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大人,轻点宠! “同居”

时间:2018-04-05作者:柠檬茶

    心底积压的太多的事情,焦阳特别想说,他真没那个心情,而且一点儿都不想把时间浪费在看什么房间上。

    他是来放东西的,现在还要去一趟仓库,跟紧下午中浩建材的水泥入库。

    可看看燕雅茹那满脸期待的模样,再想想昨天晚上乔医生对自己的交代……

    强压下心中的不情愿,他扭身,点头。

    “好,我看看。”

    听到他同意的言辞,燕雅茹兴奋的像个孩子一样。

    她推开房门,紧跟着,带着期待的眼神,就朝着焦阳的脸上扫了过来。

    “怎么样?”

    这间房间,焦阳是来过的,上次他喝醉酒,被燕雅茹带回了家,睡的就是这个房间。

    因为这房间里精致的布置,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至今都还记得,和客厅、餐厅里带着一丝冷酷的工业风不同,这件客房里的色调更偏向于暖色。

    奶茶色的地毯,浅翠色床品,搭配牛奶色的窗帘,阳光撒入之时,只让人觉得整个房间,都泛着暖意。

    然而,那样的布置,相较之下,更偏向于女性。再加上,只是一件客房的缘故,房间里除了必要的床、衣柜之外,再没有其他多余的家具。

    而今天,整个房间是真的大变样了。

    除了墙色和床摆放的位置之外,几乎所有的地方都发生了改变。

    原本奶茶色的地毯,被换成了浅灰,床品也改成了深蓝色。

    原本厚重的衣柜,不知道被挪到了何处,腾出来的位置上,放了一张大大的工作台,不管是回复邮件,还是翻看文件,那张工作台,都完全能够满足他的各种工作需求。

    不仅如此,在靠近窗户的一遍,燕雅茹还贴心的摆放了一张单人沙发,白色圆桌的旁边,是一个简单的小型书架,如果在工作台上工作累了的话,到那个小沙发上,一遍喝着咖啡,一遍翻看文件,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房间,是燕雅茹专门为自己布置的?

    应该不至于吧?

    弄成这样,得花多长时间啊?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燕雅茹总不能没事儿闲到专门腾出一天的时间来,给自己布置个客房吧?

    这个念头,只是在焦阳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他冲着燕雅茹点了点头,带着敷衍的说了句“很棒”,然后扭身,就要离开。

    他满心惦记着水泥入库的事情,也就没注意到,在他迈步朝着大门方向离去的刹那,身旁的女人眼底陡然溢出了满满的失落。

    ……

    焦阳出门了多久,家中,燕雅茹就等了多久。

    她把自己一个人闷在卧房里,躺在宽大舒服的床上,却只觉得心底一片凄凉。

    他的心不在她这儿,所以她对他生出的所有感情,都只会成为让她痛苦的根源。

    她答应过会帮他的,可她现在在做什么……

    她知道她不该,可是她根本控制不住。

    原本是有机会告诉焦阳告诉医生,其实她根本没想自杀,只是一时脑子浑浊,吃多了药。

    可看到焦阳那关切的神情,又听到乔医生对于自己治疗的安排,解释的话,就那么梗在了喉头。

    她是希望他住到她的身边来的,即便是需要附加两个陌生的医护人员,每天要给她吃许多苦的要死的药片,实时的关注着她的情绪,可只要想到,他会就住在自己的隔壁,每天早上,只要自己踏出房门,就能够看到他……

    这诱惑对于她来说,实在是无法抵抗。

    有他在,她的心里就会踏实,她已经太久没有过这种踏实的感觉了。

    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门外才有动静传来。

    她呼吸先是一滞,竖着耳朵听了半天,确定是他回来了,才翻身下床。

    推开房门,悄悄瞄过一眼。

    带着满身的疲倦,焦阳正拿了自带的洗漱用品,往浴室的方向去。

    一股愧疚之意,不由得在心底泛滥。

    他一定很累吧?

    不管是工作,还是唐晚晚,哪一样分明都霸占了几乎他全部的精力,而自己,却还在这个时候,分占他的精力。

    啊,对,唐晚晚……

    直到这个时候,燕雅茹才想起,昨天早上焦阳交代过自己,要她去问天磊集团那边,负责接洽“归燕”项目的人是谁。

    自己一时竟把这事儿给忘了……

    可不知道为何,相比较于歉疚,她的心底更多却是庆幸。

    庆幸自己突然“病情加重”,牵扯了他的精力。

    不然的话,现在的他,应该在忙着和唐晚晚接洽吧?

    一抹苦涩,泛上了唇角。

    她怎么总是做这样的事情,总是扮演一个第三者的角色?

    和陆芸南的时候如此,现在又是……

    不,她不是,她也不会做焦阳和唐晚晚之间的第三者。

    她只是太难过,也太累了。

    她就借焦阳几天,等她把状态调整好了,她就把他还给唐晚晚。

    唐晚晚她……应该是能够理解的吧?

    只要自己不说出“自杀”的真相,让她以为自己真的病入膏肓了。

    她有抑郁症,这是真的,治疗方案也是乔医生提议的,再说了,家里又不是只有她和焦阳两个人。

    她会理解的。

    燕雅茹如此安慰着自己,回身,进了房间,然后轻手轻脚的把房门关上。

    她安静的躺着,心思却根本安静不下来。

    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门外。

    他洗澡很快,总共也不过就用了十分钟的时间,门外就传来拖鞋叩击地板的声响。

    紧接着,是隔壁的房门被打开,又被关上。

    他回房间了。

    这么晚了,他是直接睡觉,还是……

    不对,十分钟,他肯定没吹头发,头发还湿着,难道,他还要再工作会儿?

    这一晚,唐晚晚就是在这样的猜测里沉沉睡去。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因素的缘故,这一觉,是她八年来,睡的最安稳的一觉。

    一颗漂浮着的心,好似终于找到了着陆点,周遭的冰冷,也一寸寸散去,暖洋洋,好似有温泉流淌而过。

    她贪恋着,享受着这种莫名的安全感,身心彻底的放松,就这么的,一觉睡到了天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