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大人,轻点宠! 同病相怜

时间:2018-03-19作者:柠檬茶

    燕雅茹摇了摇头,然后抬手指向了焦阳,“我不是病人,他才是。这个你们就收着吧,都是因为我,害的大家紧张了半天,我怪不好意思的。”

    说着,还把一只星巴克的打包带递送了过来。

    “还有这个,是给赵医生的,他好凶,刚刚训了我半天,我不敢给他送过去,你们就帮帮我,把这个给他,大家辛苦工作到这么晚,我请大家吃个夜宵,也算是表达一下我的歉意。”

    燕雅茹说的诚恳,再说了,一点夜宵,也的确不算什么,护士们总算是答应下来。

    拿了咖啡和寿司,离开了。

    这下,病房里就只剩下燕雅茹和焦阳两人。

    燕雅茹拉过病床上专用的餐桌,把清粥小菜,在焦阳的面前一一摆开。

    “焦阳,你得吃点东西,这样才能好的快一点。”

    她的细致贴心,让焦阳不忍拒绝。

    虽然护士门那句“女朋友”,直让他禁不住蹙眉,但也还是开口,道了一句“谢谢。”

    “嗨,你还跟我说什么谢啊,我生病的时候,你不也是把我照顾的好好的?”

    燕雅茹倒是不以为意,拆开自己的那份粥,送到嘴边就喝了起来。

    燕雅茹明明说的没错,她抑郁症复发的时候,他的确也是一直陪伴她在医院,可是看到燕雅茹如斯对自己,他却莫名的有些不自在起来。

    特别是一回想到护士门刚刚的议论,说她特别的紧张自己……

    他抬眸,望着燕雅茹的面庞。

    只见她秀丽的面容上,也不知道是经过了刻意的隐藏,还是陆芸南离世的事情,对于她来说,已经不难么难以接受,从她的眉目间,竟不见一丝的悲伤。

    “怎么了?看我干嘛?”

    察觉了焦阳的视线,燕雅茹抬眸。

    对上她的眼眸,焦阳却是快速蹙眉错开。

    “没什么……”

    一定是自己想多了,她爱陆芸南,爱的那么深刻,甘心在监狱外面苦苦守候了他那么多年。

    陆芸南离世的消息再到现在,也不过才一年,对于燕雅茹这样情根深种的女人,又怎么可能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忘掉曾经深爱的人,重新恋上别人?

    自己对于燕雅茹来说,应该就如同燕雅茹在自己心中的位置。

    一个,比普通朋友,更能了解自己的,同病相怜的人。

    啊,不。

    曾经,或许可以这么说,但现在不是了。

    陆芸南是爱着她的,她的守候是有价值的,而自己……

    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

    心口泛出一丝苦涩,神色也跟着流出了悲戚。

    燕雅茹见状,停下手里的筷子,赶忙关切的问候了过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才不过三月中旬,对于帝都这个北方城市来说,温度并不高。

    这样的天气洗冷水澡……

    除了焦阳疯了之外,就是他一定是遇到了什么让他痛苦的事情,他才这么做,来发泄心中的负面情绪。

    焦阳没有说话,燕雅茹眸色稍暗,并没坚持。

    “你不想说,也没关系,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想倾诉,我愿意倾听。”

    “嗯。”

    焦阳沉闷的应着,似乎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转而把目光投到了餐桌上的饭菜。<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r />

    燕雅茹见状,赶忙起身,帮焦阳把他面前的粥的盖子打开,又信心的把一次性的勺子放到了碗里,就像是真的在照顾个病号一般。

    “我自己来就行。”

    这句满是疏远的言语说出口的时候,就连焦阳本身,都跟着一愣。

    “啊,是……”

    燕雅茹忙碌的手臂,也跟着一顿,神色里闪过受伤。

    她不再看焦阳,垂下目光,专心的喝起了自己碗里的粥。

    就这么,两个人相对无言,气氛一下子就压抑里起来。

    燕雅茹再没说一句话,待两人都吃完,她起身,把包装盒简单的收拾,扔掉,又把餐桌拿开。

    忙完这些,她一时没别的事情做,抬头看了看焦阳输液的药瓶。

    “我去叫护士,差不多可以拔掉了。”

    “嗯。”

    焦阳应着,带燕雅茹走到门口,他薄唇动了动,终究是开口叫住她,带着歉意的道。

    “对不起,雅茹,我心情不太好,语气有点儿冲,你别跟我一般见识。”

    燕雅茹顿住脚步,转过身来才看见,她神色里此刻已然写满的嫌弃。

    “哼,亏你还算是有良心,你知不知道,你要是不跟我道歉,我就不打算原谅你了,知道你生病了,我立马把你送医院里来,担心你饿着,我还去给你买饭,你到好,搞得好像是我多管闲事了似得,”燕雅茹哼哼着,故意做出一副生气的表情,嘴里还不忘碎碎念道,“憋死我了,吃完饭了才跟我道歉。”

    她这么一来,倒是让两人间的气氛,一下子就恢复了正常。

    就连焦阳,都被她逗的禁不住弯起了嘴角。

    “对不起,燕雅茹。”

    “一句对不起,就想把我打发了?”

    燕雅茹扬着下巴,明显不打算这么快就放过他。

    焦阳一愣,不知道她要做什么,想了想,开口道,“不然,我再请你吃顿饭?”

    “吃饭那是应该的,不过,你得答应我,陪我去做治疗,我本来是不想理这个病了,可你非要去做治疗,但医生说,得有个朋友配合着参与到治疗方案里,效果才会好……”

    燕雅茹这一提起,焦阳这才想起来,刚刚燕雅茹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好像就有提起这事儿。

    看了看仍旧在念叨着的燕雅茹,焦阳心口却是莫名的一松,“好,我陪你去。”

    “哼哼,这还差不多,那,就这么说定了啊,我现在都还没和人家医生定时间呢,就等你了,半个月一次,你总能抽出一天的时间吧?”

    这次焦阳没说话,却是冲着燕雅茹点下了头。

    燕雅茹这才满意了。

    “好,那就一言为定了!”

    她回过身去,一边开口说着,“我去叫护士了,你再躺下休息会儿”,一边离开了病房。

    焦阳目送着她离开的身影,人朝着身后的病床上躺了下去。

    再次安静下来的房间,让他不由得再次想起了那个让他伤透心的女人。

    唐晚晚,若是她知道自己发高烧了,也会紧张到,帮他到急救电话么?

    这个念头刚一浮起,紧接着就被自己摇头打散。

    还是不要再幻想这些了,她今天已经说的很清楚明白了,她从来没有喜欢过自己。

    她不喜欢自己,唐文山也不喜欢自己,若是唐文山身体健康的情况之下,他或许还会去努力一下,可现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