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大人,轻点宠! 是妈无能

时间:2018-04-05作者:柠檬茶

    “信任?你自己说,你做过哪怕是一件让人信任的事情了么?”

    看着唐晚晚那陡然红起的眼圈,唐文山是又气又心疼。

    虽然唐晚晚和万秀珍都选择了对他隐瞒,可他多少也能够感觉的出些什么。

    他毕竟是退休了,手上不再掌握实权,那些企业自然也不必再讨好自己。

    他也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可是,有情,也不能饮水饱。

    这一生孤立无援的奋斗,让他吃了不少的苦头,虽然最后的结果是好的,可即便是这样,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再经历一次。

    他就这么一个女儿,从小到大都是他的掌上明珠,他怎么舍得,让她去跟着焦阳受苦?

    人到了晚年,心中唯一的牵挂,就是自己的晚辈。

    如今的他,就只剩下一个念想,让自己的女儿,嫁一个好人家,然后幸福美满的过上一生。

    可是如今的唐晚晚已经有了污点,所以他才只能让女儿拼了命的努力奋斗,用她身上的闪光点,遮掩掉那些污点,才能让她再次在这个圈子里抬起头来。

    叹了口气,他再次蹙眉,语调严厉的,直接下达了命令。

    “不许出去,现在,立马给我回房间,好好睡你的觉!”

    而他的对面,唐晚晚的泪水已然不受控制的留下。

    她吸了吸鼻子,强压下心口被割开了一般的疼痛,语调软下来,带着祈求。

    “爸爸,求你了,让我去吧,就这一次,好不好……”

    若是在平常,爸爸不让去,那她不去就是了。

    可是眼下,她刚才听说了焦阳被抓进警局的消息,她的一颗心都在担心着,恨不能马上飞到他的面前去,这种情况之下,她又怎么可能安的下心,在家睡觉?

    “我保证,我很快就回来,我只去看一眼,就看一眼……行吗?”

    唐晚晚哭着祈求,然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唐文山的眼里,女儿这般的低姿态,直刺痛了他的心。

    这还是他的女儿么?

    还是他那个骄傲的,充满自信的女儿么?

    她这是在干什么?

    为了出去见那些不三不四的人,居然这般可怜的祈求?

    原来,焦阳、浩辰或者是其他的什么人,在她的心中,已经悄然占据了这般重要的地位。

    他的胸口泛起剧烈的起伏,脸色也开始难看起来。

    看到父亲因病发而骤然痛苦起的神色,唐晚晚哪里还敢再坚持,她忙上千扶唐文山,一边还不忘回头,冲着客厅方向大喊。

    “福叔,福叔,药!爸爸的药!”

    福叔动作很快,拿药倒水,等唐文山把药吃下,又扶着他下楼,到沙发上休息。

    楼下的动静惊动了万秀珍,她慌慌张张的下楼,又是帮唐文山测量心率,又是询问唐文山有什么不舒服的,这么一通折腾下来,不觉间,一个小时的光景都这么过去了。

    但好在,吃过药的唐文山一切都还正常,应该是没出什么问题。

    可即便是这样,唐晚晚也不敢在提出去的事儿了。

    跟随母亲把父亲送回房间,唐晚晚下楼,给自己倒了杯水,准备回房间休息。

    可才刚一转身,就看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跟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自己下了楼的万秀珍。

    “妈……”

    万秀珍眉头微蹙,眼圈下的青色,使得她整个人,看上去都带着疲惫。

    她叹了口气,上前,拉住唐晚晚空着的那只手。

    “晚晚,妈妈想跟你谈谈。”

    “嗯,”唐晚晚闻言,放下杯子,迈步,跟着万秀珍走到了窗台前。

    “是焦阳出事了?”

    从看见万秀珍在自己身后的那一刻,唐晚晚就猜出了,万秀珍肯定要问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可她没想到,万秀珍竟然能这么准确的判断出是因为焦阳。

    这让唐晚晚一时有些语塞,她嘴巴张了张,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妈妈,你……”

    看她支支吾吾,万秀珍干脆直接替她问了出来,“我怎么知道是焦阳,是吗?”

    对上万秀珍那好似把她看穿的眼神,唐晚晚已经放弃了辩解,她点头,应道,“嗯。”

    “我看的出,焦阳这孩子,人很不错,你对他,也用了心思。”

    说道这里,万秀珍停顿了一下,她叹了口气。

    她的话,让唐晚晚本就垂着的脑袋,埋的更深了。

    她蹙眉,心底也跟着烦乱了起来。

    不管她愿不愿意承认,她的确是喜欢上了这个男人,完完全全,彻彻底底。

    几乎可以猜的出,接下来,万秀珍会说一个“但是”,然后紧跟着再教育自己一番。

    焦阳是很好,但是他不适合你,如今的唐家,已经没有那个资本,再由着她任性了。

    心下难过,眼光也跟着发酸。

    “那孩子现在怎么样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着急成那样?”

    万秀珍这话一出口,直把唐晚晚都给说愣了。

    抬眸,望向万秀珍,眸底里写满了疑惑。

    “说说看,妈妈还有几个关系要好的姐妹,说不定能帮上点儿忙。”

    万秀珍说着,抬眸朝着楼梯的方向扫了一眼,紧跟着语调就压低了下来。

    “不过,这事儿你可得瞒着你爸,你爸的身体,你也知道……”

    “妈……”

    万秀珍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已然留下热泪的唐晚晚,一把拥入了怀里。

    “晚晚?怎么了?哭什么啊?”

    万秀珍一边轻拍着女儿的后背,一边关切的问着。

    “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

    心底的委屈,酸涩,在这一刻,全部翻涌了上来。

    她抱着万秀珍,在她并不宽阔的肩头上,呜咽了半天,直把心底积压的苦水,发泄个差不多,她才止住了哭泣。

    “妈,有你真好。”

    她接过万秀珍递过来的纸巾,一边擦着脸颊上挂着的泪水,一片开口。

    看到女儿这幅样子,万秀珍心疼不已,她叹气,“傻孩子。”

    说着,见唐晚晚手上的纸巾被泪水沾湿,赶忙又抽了一张递过去。

    “焦阳他,焦阳他被高盛送进了警局,说是要给他安个什么蓄意杀人的罪名,不过,我已经联系了雪柔他们,应该已经没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