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大人,轻点宠! 断绝关系

时间:2018-04-17作者:柠檬茶

    燕雅茹被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怎么可能不要燕氏,她根本就没这么想过,此刻的她,只是因为太担心了,她知道燕氏很重要,不仅仅是关乎燕家一个家族,燕氏若是破产,其股东,合作伙伴,以及燕氏上下千万员工们,都会受到严重的影响。

    可是,她也没说错啊,父亲的经验和能力,都远远高过自己,有他在这里做出重要的决策,其他的事情安排给助理手下们去做,她离开,也就是会加重父亲和大家的工作量罢了,并不会带来致命的影响。而焦阳那边,上次,他就是因为胃穿孔一个人昏倒在家,若不是及时送医,后果不堪设想。

    他现在身体还未康复,就这么一个人搭乘飞机去了b国,人生地不熟的,若他在b国身体吃不消,再昏倒怎么办?

    在她的心里,很明显,此刻的焦阳比燕氏更加需要自己。

    她尝试解释,可父亲这边却是怎么也解释不通。

    不仅如此,他还放了狠话。

    “你若非要去,除非和我断绝父女关系!”

    她不想的,可是她也实在是着急。

    ab两国离得并不近,直飞的航班也没有几班,若是再耽误下去,错过了今天的最后一班航班,她就要等到明天早上再搭乘飞机过去,这漫长的一整个晚上的时间,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不仅如此,她也知道,父亲若是打定了主意不让自己去,那么,就不仅仅是今天,明天,他也一样不会准许自己去。

    她不会放着焦阳一个人不管的,即便是……

    “爸,我得去。”

    说这话的时候,燕雅茹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直把燕老爷子说的也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他拧眉,暴怒。

    “混账东西,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心痛成一团,她深吸了口气,抬目,迎上父亲的目光,然后点头,坚定的道。

    “爸,我爱焦阳,我得去。”

    “砰!”

    是燕老爷子推翻椅子的声音。

    他气坏了,手指都在发颤,直指着燕雅茹的鼻子,满脸的痛心。

    “你啊,你啊,你啊……”

    这个时候,燕雅茹扑通一声的跪下,“爸爸,求你……”

    奋斗半生,风光半生,好胜半生的燕老爷子,在这一刻红了眼眶。

    他快速的别过脸,对着大门的方向顿足许久,最后一声重重的叹息,撂下一句,“我不再管你,但你记住,若是你踏出这见办公室一步,从此,你便不再是我燕家的女儿!”

    说罢,迈开步子离开了。

    而在他迈步的那一刻,身后的燕雅茹,终于再支撑不住那早已盈满眼眶的泪水,汹涌而落。

    “爸……”

    ……

    “您好,请检查一下安全带,前方有气流,会有一些颠簸,这属于正常的情况,请大家不要惊慌。”

    空姐温柔的提醒,把燕雅茹的思绪拉回。

    手里的咖啡已经凉了,她微一蹙眉,仰头,直把杯中剩下的咖啡全部灌入了腹中,然后,靠坐进了飞机的座椅里。

    脑子乱腾腾的,像是有千百知聒噪的苍蝇,在脑海里嗡嗡的盘旋。

    ……

    焦阳抵达b国首都国都时,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了。

    来的太过匆忙,他几乎没有任何的准备,更没有什么计划,索性,直接搭车去了市区,随便找了家酒店先住下,休息休息,等明天在开始着手找人。

    在飞机上的时候,他的胃就不怎么舒服,飞机餐只咬了几口,就没再吃。

    下了飞机之后,胃部就时不时的阵痛,到达酒店时,他已经疼的头上直冒冷汗了。

    他的身体情况,他自己清楚,胃穿孔,还是比较严重的程度,若是再不好好配合治疗,搞不好是要做手术,切除病变组织的。

    这些,小辰和护士们轮着番儿的在他耳边说,他就是不想知道都不行。

    自己这种情况,若是去了医院,医生肯定是会建议他住院的。他千里迢迢赶来b国,可不是来住院的,他这才哪儿到哪儿,医生不也说了,最多也就是做个切胃手术,可唐文山不一样啊,时间每多拖延一天,他的生命就越多一分危险,和生死相比,他的这点儿胃病算的了什么?

    他强忍着疼痛,拨打了前台的电话。

    “麻烦帮我买一盒胃药,颐和消炎药。”

    “好的,先生。”服务员应着,“请问,还有什么可以帮得到的您的吗?”

    “没有了。”说完,焦阳又赶忙改口,“再,再帮我买一盒止痛药吧。”

    “好的。”

    ……

    也不知是累的,还是止痛药真的起了效果,吃过药没过多久,焦阳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为了尽量不耽误时间,他特意定了好几个闹铃,保证自己明天一早就出去找寻。

    ……

    凌晨三点钟的国度,是安静的,也是喧闹的。

    一杯浓咖啡的缘故,燕雅茹在飞机上几乎没怎么睡着,这一下飞机,整个人都困顿了起来。

    她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出了机场打车。

    运气还算不错,没用多久,就打上了一辆出租车。

    “请问您要去什么地方?”

    燕雅茹刚打了个哈欠,被司机这么一问,她才意识到,这里是她人生地不熟的b国国都,从来没来过,也不知道下了飞机能去哪儿。

    都这么晚了,不如就先找个地方睡下,等明天再想办法去找焦阳。

    “送我去最近的酒店。”

    她道。

    她太困了。

    自从燕氏出事,她就一听安稳觉没睡过,现在这一下子又熬夜到了凌晨三点,她浑身每一个细胞,都在抗议,都在叫嚣,她需要休息了。

    “好嘞!”

    司机答应的很爽快,随即发动起了车子。

    她靠在车子的座椅里,眼睛微眯。

    司机大概是看出了她神色里的倦意,默默把音响调笑,然后又调换了一首相对舒缓的音乐。

    “谢谢。”

    燕雅茹道。

    舒缓而又柔和的曲调,宛若安眠曲一般,燕雅茹不知不觉中,就沉入了睡眠。

    而驾驶座上的司机,也收起脸上憨厚的神情,目光扫过车子后座上入了眠的燕雅茹,嘴角浮起一抹笑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