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大人,轻点宠! 说知心话的朋友

时间:2018-03-15作者:柠檬茶

    听到他答应,燕雅茹的嘴角浮现起一抹孤独。

    她点了点头,也不再纠结,转身就乖巧的下车。

    ……

    等收拾妥当,躺下来终于有时间摸手机的时候,已然到了深夜的十二点。

    再打电话恐怕会扰到她睡眠,焦阳想了想,最后决定编辑一条短信过去。

    可输入框里,写了又删,删了又写,半天也没能把消息发送出去。

    算了,短信哪里说得清楚,他还是等明天白天,给她打电话说吧。

    这么想着,把手机放到一边,很快的就沉沉睡了过去。

    ……

    这一夜,不管是焦阳还是唐晚晚,睡的都并不安稳。

    焦阳一夜噩梦,唐晚晚更是起夜了好几次。

    最后的一次醒来,天色已经开始泛起了鱼肚白。

    去了趟厕所,再折回床边的时候,睡意已是全然消散。

    她蹙了蹙眉,干脆配了件衣裳,端着杯子离开了房间。

    給自己倒了杯水后,折返房间,没有躺回床上,而是立在窗边,看着外面修理的景色,正一点点从黑夜的笼罩中复苏过来。

    想起什么,她转头,看向床头柜上的手机。

    走过去,解锁屏幕。

    没有任何的未接来电,也没有任何的未读信息。

    失望,烦躁。

    她把手机狠狠丢到床上,另一只手端着的水杯,送到嘴边,仰头咕咚咕咚的喝下。

    眉头却是皱的更紧了。

    她放下杯子,拿起床上的手机,烦躁的按下了关机键。

    ……

    而在另一边,燕家的别墅里,焦阳猛然从梦中醒来。

    环顾着四周陌生的环境,半天才想起,自己这是身处何处。

    重新躺回床里,回顾着刚刚的梦境,却已然再没了睡意。

    他起床,洗漱,然后离开客房。

    到了楼下的餐厅,意料之中的发现冰箱里空空一片。

    是啊,都没人住,又怎么可能会有食物。

    他折返房间,披上外套,带着车钥匙,驱车就出了院门。

    帝都不乏有钱人,在这片土地上,大大小小的高档别墅区,更是随处可见。

    可像是白鹭洲这样,占据着最好地段的别墅区,却并不多见。

    除了小区的大门,正对面,就是一家大型购物广场。

    天色还早,购物广场尚还没营业,不过,外围的一圈早餐铺子,却已经摆好了热气腾腾的早餐。

    他停下车子,打包了两份早餐,然后又重新回到车上,往燕家别墅的方向开。

    知道燕雅茹是个生活精细的女人,在把牛奶倒入杯中前,他还特意百度着使用说明,把牛奶放入微波炉了热了一下。

    分明是简单的准备早餐的工作,忙活下来,却害的焦阳生出了一身的汗水。

    可饶是使尽了全身的解数,早餐还是摆的歪歪扭扭。

    正打算洗个手吃饭,扭身,就看见了正站在自己身后的燕雅茹。

    大概是休息的不错,她的状态和昨天相比,已经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嘴角浮着笑容,神色也已然恢复如常。

    “这么贴心。”

    她打趣着,伸手拿了盘子里的三明治,送入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口中。

    “嗯,不错,好吃。”

    她赞叹。

    看到她这幅样子,焦阳总算是松了口气。

    “嗯,坐下来慢慢吃吧。”

    她点头,拉开餐桌边的椅子,他洗过手,在她的对面坐下。

    “对了,今天还得再去医院一趟。”

    原本和谐的气氛,在焦阳说出这句话之后,瞬间就凝结了开来。

    “哦……”

    燕雅茹应着,眉头却不自觉的皱起。

    她囫囵的把剩下的三明治塞入口中,大口的咀嚼了半天,喝了牛奶才送了下去。

    带嘴里的食物咽下,她蹙着眉头开口。

    “你……都知道了?”

    焦阳一愣,但旋即就反应过来,她说的,应该是她得了抑郁症的事。

    点头。

    “嗯,医生说你的情况比较严重……”

    “我的病情比较严重,必须得接受治疗了。”

    话没说完,就被燕雅茹给接了过去。

    她学着医生的模样,蹙着眉头,故意做出一副严肃的神色。

    “再不治疗的话,病情会加重,对于你本身,甚至是你周边接触亲密的人,都会造成安全影响。他是不是这么说的?”

    这话问的,焦阳都不由得愣住了。

    他没想到,原来同样的话,医生也和燕雅茹说过。

    他没有回答,只是对着燕雅茹再次强调。

    “今天,我们得去一趟医院。”

    “不去。”

    燕雅茹却是想也没想,开口直接拒绝。

    “为什么?”

    “去了又能怎么样,他们就知道跟我说,不要有那么大的压力,多参加朋友亲人的聚会,多和人交流,这不都是废话么,公司几百号人,都等着我养活,我不承担那么大的压力,谁来管啊,再说了,参加朋友亲人的聚会,朋友的就不用说,大大小小的酒会,我也没少参加吧?至于家人的……哎……我觉得,要是天天听他们念叨我,我只怕是得抑郁的更厉害。”

    三十多岁的他,在这一点上,对于燕雅茹倒是颇能理解。

    每每家庭聚会,亲朋好友开口最关心的,一定是他的感情问题。

    有女朋友了没有,什么时候结婚,本是关心的言辞,却成了他最不想回答的问题。

    对于燕雅茹,只怕是更甚吧?

    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口刚想说什么,却被燕雅茹抢了先。

    “这事儿……你能不能替我保密?”

    她蹙着眉头,一脸的烦闷,“这些年,我一直都在强撑,生怕别人知道我过的不好,不敢跟爸妈说,就是害怕他们劝我,让我放弃,接受他们的安排。可你知道的,以前我是盼着芸南能从监狱里出来,我想等他,现在芸南不在了,爸妈更有理由了,可是,让我去嫁给一个我不爱的人,我宁愿自己累一点,就这么一个人过。”

    燕雅茹说的这些,焦阳感同身受。

    不愿意将就自己的感情,哪怕自己承受所有的压力。

    “我的身体,我自己有数,我有在按时的吃药,而且,我也尝试着在发展可以说知心话的朋友……”

    说到这儿,她停顿了下来,目光投向焦阳,意思已经非常明显。

    能被信任,焦阳的心头一暖,他叹口气,然后沉声的应下。

    “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