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大人,轻点宠! 耍赖皮

时间:2018-02-11作者:柠檬茶

    janny蹙着眉头,没有立即吭声,大概是在考虑要不要按着宋明远的意思,让他先把饭菜送进去。

    只看这两只笨重的保温食盒,就知道宋明远准备的饭菜,肯定是十分丰盛的。

    他这么用心的准备了不说,还亲自把饭菜送过来,别的不说,这份心意也是异常可贵的。

    janny就这么心一软,就侧开了身子。

    宋明远见势,忙从janny侧开的空隙里,闪身过去。提着两只重重的保温食盒的他,行动灵活,身姿矫健,根本就看不出一丝受伤了的痕迹……

    janny目视着他的身影,不由得轻轻蹙起眉头,目送着他进了房间,张了张口却没说出什么。

    宋明远步子迈的很快,都没等janny上前来帮忙,用手肘撑着推开病房的门,就走了进去。

    “伯父,伯母!”

    他带着笑容,一进门就格外嘴甜的叫了一声。

    然后,病房里就传来了颜爸爸的声音。

    “哎呀,明远来了,你看,你来就来嘛,还带这么多东西,重不重啊,来来来,快坐下,喝口水,休息休息。”

    那语气热情的,简直比见了janny都还要高兴。

    自己昏迷期间,宋明远一直守在医院的事情,janny是已经知道了的,但她没想到,宋明远居然还在无形中和爸妈相处的这么热络。

    她蹙了蹙眉头,不知道为什么,心底不仅没有一丝的反对,反倒是还像松了口气一般。

    她迈步到门前,就看见宋明远已经被颜爸爸拉到了病床边的椅子上,手上的食盒都已经被摆上了桌子,宋明远和颜妈妈说这话,而颜爸爸,则在忙活着给他倒水拿水果。

    “明远啊,你吃饭了没有,珍珍出去打饭了,没吃的话,就和我们一起吃点儿?”

    “没吃。”宋明远脸上的笑容,都要比窗外的阳光还要灿烂了。他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去拿桌子上的食盒。

    “伯母,知道您身体不好,我妈特地叫厨师炖了个滋补汤,对您的病情有所帮助,我还顺便带了几个小菜,想和伯父伯母一起吃呢。”

    宋明远嘴甜,讨的两人都笑颜眉开的,连janny什么时候进了病房都没察觉。

    “珍珍?你没去打饭啊?”

    宋明远把饭菜从食盒里拿出来,颜爸爸去拿床上餐桌,抬头这才看见了立在门口的janny。

    “正好正好,明远来了,还带了许多吃的,坐下来一起吃吧。”

    听闻到颜爸爸这么说,宋明远也回过头来,冲着janny招了招手,示意她快点过去。

    宋明远的意图,janny不是不知道。他这是分明就是想先收买了爸妈,再来解决自己。

    她并不抵触宋明远和爸妈的接触,只是……

    她还有很多的事情没有理顺清楚,而他,明明是说过,要给她时间的!

    “爸,你们先吃,宋公子的腿刚刚被烫伤了,我得陪他先去一趟烧伤科,上点儿药。”

    janny上前,一把拉住宋明远的手腕,就把他往病房外走。

    宋明远正想坐下来和未来的岳父岳母一起吃顿饭,增进曾静感情呢,哪里愿意离开。

    “没事儿,就是小小的烫了一下,不碍事的。”

    他一边冲着颜爸颜妈解释着,一边想要挣开janny扣在自己手腕上的小手。

    别看janny身材瘦瘦的,可她真的用起力气来,宋明远一时竟没能挣开。

    眼看着人已经被janny往门口拽过去一节,宋明远心下一慌,赶忙抬眸,朝着颜爸爸投过来了求助的信号。

    可颜爸爸一听宋明远受了伤,竟也自动的和女儿站到了一个队列里。

    “明远啊,受伤了怎么也不说,现在是春天,细菌滋生的季节,你就跟着珍珍去上上药吧,啊?”

    一旁的颜妈妈也跟着附和,“去吧,上点儿药,免得伤口感染,也能好的快一些。”

    求援无望了,宋明远也只好认命的放弃了挣扎,跟着janny离开了病房。

    一路上,janny一直紧紧的扣着他的手腕,却一言不发。

    她步子迈的很快,也很急,眉头一直紧皱着,从她的神色里,宋明远猜的出,她此刻的心底肯定是平静不下来的。

    宋明远一直默默的观察着,心底的把握又跟着多了几分。

    其实刚刚也不过就是被烫了一下,还搁着裤子,疼是肯定的,可宋明远怎么也没想到,到了烧伤科一检查,他被烫到的腿上,竟然浮起了一层水泡,医生拿着沾了药水的棉签,只是轻轻的触碰一下,宋明远就疼的龇牙咧嘴。

    “医生,他的腿,不要紧吧?”

    这也就是个轻微烫伤,有什么要紧不要紧的?

    宋明远一抬头,就看见了janny写满担忧的神色,心底一暖,哀嚎的就更欢实了……

    “疼,疼,轻点儿,大夫,轻点儿!”

    然后就看见,给宋明远上药的大夫,拿着棉签的手明显抖了一下。

    疼的其实也就只有清洗伤口的部分,后面涂抹上药膏的时候,就只剩下清凉的感觉了,可宋明远却还在哀嚎……

    “哎哟,疼,疼,嘶……疼啊,疼!”

    原本janny还跟着揪心,宋明远是什么样的人,她是了解的。

    他从小娇生惯养,衣食住行都有佣人照料,那皮肤白皙细嫩的,怕是个女人见了都要羡慕。

    烫伤了那么一大块儿,他喊疼,她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也就是清洗个伤口换个药而已,短短的几分钟,他竟然一直喊疼,而且一声比一声惨烈,喊的旁边出事故烧伤了一大片肌肤的人,都禁不住朝这边看。

    好家伙,这根本就是在博取她的同情心嘛!

    看穿宋明远的计谋之后,janny直起了身子,问医生要了开药的单据,也不等宋明远,直接离开了烧伤科缴费去了。

    “喂,你去哪儿啊?我这儿还没包完呢!喂!疼,疼啊,疼!”

    任由宋明远再怎么喊,janny却是头也不回,就这么离开了。

    天知道宋明远多想站起身来赶紧去追janny,可他裤子褪下来一半,医生还在忙着包扎,刚一起身,就被身旁的两个护士按住。

    “马上就好了,再忍一忍。”

    若不是他总喊疼,医生也不会专门叫了两个护士过来,以备不时之需……

    宋明远郁闷坏了,也不喊疼了,好不容易等医生把伤口包好,药都没顾得上拿,就急急的朝着病房外面追了出去。

    janny交完费之后,就直接回了颜妈妈的病房。

    宋明远的腿伤并不严重,医生也开了药,只要按时吃药,避免感染,他腿上那烫伤一个星期左右就能愈合。他是成年人了,留他一个人在烧伤科,没什么不放心的。

    可到底还是在烧伤科耽误了些时间,回到病房的时候,颜爸爸颜妈妈都已经吃过了饭,正在收拾食盒,janny见状赶忙上前来帮忙。

    “我们本来是想等你们的,可见你们一直没上来,怕饭菜凉了,我们就先吃了。”

    颜爸爸一边洗着碗盘,一边开口对着janny道。

    “明远呢?怎么不见他回来?”

    “他包好伤口就回家了。”

    听到颜爸爸问起宋明远,janny想也不想的就开口回答道。

    颜爸爸点了点头,感叹道,“明远这孩子真不错,本来还想叫他留下吃饭呢,没想到,他这么着急的就回去了,你妈妈住院,人家这么上心的送滋补汤来,回头你可得记得请人家吃顿饭,好好谢谢人家。”

    话音刚落,就听见宋明远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过来。

    “珍珍,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就走了!害的我一阵好找!”

    一边说着,一边就走到了janny和颜爸爸这边,撸起袖子来就下手帮忙洗起了碗。

    “伯父,你休息去吧,我来就好。”

    颜爸爸哪里肯让他干活,赶忙摆手拒绝。

    可奈何宋明远坚持的厉害,两人推搡间,他还突然“嘶”的倒抽了口气,颜爸爸以为是扯到他的伤口了,也不敢再乱动。

    “那好那好,你来刷就是,”语气里虽然带着无奈,但从颜爸爸弯起的眉眼中可以看得出来,他对宋明远是越看月满意了。

    看看宋明远那略带笨拙的刷完姿势,还不忘开口对着janny嘱咐一声。

    “珍珍,帮着明远点儿,啊?”

    janny闷闷的应了一声,回过身来跟宋明远一起刷碗。

    可才刚重新拧开水笼头,宋明远的大掌就伸了过来。

    “我来就好,你也到一边休息去。”

    janny可不像颜爸爸那么好忽悠,听到宋明远这么说,她也不客气,直接就把手里的碗递送了过去。

    宋明远二话没说,接过碗,干劲儿很足的就刷了起来。

    janny正要转身去一旁休息,目光却扫了他刷碗时那笨拙怪异的姿势……

    说起来,身穿着一身刻板西装,却挽着袖口,一脸认真的和水池里的碗斗争的宋明远,看上去居然有些萌。

    janny“噗呲”的一声被逗乐,而正忙于刷碗的宋明远,听到她的笑声,转过头来。

    “怎么了?”

    他脸上挂着笑容,鼻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蹭了一块洗洁精蓬起的泡沫,看上去格外的滑稽。

    janny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也撸起袖子。

    “笨死了,连个碗都不会刷,我来教你。

    janny没看见的是,她话音落下后,身旁的宋明远,笑容有多么的灿烂。
小说推荐