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在镇武司摸鱼那些年 第179章 拍卖

时间:2023-05-17作者:尺关

    镇武司。

    八天时间转眼即过。

    苏御心神沉浸在血目劫后面的加号上,心头默念一声:“加点!”

    伴随着属性那一栏的二点属性消失,一股清凉感在苏御的脑海里化开。

    这八天的时间里,苏御服用八副补药,一共获得四点属性。

    借助这四点属性,苏御将血目劫的熟练度提升至精通的地步。

    “再有四点属性,就能将血目劫的熟练度提升至破限了。”

    看着血目劫已经达到精通,苏御眼睛不由一亮,心头暗道。

    他非常好奇,当血目劫这项武技的熟练度达到破限后,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陆老弟,陆老弟能听到我说话吗?”

    突然,他怀中的鸳鸯螺响起了声音。

    苏御不由一怔。

    蔡金辉?

    这鸳鸯螺他一直贴身放着,并未塞入空间戒指里,为的就是避免蔡金辉找来的时候,无法联系上自己。

    苏御取出鸳鸯螺,然后说道:“蔡大哥,有什么事吗?”

    “陆老弟,今天晚上凌晨,请来云安客栈的甲字号包厢一叙,其他人已经都到了。”

    苏御回道:“好的,我会准时过去。”

    蔡金辉道:“那就恭候陆老弟大驾了。”

    鸳鸯螺再次没了动静。

    看着手中的鸳鸯螺,苏御目光微闪,心头暗道:“看来就是这几天了。”

    “你们在算计我,而我也在算计你们啊。”

    苏御嘴角掀起一抹冷笑。

    现在手里用了血目劫这项辅助武技,哪怕是鱼跃境武者,他也有机会战而胜之。

    他倒是无比好奇,这五人所发现的武圣陵寝,究竟是在何处。

    中午时分,苏御在君悦酒楼吃过午饭,然后便径直往太安拍卖行的方向走去。

    同时他远在老宅里的两道分身,也易容成不同人的模样,往太安拍卖行的方向而来。

    本尊自然只是去看热闹,真正负责竞拍的则是分身代劳。

    但因为大部分元晶都在自己本尊身上,若是真的拍下那枚空间戒指,他需要将元晶给予分身去缴纳相关费用。

    “苏大人。”

    突然身后传来一道招呼声。

    苏御脚步一顿,然后循声朝身后方向望去。

    只见陆泽林沧澜等几位校尉,正往这边方向快速走来。

    这些人全是任职于武龄麾下的校尉,也是他曾经的同僚。

    看到众人,苏御嘴角一掀,笑着和众人打招呼道:“陆大哥,林大哥,顾大哥,秦大哥,尹大哥,何大哥”

    听到苏御这声大哥,众人面色唏嘘,双方仿佛又回到了曾经一起在武龄麾下任职的那段日子。

    可惜的是,现在苏御已经平步青云,晋升镇武司百户了。

    而他们,也不能在称呼他为苏老弟了。

    “苏大人,您这是要去参加拍卖会吗?”陆泽笑着问道。

    苏御点点头,笑道:“反正闲来无事,听说今天拍卖行会有一场拍卖会,不如去凑凑热闹,你们这是?”

    “嘿嘿,咱们也是去凑凑热闹。”

    尹千顺嘿嘿笑道:“苏大人,既然咱们碰上了,要不就一起呗。”

    苏御点点头,笑道:“也行,走吧。”

    旋即一行人往太安拍卖行的方向走去。

    当众人走进包厢,整个拍卖场早已经是人山人海。

    苏御站在包厢的窗前看着下方的热闹景象,不禁暗暗咋舌。

    “啧啧,今天这场拍卖会,比咱们之前看的几场拍卖会人还多啊。”苏御轻笑道。

    “嘿嘿。”

    秦睿轻笑道:“苏老.苏大人可能有所不知,今天这场拍卖会可不简单,据说有位卖家出售一柄玄兵,我们也是听了这个消息,才特地赶过来瞧瞧热闹。”

    “哦?”

    苏御嘴角不由一抽。

    这样说来,这场拍卖会能这么热闹,还是因为自己寄拍的那柄玄兵揽月?

    不过转念一想,苏御不禁哑然失笑。

    随着身份和修为的提升,再加上手里又有好几种极品玄兵,让他对于玄兵反而觉得习以为常了。

    可对于其他人来说,一柄玄兵的价值却依然是高不可攀。

    哪怕是随便一柄黄兵流落在拍卖场上,都会被各大世家或势力争抢的面红耳赤。

    而一柄玄兵的价值,无疑是黄兵十几倍。

    对于他而言,因为手里的玄兵和各种上古玄阶武技五花八门,反而对玄兵的价值有了一个错误的估算。

    正所谓由俭入奢易。

    当一个有钱人对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习以为常时,自然不会意识到自己所拥有的任意一件东西,可能都是许多普通人一生都难以企及甚至是梦寐以求的东西。

    很显然,他放在拍卖行进行寄拍的玄兵揽月,成为了今天这场拍卖会上的重头戏。

    或许这柄揽月的价格比不上他想要拍下的那枚空间戒指,但今天来到这里的人,绝对有绝大一部分人是为了看看那柄玄兵揽月。

    “我刚刚进来的时候,可是看到了好几位咱们镇武司的百户大人,恐怕待会儿这柄玄兵亮相的时候,会有一场龙争虎斗啊。”

    “嘿嘿,就是不知道,最后会是谁成为最后的赢家。”

    “据拍卖行的介绍,这可是一柄极品玄兵,其附带的武技威力,乃是玄阶高级武技!”

    “唉,可惜囊中羞涩,否则我说什么也得争一争,这可是极品玄兵啊,那背后的卖家什么来路,竟然连这玩意都舍得拿出来拍卖,真是丧心病狂啊。”

    “.”

    包厢里,众人议论纷纷,面色皆是有些复杂。

    听着众人的议论声,苏御心头暗乐。

    “待会等那柄揽月亮相的时候,不知道伱们会是什么表情。”

    苏御嘴角闪过一抹恶趣味的坏笑。

    这柄玄兵揽月,是春大人手里的武器。

    而京州镇武司的大部分百户和校尉,足足有一半人参与了那场对春大人的埋伏

    春大人掏出揽月逼退四位千户大人的一幕,在场的人可都是看在眼里。

    现在这柄揽月刀被掏出来拍卖,估计他们的表情会异常精彩吧?

    苏御不禁有些期待这些家伙待会脸上展现出来的表情了。

    对于其他人而言,极品玄兵是他们可望而不可即的宝贝。

    可在他手里,这样的宝贝却多达数件,甚至到了不得不将揽月拿出来卖掉的地步。

    揽月的威力确实不错,但比起手里的那柄斩龙短剑来说,就显得有些不如了。

    根据那位二十四节气里代号立夏的家伙所言,斩龙短剑是他暗杀了一个铁骨境的武者后,从其手中得来的战利品。

    依照苏御的推测,目前他手里的斩龙短剑,应该是某个上古时代的武者陵寝里的陪葬品,最后被后世武者误入其内,也让这柄极品玄兵重现天日,最后辗转到了立夏的手中。

    等待了半个时辰过去,拍卖场里的灯光突然黯淡了下来。

    一名面容富态的中年男子走上了拍卖台。

    看到这名中年男子的出现,苏御能清晰的察觉到包厢里众人脸上一闪而逝的失望表情。

    “呵,看来这些家伙对于主持今天这场拍卖的人不是药红裳,心有遗憾啊。”

    苏御心头不由腹诽一声。

    “各位朋友们,感谢大家百忙之中能来参加今日拍卖行举办的这场拍卖会。”

    中年男子目光环视一圈,然后朗声笑着说道:“容我作个自我介绍,我叫段守林,是今天下午这场拍卖会的拍卖师。”

    “在这里,希望大家能够有机会满载而归!”

    “好了,闲话少叙,咱们开始今天第一件拍品的展示!”

    随着他话音落下,这场拍卖会的第一件拍品,一位侍女手持托盘走上了拍卖台。

    当段守林将盖在托盘上的红色锦帕摘下时,托盘上的拍品也展露在众人面前。

    那是一本武技。

    看到那本武技,苏御面色不由一怔。

    这第一件拍品,就是自己从立夏手里得到的那本玄阶中级身法武技,御风行。

    这本玄阶中级身法武技苏御仔细看过,就如这本武技的名字,讲究顺势而为,在有风的地方,修炼这本武技的武者,将会获得更快捷的速度,甚至是御风而行。

    可一旦没有风的加持,这项身法武技的速度就会受到极大的减弱。

    也就是说,修炼这本武技的武者在遭遇狂风的加持下,将会拥有极快的身法速度,可一旦没有风的加持,那速度就非常一般了。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本武技是非常罕有玄阶中级身法类武技,名叫御风行”

    段守林朗声介绍着这第一件拍品,争取极大的吸引众人对其的关注,并炒高其拍价。

    “这本玄阶中级身法类武技御风行,它的起拍价是一万元晶,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千元晶,现在拍卖开始!”

    “一万元晶!”

    “一万一千元晶!”

    “一万二千元晶!”

    “一万三千元晶!”

    “一万四千元晶!”

    “一万五千元晶!”

    “两万元晶!”

    “两万一千元晶!”

    “.”

    到最后,这本玄阶中级身法武技御风行,被拍出三万二千元晶的价格。

    这个价格倒是出乎了苏御的意料。

    以他的价格估算,这本武技的价格应该是在二万到二万五这个区间。

    能拍出三万二千元晶的价格,算是意外之喜了。

    接下来亮相的数件拍品,便显得非常寻常了。

    虽然依旧是罕有,但却都没能引起苏御的注意。

    当这次拍卖会进入中场后,一名侍女再次捧着托盘走上拍卖台。

    段守林将托盘上的锦帕揭下,托盘上的一柄残月型弯刀展露在众人面前。

    看到这柄弯刀的那一刻,此刻各个包厢里的百户皆是豁然起身,面色露出浓浓的不可置信之色。

    “嘶~”

    而苏御所在的包厢里,本在谈笑风生的几人,看到这柄弯刀的出现,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面色显得无比错愕。

    “这柄弯刀这柄弯刀不是当初春大人手里的那柄弯刀吗?”

    秦睿瞪大眼睛,失声喃喃道。

    当初春大人利用这柄弯刀,激发武技逼退四位千户大人,他们这些拎着弓弩埋伏在外围的人,可都是清晰的看在眼里。

    “这件拍品,竟然被拿出来拍卖了?”陆泽也不由失声喃喃道。

    “难道是三公主?”

    “春大人最后是被三公主所擒,春大人手里的那柄弯刀,想必也是落入了三公主手里?”

    “应该没错.”

    “.”

    众人议论纷纷,皆是猜测这柄弯刀是被魏涟漪拿出来出手。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的是,此刻的魏涟漪和武龄便在其中一个包厢里。

    “这是.”

    看到这柄弯刀的瞬间,魏涟漪眉头不由蹙起。

    这柄弯刀,被她支付给一位神秘武者提供春大人下落的报酬了。

    可万万没想到,这柄玄兵竟然沦落到了拍卖场。

    难道是那个家伙拿出来出手了?

    “表姐,这不是春大人手里的那柄弯刀吗?”

    武龄俏脸有些诧异的问道:“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表姐,这柄弯刀是你拿去出售的吗?”

    魏涟漪闻言,不由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不是,这柄弯刀被那个提供春大人下落的人拿走了。”

    提供春大人下落的人?

    武龄一怔,然后想起魏涟漪外出缉拿春大人的时候,是有人给她通风报信才得以将春大人擒获。

    当初这柄弯刀的威力,武龄可是看在眼里。

    现在看到拍卖的玄兵竟然就是这柄弯刀,武龄不由心底起了心思。

    武家哪怕现在只经营一家困兽场,其敛财能力也是相当可观的。

    她不由动起了将这柄玄兵拍下的念头。

    那把精致的弯刀,确实是深得她心。

    “各位,这便是一位神秘卖家委托我行进行拍卖的极品玄兵,将其催动,可激发一式玄阶高级武技!”

    段守林轻笑着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