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大人,轻点宠! 癞蛤蟆别想吃天鹅肉

时间:2018-03-12作者:柠檬茶

    就在焦阳还挣扎在下车or不下车的问题中时,一名身穿着黑色西服的保镖,已经迈步走到他的车前。

    “叩叩叩”

    是保镖扣响他车窗的声音。

    焦阳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把车子停到了唐文山车子的旁边。

    这些保镖,各个身上可都是带着枪的,如果自己在这个时候仓皇逃开,这些人的枪支,绝对会对着自己扣响。

    既然逃也逃不掉了,不如……

    不如就男人一把!

    唐文山有什么好怕的,他就是再可怕,那也是唐晚晚的父亲,既然自己这辈子已经认定了唐晚晚,那就早晚有要打交道的一天。

    他做了好几次深呼吸,好不容易才鼓足了勇气,拿起副驾驶上的花束,转身就下了车子。

    他能够清楚的听到自己胸腔里,一颗心正“砰砰砰”的狂跳个不停。

    抬头,就看见了正朝着这边走过来的唐文山。

    几年未见,唐文山看上去要苍老了许多,不过,周身散发出的强烈气场,还是一点儿未变。

    监狱长在前面,半弓着腰身,一副殷勤的模样,在对着唐文山说着什么,而唐晚晚和万秀珍,则跟在唐文山的身后。

    焦阳看过去的时候,唐晚晚正好也朝着这边投过视线,两人视线交错的瞬间,焦阳几乎能够捕捉到,唐晚晚眸子里那一闪而过的惊喜,这给他了极大的勇气。

    正要迈步上前,这个时候,就听见了监狱长叫自己的声音。

    “焦先生,你也来了?”

    他笑着,正想转回脸去跟唐文山夸赞几句,他这个未来的女婿,对于唐小姐还真是上心,两年的时光,每个月一次,从未间断过,足以见得他的真心。可一抬眸,却对上了唐文山陡然冷下来的目光。

    监狱长愣了一下,赶紧回过去反省,自己刚刚这是哪句话说的不是,惹的唐老先生这么生气?却是再不敢出声了。

    而焦阳,看见唐文山这陡然冷下来的目光,心头也跟着一颤。

    说到底,对于唐文山,他心里还是带着怯意的。

    垂眸,正焦急的在脑海中组织语言,就听见对面唐文山不客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你来这里做什么?”

    说话间,他目光下移,看见焦阳怀里抱着的红玫瑰,神色就更不好看了。

    唐晚晚和焦阳本就有过揪扯,今天是唐晚晚出狱的日子,这小子抱这么一捧玫瑰花站在这里,就是想不让人往那方面想,都困难。

    这焦阳的能力,唐文山是认可的,可是,认可归认可,但要让他接受这个一穷二白,家世背景几乎为零的穷小子,将来会成为自己的女婿,他却是无法接受的。

    他和万秀珍,一直就这么一个女儿,说她是被老夫妻俩捧在手掌心里长大的,也一点儿都不夸张。

    即便是她做过错事,进过监狱,但,在唐文山的心里,自己的女儿依旧是十分优秀的。

    如今,她也已经想通了,不再执着于叶先生了,以她唐家大小姐的身份,找个什么样的男人不行?

    焦阳固然优秀,可就目前来看,他到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底和唐家之间,隔着好几个阶层,嫁给他,那属于下嫁,别说是唐文山了,就是万秀珍,也肯定不能同意。

    这一次,已经让女儿的名声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所以,在感情方面,他和万秀珍可得好好把握着,绝对不能再让女儿受到半点的伤害。

    哪怕是只有个苗头,他也得立即掐灭,绝对不容许唐晚晚和这穷小子之间再发生任何感情上的纠葛。

    焦阳心底本就忐忑。

    唐文山对他是个什么态度,他一直都是知道的。他知道,自己配不上唐晚晚,可是,他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

    如今的他,和两年前已经大不一样了,他进入了杜氏实业,还当上了项目部门的主管,杜总很看重他,一直对他多加栽培。

    是,他现在依旧没办法和唐晚晚那个圈子里的青年才干相比,可他肯吃苦,愿意下功夫,他并不觉得,自己以后会没有那个能力带给唐晚晚幸福。

    对于唐文山,他是又敬又怕,敬他在自己困难的时候,施以援手,至于怕……

    大概,就像是晚辈,对于长辈的那种怕吧,唐文山一簇眉头,他本就不怎么足的底气,瞬间就散开大半,捧着玫瑰花的手,也不争气的,从身前挪到了背后。

    “我……”

    他张开嘴巴,却不敢直接明了的告诉唐文山,他是来接唐晚晚出狱的。

    然而,他的这个反应,却让唐文山更加瞧他不起。

    他开始渐渐的觉得,自己当年真的是看走了眼,连个话都说不明白的人,能有什么出息?

    脸色一沉,不再给焦阳说话的机会,直接微侧过身子,对着身后的万秀珍开口。

    “高盛是几点的飞机?”

    万秀珍一愣,目光在焦阳的身上扫了一圈儿,明白过来唐文山话里的意思,赶忙开口。

    “这孩子今天凌晨三点的飞机,说是十点半落地,老唐啊,咱们得抓紧点儿,晚晚这还什么都没收拾,高太太昨天还特意嘱咐我们,早点儿过去。”

    “嗯。”

    唐文山闻言点了点头,“好,那我们赶紧出发吧。”

    说罢,迈开步子,就朝着自己车子的方向过去。

    留下焦阳,整个人僵硬在了原地。

    高盛这个名字,他是听过的。

    盛达煤业的太子哥,是个十足的富二代。

    唐文山虽然没把话挑明,可这老夫妻俩你一句,我一句,话里的意思,在场的人,又如何听不明白?

    这是要安排唐晚晚和高盛相亲啊!

    唐文山突然提这么一岔,说白了,就是在告诉焦阳,癞蛤蟆还是别老惦记着吃天鹅肉了,唐晚晚就算是坐过牢,也轮不到他这个穷小子接手。

    他还是看不起自己,根本不认可自己这个女婿。

    心,像是被一把钝了的菜刀,在来回的切割着,泛起沉闷的痛。

    就在焦阳被唐文山的话,击的浑身无力的时候,只听见唐晚晚,带着明显抗拒的声音响了起来。

    “爸,妈,你们什么意思?我出狱,管高盛他们家什么事儿啊?干嘛要去见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