍着三王爷什么事了?”

    虽说无奈,沈慕烟言语之中还是忍不住嗔笑了一声。

    “我送你的玉佩呢?”

    蓦然间转变的话题让沈慕烟没反应过来,恍惚间想起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在我房间,王爷可是要收回去?”

    冷笑声从身后传来,没听见南宫祺的声音,反倒是胯下的马踏动了几下蹄子,在草原上再次奔驰了起来。

    “我送你的玉佩你不带在身上,反倒和别的男人出来幽会,你当真以为我会放过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