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大人,轻点宠! 彻查到底

时间:2018-04-05作者:柠檬茶

    没有手机,没办法和外界联系,也就不能做任何的安排。

    刚刚总统大人又是直接下达了对高盛抓捕的命令,那小子嘴巴不严,还不知道要供粗话自己多少罪责来。

    身居高官,周遭的诱惑实在是太多,他早年也的确是想当个好官,可身在局中,不遵循规则,就必然会遭到旁人的排斥,一如唐文山一般。

    他有野心,想要往上爬,自然只能选择更适合自己的途径。

    每一次接受贿赂,他都在心底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为了攀登到更高的位置所必须要走的道路。

    等他有一天真的做到了自己想要的位置时,他一定会努力做个好官,把这一切全部都偿还回来。

    事实上,他也没怎么做过利用职权谋取利益的事情,只是参与了一些必要的迎合,再有,就是为自己这个不省心的外甥擦屁股了。

    可即便是这样,他也难逃法律的制裁。

    身居高官的每一个人,身上都不容的半点的污点,甚至,对于他们,还有更高的要求,因为,在他们的面前,每天都摆着各种各样的诱惑,他们只要稍有控制不住,后果就会是难以想象的严重。

    就算是不被翻腾出他平日里做的那些事,单单只是昨天,他帮高盛出气的这一桩,也足够让他丢掉官职的了。

    几十年的努力,却在最接近自己想要的位置的时候,就这么功亏一篑。

    不,是一败涂地。

    他太清楚,接下里等着他的是什么了。

    隔离调查,那些和他有过交易的官员企业,都会被杀过措手不及,遭到牵连。

    他花了那么大的心思,用了那么长的时间,好不容易布下的人脉,会因为这次,被总统大人连根拔起。

    那些支持他的人,还有那些他利用职权扶持起来的亲朋好友,也都会跟着一损俱损……

    一败涂地,并且再无翻身的可能。

    而这一切,发生的却是这么突然,一夜之间……

    ……

    半个小时后,去往公安总局的路上,石震擎脸色一片铁青。

    他气坏了,那一条条关于高翔天的罪责,真是让看的人触目惊心。

    若不是这次高盛的事情把这一切牵连出来,他还不知道要继续蒙在鼓里多久。

    怪不得这么多人都支持高翔天担任外交主管的位置,原来,那些人,根本就是高翔天所拉拢的“军团”成员!

    一个个都是身居要职的高官,却私下里拉帮结派,不顾民众的利益,中饱私囊,这还了得?

    还什么给警局来个大换血,是该好好换次血,只不过,不是警局,而是a国家的高级领导团队。

    “你打算怎么办?”

    身旁的叶北辰,在这个时候,带着担忧的开了口。

    人是清查个差不多了,可处理起来,却并不容易。

    每一个人,都身居要职,干系重大,就算是一下子都能清除出去,可谁来替补顶上空下来的位置呢?

    况且,看看这些年来高翔天盘根复杂的人脉关系网络,不难推测,这遭受到牵连的每一个人,定然也都有着一个庞大的体系作为支持和掩护,若是一个个的清查过去,还不知道要再牵连出多少人和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这也是,他早就对高翔天有所察觉,却一直放任,没有制裁的原因之一。

    “查。”

    石震擎合上手里的文件夹,叹了口气,神色里带着疲惫,语调却是格外的坚定,“不管有多难,都一定要查。”

    看到石震擎的这个态度,叶北辰心底却是稍稍安稳了几分。

    他们的观点是一样的。

    不管有多难,都要查。因为这关乎的,是a国未来的发展,是a国民众们的切身利益,甚至会影响到未来a国综合实力增长的速度,以及国际影响力的扩大。

    必须要查,要想国富民强,必须要有一个足够强大的管理班子,引导的方向对了,民众们才能跟着走向正确的发展。

    “我会永远站在你这一边。”

    叶北辰表态。

    石震擎深深的望着叶北辰,随即,抬起手来,握成拳头。

    叶北辰见状,一勾唇角,也抬起手,同样紧紧握起,然后,朝着石震擎的拳头上撞了过去。

    这是他们小的时候,互为玩伴之时,经常会做的动作。

    这么多年了,他一直辅佐石震擎,除了君尘之谊,更多的还是因为从小到大的深刻友谊。

    他们是君臣,也是兄弟,他早就发过誓,不管石震擎要做什么,遇到什么样的困难,他都会支持他到底。

    ……

    高翔天被隔离调查,高盛被暂扣拘留所,一时间,整个高家上下,都人心惶惶起来。

    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明明前一天一切都还好好的,高翔天马上就要成为下一任的外交主管,高家也能借此更上一层楼,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佩珊,你不是和唐太太关系不错么?要不然,你去唐家问问?唐家和叶家世代交好,说不定他们那边能有点什么消息,总不能这么干等着,那也不是个办法啊。”

    高盛的父亲高寒松一脸期翼的看向自家老婆,然而,高太太的话,却让他眼底刚刚燃起的星甸希望,霎时熄灭。

    她说,“去倒不是不可以,但,秀珍的脾气你也知道,只怕是现在她都未必肯见我呢……”

    是啊,上次万秀珍安排高盛和唐晚晚相亲,两家闹的那么不愉快,饶是后来他们几次登门道歉,也未必能消除万秀珍对高家的芥蒂。

    可眼下,除了唐家,他们也实在是找不出还能求助的对象。

    几声叹息,他再次把目光投向了老婆佩珊。

    “上星期翔天不是给你带了进口的血燕来?你挑上两盒好的,我再备点儿好酒,咱们去唐家,再赔礼道歉一次,顺便打探打探消息。”

    说着,就要起身。

    “老高,你还是别忙活了……”

    没想到,高太太却再次的开口阻挠。

    “没有用的,上次秀珍已经打电话过来,跟我,跟我决裂了……”

    她眼神闪烁,不敢去看高寒松的眼神。

    而做了几十年的父亲,高寒松又怎么看不出,每当佩珊露出这幅神情,便是她有事相瞒的时候。

    他脸色一沉,厉声开口问道,“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