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九天剑主 第三百八十六章 不可战胜

时间:2019-08-21作者:火神

    听到白夜这话,刑长老及那个中年妇女吓得魂不附体,跪在地上不断颤动。手機用戶請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白初宗,这些人不知您的虎威,对您多有冒犯,还请您多多见谅。”圣使不是白痴,看到白夜与众人的神情,已是猜到一二,连忙乞求道。

    现在白夜在群宗域根本就是煞星与杀神的代名词,无论是谁,都不敢招惹,否则便是滔天大祸啊。

    白夜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又看了眼那边呆若木鸡的老皇帝一众,继续开口:“你们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们,是群宗域哪个宗门的?”

    “回回禀初宗,我们是是飞鹰阁的人”圣使小心道。

    “飞鹰阁?”白夜皱了皱眉,却未听说过这个宗门。

    群宗域里大大小小的宗门足足有上百个之多,他也记不住这些。

    “我白夜是个有仇报仇,有恩报恩之人,别人如何对我,我便会加倍对付别人。”白夜视线转移,落在了那刑长老的身上,淡道:“刚才你要我自废修为滚出去,现在,我也同样以这样的手段对你,你应该没有意见吧。自废修为,然后滚出这里吧。”

    这声音不轻不重,却传遍整个殿堂。

    刑长老脸色顿白,一副六神无主的样子,颤道:“白初宗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初宗,请初宗原谅原谅啊!!”

    说罢,人不断的磕头。

    “若我不是初宗,我没有强大的实力,那我向你叩首,你会放过我吗?”白夜反问。

    刑长老愣了下,神情有些慌乱,舌头打结道:“我我会肯定会”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白夜摇了摇头,淡道:“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快些做好选择吧。”

    “天魂被废,魂修尽失,这对魂者而言,简直比死还痛苦啊。”刑长老哭喊道。

    “那你之前对我这般要求,为何没有考虑到这一点?”白夜反问。

    “这”

    刑长老脸色极为难看。

    “既然做不了选择,那我帮你做选择,你既然说天魂被废比死还痛苦,那我就大发善心,赐你一死!”白夜可不是什么大善人,他神情一冷,便要出手。

    刑长老见情况不对,急忙喊道:“大人初宗大人,我我愿意自废修为,我愿意!!请饶我一命。”

    白夜淡漠的看着他。

    却见刑长老缓缓站起身来,神情无比纠结。

    对魂者而言,天魂被废就相当于自断前程,不过天魂被废,至少命还在,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刑长老缓缓举起手来,蓄积魂力,便要朝自己的胸口砸去。

    周围的人无一人敢出声阻止,目光怔然,紧紧的望着。

    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刑长老倏然眼神一寒,魂化元力,一掌如风,狠狠的拍向白夜的头颅。

    可就在这掌即将触碰白夜头颅的瞬间,一道身影刹那间出现在白夜的面前,将这手掌阻挡了下来。

    圣使一众大惊失色。

    刑长老更是浑身直颤。

    他本想斩杀白夜,以绝后患,保全住自己,但不想自己这信誓旦旦的一击,却被挡了下来。

    “飞鹰阁人莫不知?擎天初宗皆有擎天长老守护,刑长老,你是认为你的本事能斗过擎天长老?”

    白夜淡问。

    刑长老这才猛然回过神来,此人并非普通的初宗,而是一位擎天初宗,他的身旁,可是守候着擎天长老的!

    擎天长老?对于飞鹰阁人而言,那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恐怕阁主出现,也未能与之抗衡吧?

    “混账东西!!”

    突然,一记可怕的气刃狠狠朝刑长老撕来。

    刑长老大惊失色,定目一看,竟是圣使出手。

    他祭出法宝,不竭余力的朝刑长老发出攻势。

    “杀了他,快!”圣使大喊。

    其他人也回过神来,一齐朝刑长老围攻。

    “不!!”

    刑长老声嘶力竭的大喊。

    但无济于事,圣使一众杀心已定,众人群起而攻,刑长老携着不甘与无助,被圣使等人生生击碎了心脏,倒地惨死。

    刑长老一死,圣使一众急忙跪下高呼:“回初宗大人,刑荣已伏法!还请大人恕罪!”

    呼声落下,圣使将脑袋狠狠的磕在地上,脸上尽是汗水,牙齿死死的咬着。

    但,白夜没有吭声。

    他心脏跳动的厉害,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此刻的圣使,早已在心里将刑荣给痛骂了一万遍。

    他若自废修为,或许事情不会弄的那般复杂,但却不曾想刑荣竟天真的去偷袭一位擎天初宗,他不知道擎天初宗身旁都有擎天长老守护的吗?以他这点实力,怎么可能办到?

    如今倒好,刑荣不光丢了性命,不准还得将飞鹰阁也一并拖下水,彻底得罪死了白夜。

    亦不知白夜现在要对飞鹰阁如何处置。

    “这就是你们飞鹰阁的态度吗?”

    白夜冷问。

    “白初宗这”

    “即日起,飞鹰阁立即解散,宗门内的所有物资,全部充于神女宫,明白吗?”白夜说道。

    “什么?”

    圣使一听,顿时愕然:“白初宗,您莫不成要我飞鹰阁彻底覆亡?”

    “白初宗,这个要求,太过分了!”

    “还请白初宗饶了我等。”

    其他人纷纷说道。

    “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我白夜不是什么大善人,我给你们七天的时间,七天,足够你们将消息传至飞鹰阁,届时,我要飞鹰阁立即解散,若你们不从,便是我血洗飞鹰阁之日,莫要怪我没有给你们机会。”

    白夜挥手,沉声道:“此外,这里的所有人,立刻废掉修为,否则,死。”

    “白初宗,你”

    众人大惊失色。

    万没想到,白夜竟还要他们自废修为。

    “怎么?要我来动手吗?”白夜淡道。

    “白夜,你欺人太甚!”之前那名中年妇人猛然站起身来,怒气冲冲的喊道:“我们都做出这样的让步了,头都给你磕了,你为何还不肯放过我们?”

    “就是,刑长老死都死了,按理说你有什么仇怨,也该结束了,为何还要咄咄逼人?”又有人站起来喊道。

    “这个人根本就是丧心病狂,各位,他不过是一个人,就算是擎天初宗,又当如何?不如我等一起联手,将他斩杀在这里,如何?”

    “对,白夜,你真以为我们怕你?我们敬你,那是看在万象门与擎天长老的面子上,你真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得寸进尺!”

    “你若是把我们逼急了,大不了我们跟你玉石俱焚!”

    飞鹰阁人纷纷喊道,这个时候,他们也不再顾忌白夜的身份了,他们可以让刑荣自废天魂,甚至杀了刑荣,可若这种事情发生在他们自己身上,他们一样会站起来反抗,毕竟之前事不关己,现在不一样,火已烧到身上来了,岂能不跳?

    “既然你们要死,那好,你们就去死吧。”

    白夜冷哼,突然挥手,一股大势笼罩整个殿堂。

    八重大势啊。

    哪怕是圣使都不能抗衡。

    “白夜,你敢?”

    那些人大叫大嚎。

    “我有何不敢?都去死吧!”

    白夜低喝。

    砰!

    砰!

    砰!

    砰!

    众人的头颅直接被挤爆,就像被捶裂的西瓜,一个个炸开,红白之物溅向四方。

    眨眼之间,飞鹰阁的大部分人全部惨死,只剩下圣使一人。

    圣使呆呆的跪在地上,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而老皇帝、邓炔芝及文武百官,早就傻了眼。

    门口处的南宫媚也像雕像般,立在原地一动不动,一双秋眸锁在白夜身上,再难移开。

    这些来自飞凰阁的高手,一个个竟如猪狗一般,被白夜随意碾杀,任何反抗他的存在,皆命丧黄泉。

    圣使也终于看清楚飞鹰阁与白夜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也终于明白为何此人能够轻松覆灭宗家,他根本就是不可挑衅的存在!

    圣使抬起手来,毫不犹豫,狠狠朝自己的胸口拍去。

    咚!

    其天魂顿碎。

    圣使吐出一口鲜血,神情痛苦,但很快便直起身,再度跪在地上,朝白夜叩首,浑身不断发颤。

    之前所有人都在叫板白夜,唯独他一声不吭,审时度势。

    到底是圣使,目光显然要长远不少。

    “善。”

    白夜丢了一枚丹药过去。

    圣使拾得,颇为欣喜。

    天华丹?有此丹药,他重铸天魂轻而易举,破而后立,天魂被废再重铸的话,说不定有机会修出变异天魂。这莫不成是白夜对自己的嘉奖?

    白夜没有再理会圣使,而是将视线落在老皇帝的身上。

    “没想到你竟已成长到了这等地步输了,我们输了。”

    老皇帝缓缓闭起双眼,淡淡开口。

    能够把令他仰望的飞鹰阁人逼到这等田地,需要何等手段?他又岂能去抗衡这样的人?

    相信以白夜的能量,灭掉大夏,也不过弹指瞬间罢了。

    “不过,白夜,虽然你很强,我无法战胜你,但你不要得意的太早,我并没有就这么放弃。”

    倏然,老皇帝从腰间取下数枚令牌,将之全部捏碎。

    哗啦。

    每一道令牌里都有一道光束冲出殿堂,飞入长空。

    圣使瞧见,脸色顿变。

    “南宫,你已经害死了我飞鹰阁,难道其他几个宗门,你也不放过吗?”

    白夜一听,恍然大悟。

    这些皆是信号令。

    老皇帝意图将其他几个宗门的强者召来,对抗白夜。

    不过在圣使看来,这根本就是自杀。

    这个人,根本不可战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