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大人,轻点宠! 第896章 原来是他……

时间:2018-02-21作者:柠檬茶

    除了担心袁星野的安危,她还在为了袁星野和叶温宁感叹。</p>

    好端端的两个人,称之为金童玉女,也不为过,可他们的爱情,怎么就这么的坎坷。</p>

    这叶温宁好不容易脱了险,袁星野又……</p>

    哎……</p>

    “不是星野,他现在正守在急救室外面呢。”</p>

    电话那边,叶北辰再一次的开口否定。</p>

    不是叶温宁,不是袁星野,难道……</p>

    林雪的声音就更加着急,“北辰,你,你伤到哪儿了?严不严重?”</p>

    昨天,叶北辰一点儿消息也没有,直到今天早上,才打电话过来。</p>

    是因为他说话的状态不像有什么事的样子,她才没有怀疑。现在一想,那帮人可各个都是不要命的主,从他们的手上把叶温宁救出,必定会是的极其惊险的,这其中,叶北辰别是受了什么伤……</p>

    一想到这些,林雪整颗心,都禁不住紧揪了起来。</p>

    只听见,电话那边的叶北辰,有些无奈的,叹下一口气来。</p>

    “老婆,我很好。”</p>

    “那……”</p>

    这次,没给林雪机会再去猜测,叶北辰直接的开了口。</p>

    “是陆芸南。”</p>

    听到“陆芸南”三个字的时候,林雪的脑子“哄”的一声,就炸开了。</p>

    陆芸南……</p>

    “陆芸南,他,他怎么了?”</p>

    她不由得想起,今天晚上接连做的那两个关于陆芸南的梦。</p>

    梦境里,陆芸南的胸口破开一个大洞,血汹涌的往外喷出,那可怖的一幕,再一次的在林雪的脑海里清晰了起来。</p>

    “林雪,对不起……”</p>

    还有他那声道歉,他那嘴角边荡起的笑容,带着歉疚,带着不舍,带着自责,带着遗憾……</p>

    可更多的,却是要和这个世界诀别的深重。</p>

    难道……</p>

    林雪心头浮起了一个念头,紧接着下一秒,就被电话那边的叶北辰,开口肯定了下来。</p>

    “他死了。”</p>

    很少能听到叶北辰,在谈论别人的事情时,能有此般的感慨。</p>

    “在救叶温宁的时候,我们遇上了mark,他就是个疯子,根本就不怕死,他独自一人,杀了我们带去的半数警员,若不是陆芸南冲上去,死死的把他抱住,我们根本不可能把他制服……”</p>

    一声叹息,从叶北辰的唇瓣里溢出。</p>

    只是听叶北辰这般描述,林雪都能够想象出的,当时惨烈的一幕。</p>

    “他用胸口,堵住了mark的枪支,子弹从他的胸膛穿过,他都没有松手,就那么死死的抱着mark,给我们争取了宝贵的时间。”</p>

    他胸口中了枪……</p>

    梦境里的陆芸南,也是胸口受了伤。</p>

    这个认知,让林雪整个人都禁不住的紧张了起来。</p>

    她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此刻自己的心境,她犹然记得,梦境中的自己,层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又一次的被上帝收回了生命。</p>

    原来,死的那个人不是她,而是陆芸南啊……</p>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陆芸南是个坏透了的人,觉得他锒铛入狱,家破人亡,根本就是他自己咎由自取的结果,可没想到,他在生命的最后关头,竟然也绽开了如此艳丽光亮的花朵。</p>

    他用自己的性命,唤回了叶温宁的性命……</p>

    她不由得再次回忆起陆芸南在梦境中对自己说的话。</p>

    他说对不起,说他早就后悔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只是根本没有机会回头……</p>

    虽然觉得不太可能,可自己如今借着杜雪柔的身体,重新来到了人世,这本身就是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如今的她,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呢?</p>

    只是让林雪有些想不到的是,陆芸南在生命的最后关头,想着的,居然还是和自己道歉。</p>

    把所有的事情联系到一起,她突然就有些明白了。</p>

    其实,茶山监狱探监的那一晚,陆芸南就已经认出了她的身份。</p>

    她是林雪,是他伤害过的林雪,如今,他用他的性命,赎了罪。</p>

    可即便是这样,他也还欠她一句道歉,这也就是她在梦境里,为什么会从陆芸南的眸子里,看到自责神色的原因吧。</p>

    那么遗憾,和不舍?</p>

    一个人名,跃然出现在了林雪的脑海之中。</p>

    燕雅茹。</p>

    她曾经一度觉得奇怪,陆芸南这样的人渣,为什么还能得到燕雅茹的挚爱。</p>

    她曾经不止一次的思索过,这燕雅茹,根本就是在做无用的功,陆芸南这辈子都不可能从监狱里出来,她在外面再怎么苦等,又有什么意义呢?</p>

    可如今,林雪发现自己错了。</p>

    燕雅茹在苦苦的守候,陆芸南又何尝不是?</p>

    只为了叶北辰的一句承诺,给了他能够离开那暗无天日监狱的希望,他就可以以性命相拼……</p>

    他也是爱着燕雅茹的,他的心底,该是每时每刻都盼望着能够和她重新在一起的吧?</p>

    一想到这里,林雪的心底也不由得泛起了潮湿。</p>

    她不由得就想起,小的时候,林奶奶经常在自己耳边说起的一句话。</p>

    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坏人,而那些让你觉得十恶不赦的坏蛋,往往心底也藏着无法磨灭的苦楚。</p>

    这么一想,说这就是陆芸南的写照,倒也不足为过。</p>

    半天,没听到电话这边林雪的声响,叶北辰禁不住开口,疑惑的叫了林雪一声。</p>

    “老婆?”</p>

    “啊?”</p>

    “在难过?”</p>

    叶北辰的语调里,已然不见了之前的感叹,如果林雪有精力细品的话,还能嗅到那么一丝的醋味。</p>

    “没,没有……”</p>

    林雪努力平息了情绪,然后缓缓的开了口。</p>

    “我只是,一时还有点儿接受不过来,他,可能是有点儿没想到吧,他竟然……”</p>

    没想到,他竟然会做出不惜牺牲自己的性命,去救下叶温宁的行为来。</p>

    “嗯,我也有些意外。”</p>

    叶北辰应着,紧接着,就听见电话的那边,似乎是有什么人在说话。</p>

    稍作停顿,叶北辰对着电话这边再次的开了口,语调比刚才,就显得急切多了。</p><b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r />

    “老婆,温宁从急救室里出来了,我得过去看看,先不说了,待会儿我再给你打电话。”</p>

    “好,你去忙吧。”</p>

    林雪说完,突然想起什么,想要再开口,问问叶北辰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的时候,对方已然挂断了电话。</p>

    算了。</p>

    反正他也说了,待会儿还会打电话过来。</p>

    这么多天了,总算是来了个好消息,可林雪心口却堵堵的,像是压了千金的石头,有些喘不过气来。</p>

    她闷闷的坐在床边,自觉的自己的思绪很乱,也不知道都在想着些什么。</p>

    ……</p>

    而阿纳克中心医院这边,急救室的大门打开,带着口罩,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从急救室里走了出来。</p>

    袁星野一直都守在急救室的门外,看到急救室大门打开,赶忙就迎了上去。</p>

    “大夫,怎么样了?”</p>

    “伤口已经处理好了,比较幸运,腿部虽然伤的比较厉害,但倒也没什么大问题,艳阳的养护,还能够恢复起来,不过,必定是要留下伤疤了。”</p>

    听到大夫这么说,袁星野满是急切的脸庞上,神色终于稍有了缓和。</p>

    就听见大夫开口,继续往下说道。</p>

    “只不过,病人现在高烧未退,还没有脱离危险,已经做过检查,可以确定法高烧的原因,是因为伤口的感染,但是,一直这么烧下去,也很是危险,还需要再打针观察观察,才能做出下一步的诊断。”</p>

    这对于袁星野来说,已经是个好到不能在好的消息了。</p>

    他只怕是永远都无法忘记,在那废旧的果园里,见到叶温宁时的那一幕了。</p>

    她身子本就单薄,却像废弃的破布娃娃一般,随意的被丢在院子里。</p>

    她唇瓣苍白,因为高烧的缘故,嘴巴上还起了皮,看上去不见一丝的血色,而一张小脸,因为发热,却泛着不正常的潮红。</p>

    她就那么躺在那里,腿上的伤口已然化了脓,看上去简直触目惊心。</p>

    她双眸紧闭,不见一丝的生机,哪怕是他来到她的身边,在她耳边一遍遍的唤出她的名字,她也不曾睁眼,多看自己一眼。</p>

    这一路上,他多么害怕,害怕叶温宁就此沉睡过去。</p>

    她爱了自己十多年,追逐了自己十多年,可自己却一直对她强硬的拒绝。</p>

    所有的人,都说他温柔,说他心软,可只有他自己才能明白,他所有的狠心,全都给了这个深爱着他的女孩儿。</p>

    他知道,每一次的拒绝,都惹的她伤心不已。</p>

    甚至,每一次,他都从她那分明挂着笑意的面庞上,读出了她的心碎。</p>

    别人看来,叶温宁是那么的坚定,不管自己怎样一次次的拒绝,她都依然陪伴在自己的身边,从来不曾动摇过。</p>

    可只有他知道,每次的拒绝,都像是一只冰冷无情的锤子,击碎她一颗写满爱他的心。</p>

    而她所谓的坚强,就是躲在角落里一个人疗伤,一个人,静静的把碎裂成许多快的心脏,重新拼凑起来,然后再满含着希望的,送到他的面前,等待着,他再一次的摧残。</p>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她是那么的坚强,是最不需要担心的一个。</p>

    可是直到,看到她如此虚弱的紧闭双眸,他才猛然的想起,原来,她也是脆弱的一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