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大人,轻点宠! 能让他这么焦急的,只有唐晚晚

时间:2018-04-05作者:柠檬茶

    唐文山的情况并不乐观,据医护人员的解释,说是因为情绪激动,导致一根动脉血管堵塞,需要立即手术。

    她从没见过万秀珍这么颓废,颤抖着手,在死亡协议书上签过字之后,一屁股在手术室外的长椅上坐下,垂着眼眸,再没说过一句话。

    看着这样的母亲,唐晚晚的心底,真是又懊恼,又心疼。

    “妈,不要担心,爸会没事的。”

    她尝试着安慰,可回应她的,却是万秀珍眼眸下落下的一行泪水。

    一直以来,父亲感情深厚,父亲赚钱养家,是她和母亲的主心骨,而母亲,自从嫁给父亲之后,这么多年来,虽然身为人母,却一直被父亲宠成了孩子,没操过一次心,更没做过半点家务。

    如今,父亲就这样躺着进了手术室,还让母亲签下那样一份死亡协议……

    就好似有人告诉你,你依靠了几十年的人,随时都有可能永远的离你而去一般,此刻万秀珍的心底,正泛起着巨大的波澜。

    手术过程中,对于守在外面的亲属来说,时间是漫长,而又难捱的。

    唐晚晚都不知道自己那五个小时的时间是怎么过去的,看着外面的天色一寸寸变暗,她起了身。

    而一直立在一旁的福叔见状,赶紧迎上来。

    “小姐,这都快六点了,你和夫人中午的时候就没怎么吃东西,你看,我叫人送点儿东西来还是……”

    福叔不说,她都要把吃饭的事儿给忘记了。

    父亲就在手术台上躺着,不管是她还是母亲,都没什么胃口。

    可人是铁,饭是钢,不吃也不行。

    “叫人送点汤过来吧。”

    她看了看从刚刚一直流泪到现在的万秀珍,“煮点营养的汤。”

    福叔点头,转身去照办了。

    唐晚晚叹口气,折返回万秀珍的身旁。

    “妈妈,我去趟洗手间,很快就回来。”

    万秀珍仍旧像是听不见一般,泪水一颗一颗的顺着脸颊滑落。

    唐晚晚扫了一眼四周。

    这里是手术区,并没有什么人,而且,自己只是去上个厕所,用不了多少时间,留万秀珍一个人在这里,应该也不会出什么问题。

    这么想着,她抬手,拍了拍万秀珍的肩膀,转身,就沿着走廊,去找寻起了洗手间。

    ……

    而此刻,刚陪着燕雅茹做完治疗的焦阳,推开病房的门,到外面透气。

    一回头,就看见神色匆忙的福叔,从电梯口的方向出来。

    他不由得蹙眉,一下子就想到,该不会是唐晚晚身体不适吧?

    转身,迎了过去。

    “福叔!”

    “焦先生。”

    福叔注意到他,礼貌的点头致意。

    “你这是……”

    他看看福叔,有朝着电梯口的方向看看。

    “是晚晚哪里不舒服么?”

    福叔摇头,“小姐很好……”

    接着,一声叹息,“是老爷,在楼上接受手术呢。”

    唐文山?

    焦阳不由得想起,那天看见唐文山发病时的光景。

    “焦先生,我得赶紧回去给小姐夫人准备饭菜了。”

    福叔焦急的声音在一旁想起。

    焦阳见状,忙点头,“好,福叔,那你去忙吧。”

    “嗯。”

    福叔点头,迈步快速的离开。

    望着福叔渐渐远去的身影,焦阳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而就在这时,身后的病房门被推开,从里面走出的燕雅茹,目光扫了一圈儿,在看见焦阳的时候,眼底泛出喜色。

    “焦阳!”

    她唤他一声,紧跟着也朝他这边过来。

    “大夫说我的情况有好转呢!多亏了有你,走,我请你吃饭去,来表达我的感谢!”

    说着,就要迈步。

    可不想,却被焦阳阻拦了下来。

    “恭喜你,雅茹。”

    他开口,目光却不住的朝着电梯口的方向看过去。

    “我病情能够好转,这里面大部分可都是你的功劳。”

    燕雅茹裂开嘴,说着,也伸出脖子,顺着焦阳的视线看过去。

    “你在看什么呢?”

    “没什么。”

    焦阳这才收回了目光,他抬手,在燕雅茹的肩膀上拍了拍。

    “记得拿药,饭,今天就先不吃了,我还有事,得上去一趟,你先回吧,不用等我。”

    燕雅茹一愣,心底也不由得跟着咯噔一下。

    见焦阳扭身要走,她赶忙迈步跟上,对着他开口。

    “是什么人生病了么?”

    发觉她还跟着自己,焦阳蹲下脚步,回转过身。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刚刚大夫的话,你都忘了?大夫特别嘱咐过,说你这个病,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你没好好的休息,听话,回去好好休息,我待会儿就回去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燕雅茹自然看的出,焦阳不愿意让自己继续跟着。

    她只好点头。

    “嗯,那好吧,那我先回去了。”

    然后转过身子。

    焦阳目送着燕雅茹的身影,直到她迈出了大厅的玻璃门,他才叹下一口气,回身,继续朝着电梯口的方向过去。

    刚刚福叔是从这里下来的,说是唐文山在接受手术……

    他仰头,看向电梯旁边的提示牌。

    心脏内科在五楼。

    明确这一点后,他迈步进了电梯,按下五楼的按钮。

    他满脑子里都是唐晚晚和唐文山的事情,自然也就没察觉,在电梯关上的刹那,一道娇小的身影转进电梯口来。

    这波浪卷长发,这薄荷色雪纺连衣裙,不是燕雅茹,又是谁?

    焦阳的异样表现的那么明显,她又怎么可能不好奇,他丢下自己一个人上楼,是要去见什么人?

    好奇的同事,她也担心,因为已经有一个名字,在她的胸腔里呼之欲出。

    唐晚晚……

    能让焦阳这么焦急担忧的人,除了唐晚晚,她想不出第二个。

    若真的是唐晚晚,那她就更要上楼去看看了。

    不是想把焦阳从唐晚晚的手里抢过来,她只是……

    只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想要确认他们之间的情况。

    知道焦阳不管是人,还是心,都不属于自己,可她的私心里,却还是不受控制的期盼着,期盼着他能够多在自己的身边陪伴,哪怕只是一天。

    叹了口气,她目视着电梯上变幻的数字。

    从1到2,再到3……最后,在5楼停顿了下来。

    紧接着,电梯就开始下行了。

    5楼?

    心脏内科?

    燕雅茹蹙了蹙眉,按下上楼的按钮,等候电梯到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