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大人,轻点宠! 第880章 你要害死我们吗?

时间:2018-02-19作者:柠檬茶

    得知叶温宁此次受伤离开,让叶北辰开始重视起了自家表妹和袁星野之间的恋情。</p>

    这得是多不负责任的男人,才能走出让喜欢自己的女孩,伤心绝望到独自一人前往异国他乡散心的地步?</p>

    不管是爱情还是婚姻,那都是两个人的事情,叶温宁就是再喜欢袁星野又怎么样,他不爱她,他们就算是这样继续下去,受伤的也只会是叶温宁。</p>

    来的路上,他就打定了注意,这次找到叶温宁之后,他绝对不会再同意叶温宁和袁星野来往,可看到袁星野因为叶温宁的事情,觉都顾不上睡,眉宇间流露出的焦灼,一点儿也不比自己差,看上去不像是完全不在乎叶温宁的样子……</p>

    实在是困倦的厉害,头更像是炸开了的疼着,没有精力再多做思考,他蹙了蹙眉头,然后转过身子,继续离开。</p>

    ……</p>

    深夜。</p>

    位于阿纳克南部郊区,距离大佛塔景区足有四十公里的小渔村已然陷入了沉睡。</p>

    四下一片漆黑,除了头顶上明亮着的一轮弯月,再找不出一丝的光亮。</p>

    而就在这时,一名身材魁梧的男人,正摸着黑,朝着水边过来。</p>

    借着月光看过去,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远处竟然飘着一艘木船,正朝着村口码头的方向过来。</p>

    那魁梧男人的目的地竟也是码头,眼看就要到了,他加快几步,身形有些急切。</p>

    待木船靠近,他一把拉过船上人丢过来的麻绳,在码头木桩上胡乱的一绑,紧接着助跑两步,腾身就跃上了那木船。</p>

    “东西都带来了?”</p>

    他十分谨慎,在船里张望了一圈儿,确保除了船家之外,再没其他人之后,仍旧压低着嗓音开口道。</p>

    “是,您要的,我都带来了。”</p>

    回应他的,是相比之下身材瘦小了许多的船家。</p>

    他声音有些发颤,握着船桨的手也在微微发抖,是怕的。</p>

    魁梧男人却移开了注意力,迈步进入船舱,紧接着就是一阵“乒乓”的声响,是去检查东西了。</p>

    船家刚松了口气,抬起袖子去擦额角渗出的汗水,可就在这时,那男人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p>

    “就带了这么多?”</p>

    船家立马惶恐了起来,哆哆嗦嗦的答道,“是,我就这么多钱了,已经全拿来买东西了,而且,我粗略的算了一下,如果省着点的话,这些食物应该能支撑你们到最近的岛屿……”</p>

    话没说完,脖子上就贴上了一抹冰凉。</p>

    船家吓的当即就尿了裤子,他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声音也带了哭腔。</p>

    “我,我真的尽力了,你们要我的,我都买来了,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只求你们能把我的女儿……”</p>

    话没说完,“噗”的一声,匕首就割开了他的咽喉。</p>

    夜色太浓,看不清船家流出的鲜血,更是把恶人凶残的罪行也一并的遮掩了开来。</p>

    “吵死了。”</p>

    那魁梧的男人,抬手抹了一把脸,然后满是嫌恶的啐了一口,接着,就转身继续进了船舱。</p>

    ……</p>

    夜太深了,整个渔村都沉浸在一片睡梦之中,是那么的安静。</p>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而就在这时,村子里位置最偏僻,也是最破旧的一栋房子里,仓库的窗口,突然有灯光亮起。</p>

    “你干什么,你这么做,是会害死我们的,你知不知道!”</p>

    灯刚一被打开,齐刘海短发的女孩儿,就立马站起了身,抬手毫不犹豫的就关上的灯。</p>

    “可是,可是她烧的很严重,她的腿受伤了,又被浸泡了多时,伤口已经开始化脓感染,我担心……”</p>

    另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响起,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之前那个齐刘海的女孩儿打断。</p>

    “你有病吧,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我们所有人都自顾不暇,你还在这里关心她?我告诉你,你犯傻没人管你,但是你休想开灯害死我们所有人!”</p>

    齐刘海短发女儿的气场太过强势,导致另一个声音瞬间就弱了下来。</p>

    “可是,可是她烫得很厉害,而且都已经烧了一天了,我担心……”</p>

    “闭嘴,你有病吧,都什么时候了,在这里逞英雄!”</p>

    那齐刘海女孩儿也是有些生气了,抬手就朝着前面推了过来。</p>

    对方没有丝毫的防备,被她这么一推,人就直直的朝着后面栽倒过去。</p>

    太过惊慌的缘故,摔倒的瞬间,她“啊”的惊呼出了声。</p>

    声音虽然不大,可在这的静谧的夜色里,还是极为显眼的。</p>

    “你!”</p>

    齐刘海的女孩气的说不出话来,抬脚就用力的踢了过来。</p>

    而就在这时,身后“嘎吱”的一声,紧接着伴有泥土气息的凉风就灌了进来。</p>

    “怎么回事?”</p>

    一个粗狂的男声响了起来,紧接着,伴随着“啪嗒”的一声,顶灯被打开,整个房间瞬间被照亮。</p>

    这是一间不大也不小的仓库,四下里很是简陋,墙角边推积了许多的杂物,但这都不是重点……</p>

    重点是,在这样偏僻的渔村,这样破败的仓库里,居然挤满了二十多个身材匀称,容貌靓丽的年轻女子!</p>

    她们的情况并不怎么好,许多人的身上都带了伤,头发和衣服也凌乱了,大部分的人瑟缩在墙角,状态更糟糕一些的,干脆胡乱的在地上一躺,双眸紧闭着,也不知道是醒着,还是睡着,或者是昏迷着,然而这些人里,只有一个人,是站着的。</p>

    男人的目光,自然而然的就被站着的这个齐刘海短发的女孩儿吸引了过来。</p>

    “你在做什么?”</p>

    一抹惊慌从女孩儿的眉眼里闪过,她转过身,开口想要解释。</p>

    “是她!”</p>

    她指着瑟缩在角落里,皮肤黢黑,身上裹着粗布衣裳的女孩儿,冲着男人大声的道,“是她,是她突然要开灯的!”</p>

    那男人带着猥琐的眸光,在齐刘海女孩儿的身上上下扫过,紧接着又朝着墙角的粗布女孩儿看了过来。</p>

    一个身材玲珑,皮肤白嫩,一个干煸清瘦,皮肤粗糙,只是片刻的功夫,男人就确定了目标。</p>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唇,紧接着迈步就朝着齐刘海的女孩儿身边走了过来。</p>

    “是她?”</p>

    他顺着女孩儿开口,已然腾起火苗的眸光却紧紧的盯着齐刘海儿女孩儿前身的凹凸。</p>

    &n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bsp;   那齐刘海儿的女孩儿只顾得去指粗布女孩儿,听到男人的这么问,她心头一喜,忙点头。</p>

    可还没顾得上回头,身子就被整个的腾空抱起。</p>

    “那你就给我好好的说说,她都干了什么吧。”</p>

    男人猥琐的一笑,把齐刘海的女孩儿扛在了肩头,镜子朝着门口的方向离去。</p>

    伴随着“砰”的声响,仓库的房门再次被关上,齐刘海女孩儿惊恐的呼救声,一直响了许久,才渐渐消失。</p>

    灯还亮着,整间仓库里的女孩儿,却都呆傻住了。</p>

    “水……水……”</p>

    半天没有人发声,还是躺在地上正发着高烧的女孩儿,昏迷中要水喝的声音,打破了仓库里的沉静。</p>

    穿着粗布衣裳的女孩儿,忙弯下身子,帮正发着高烧的女孩儿搬正身子,理开凌乱的发丝,一张因为发烧涨红的脸蛋才完整的展露出来。</p>

    这挺翘的鼻子,精巧的嘴巴,和一双虽然紧紧闭着,但仍旧能够看出完美形状的眼眸,不是叶温宁又是谁?</p>

    “你再忍忍,我马上去帮你找谁。”</p>

    粗布衣裳的女孩儿满脸担忧,说着就要起身。</p>

    这时,最靠近她的一个头发染成亚麻色的年轻女子抬手拉住了她。</p>

    “你疯了?刚刚什么情况你没看见么?莉莉就是因为你非要开灯,才被那群禽兽带走的!”</p>

    粗布衣裳的女孩儿有些着急,“不是因为我开灯……”</p>

    她焦急的想要解释,可是对方显然没给她这个机会。</p>

    “坐下,不要再出声了。”</p>

    虽然是故意压低了声音的,可语气上却分毫没有减弱。</p>

    粗布女孩儿都要急哭了,她抿了几次嘴,却坚持着不肯坐下。</p>

    “这,这儿我熟悉的,我偷偷的溜出去,再进来,不会,不会被他们发现的。”</p>

    她本就嘴笨,再一着急,话都说不连贯了。</p>

    这次,亚麻色头发的女子还没开口,仓库里已经有其他的人出来反对了。</p>

    “你特么疯了吧,非要把我们全都害死你才甘心么?”</p>

    “我,我没有……”粗布女孩儿眨巴眨巴眼睛,泪水就滚落了下来,“她都烧了三天了,再不想想办法,真的会死人的……”</p>

    “你再把他们引来一次,我们中也会死人!”</p>

    “是啊,有病吧!都什么时候了,装什么菩萨心肠呢!”</p>

    “就是,想死,自己死去啊,干嘛要连累上我们!”</p>

    “乡下人就是神经!”</p>

    亚麻色头发的女子没再说话,抬眼朝着仓库里其他的女人身上扫了一眼过去。</p>

    她五官立体,一双眼睛带着不怒自威的气势,这一眼看过去,刚刚还哼哼唧唧的女人们,瞬间就安静了下来。</p>

    “坐下!”</p>

    她一边说着,一边起身,抬手就扣住了粗布衣裳女孩儿的手腕,强拉着她在地板上坐下。</p>

    “可是……”</p>

    她刚要开口,仓库的房门再次被打开,紧接着“扑通”一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