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大人,轻点宠! 贫民窟

时间:2018-04-17作者:柠檬茶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可是对罗伯特教授的找寻,却是一点儿不见进展。

    万秀珍终日以泪洗面,守在唐文山的病床边,饭也没胃口吃。

    唐晚晚也停下了手头上所有的工作,几乎二十四小时的陪在父亲的病房。

    因为她也渐渐的开始接受,这有可能是她和父亲相处的最后时光了。

    看着父亲那苍白的,不见一丝血色的面容,那双慈爱的严厉的眼眸,紧紧闭着,她的心底就是一阵悔恨。

    都是因为她,父亲才变成现在这幅模样,她只怕是这辈子都无法再原谅自己。

    这段时间,唐文山一直昏昏睡睡,身体连接着各种复杂的仪器,可即便是这样,她和母亲万秀珍,却也时刻的提着一颗心。

    唐文山的身体里,就好似埋藏着一颗炸弹一般,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夺走他的生命。

    如今能够就他一命的,只有手术。

    而随着时间的延后,手术难度增加,风险也变大……

    绝望的气氛,笼罩起了整间病房,她们甚至开始觉得罗伯特教授不会有消息了。

    ……

    而另一边的国都,焦阳的焦急,一点儿也不比她们差。

    那天之后,许助理就再没现过身,代替他来病房的,是国都当地的警员。

    从警员处得知,当地警方也在积极的配合找人,不仅如此,警员还隔上两三天的过来给他汇报情况,总算是让焦阳心绪稍稍平稳,留在医院接受治疗。

    警员的话,的确不假,有石震擎的特别嘱托,整个警局上下,的确都在焦急的找寻着罗伯特教授的去处,但同时,他也刻意的对焦阳隐瞒去了燕雅茹失踪的消息。

    这是许助理特别交代的。

    人自然是要找的,只不过,对于此刻的焦阳来说,养好身体,才是重中之重。

    总不能,人没找到,自己先倒下了吧。

    而在病房里的焦阳,每日都在焦心唐文山的身体,是否能够撑到找到罗伯特教授,竟一次也没想过要给燕雅茹打电话。

    甚至,心底还在暗暗的松气,庆幸她也同样没给自己打电话过来。

    他这里已经够乱的了,他不想再听她发出任何的抱怨。

    一想到燕雅茹,焦阳就有些头疼,他蹙了蹙眉头,摇头把念头甩开,然后躺回了病床上。

    ……

    b国经济常年不均衡的发展,导致了国内贫富差距巨大,国都颇有名气的第九街区,就是一处富人区和贫民窟的分界线。

    往南,是豪华奢侈的富人区,往北,是破败不堪的贫民窟。

    和夫人极尽奢华的生活不同,贫民窟的的生活环境极为恶劣,那里人员复杂,是边际活动的避难所,也是有可能造成多种传染病肆虐城市地区的传染源,那是一个黑暗的,和正直、健康毫不相干的地方。

    这里人情冷漠,每天都在上演着各式各样的悲剧,大家早已经习以为常,彼此间也都默契的遵循着弱肉强食的规则。

    但即便是这样,一个被打的满头是血,只裹着一条染了血的床单堪堪避体的女人,惨叫着从一栋没了门的房子里逃出时,众人还是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那女神披头撒发,又沾了血迹,根本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不清容颜,但从她裸露在外的白皙皮肤来看,不难断定,她是才来到这里。

    贫民窟的每一个人,每一天,都在为了生活奔波,根本不可能养的出这般细腻白皙的皮肤。

    紧接着,再看到紧跟在女人后面,捂着一只眼睛,另一只手握着喝空了的啤酒瓶就直追出来的高大男人,众人又赶忙收回视线。

    那人叫蒙德,在这贫民窟里都是出了名的,偷鸡摸狗杀人抢劫无恶不作,若是被他赖上,那绝对不会有好下场,当然这还不是最让人怕他的……

    众人真正怕他的原因,是……

    “小路易,给你爸带可按时吃了?”

    这个时候,一个颇慈祥的声音,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被唤作小录音的男孩儿忙转身,对着身后的来人,露出个灿烂的笑容。

    他咧嘴,“吃了,按着您说的,一天吃了三回。”

    他想了想,眉头一皱,露出困惑的神色,“可是,爸爸的身体却不见好……”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病不是一天长出来的,这药又不是神药,又怎么可能几天就把数年积攒下的病一下子去除?”

    也不知道小路易听明白了没,他垂下眸,抬起小脏手,在脸上起了风癣的一处挠了挠,但很快被人制止。

    “又没洗手?”

    小路易有些不好意思,咧嘴嘿嘿一笑。

    “要注意卫生,勤洗手,不然这手上的脏东西吃进胃里,就会得病,还有你脸上,痒不痒?用脏手捧,只会更痒。”

    小路易忙把手放下,不敢再挠。

    那人又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纸币,塞到小路易的手中。

    “去买快肥皂,手,一定得记得洗。”

    孩子笑了,忙把钱结果,藏进自己里衣的口袋里。

    “记得嘱咐你爸爸吃药,药没了,再来找我要。”

    “嗯!”

    钱不多,却让孩子高兴的眼睛都微有些发亮。

    “记住,是买香皂的,不能拿去买糖。”

    那人嘱咐着,也不知道小路易听见了没有,他小小的身子,快步的窜入狭窄的街道,然后从拐角处小时。

    ……

    而街的另一头,燕雅茹跑的惊慌,没注意到脚下,一阵钻心的疼痛,垂目,才看见,是不小心踩到了地上的铁丝。

    她没穿鞋,铁丝锋利的断口已然刺入了她的脚掌,她刚要弯身去拔,只听“砰”的一声,头上一疼,她就再没了意识。

    和她一起掉落在地上的,是酒瓶裂开的碎片。

    似不解恨,蒙德又对着躺在地上的她,一阵猛踹,直把人的嘴角,都踹出了血丝。

    捂着眼睛的手松开,才让人看见,他右边的眼睛里,竟扎了一截玻璃!

    血肉模糊,本就狰狞可怖的面容,更加让人不看抬眼去看。

    难怪蒙德这么发狠,原来是这女人伤了他的眼!

    原本围观的人,忙悄悄的躲开,生怕这暴戾的蒙德再把火气迁到自己的身上。

    只都在心底感叹,这女人,怕是今天命要交代在这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